【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4


现已投诚魔教的顺风酒店老板有时觉得,自己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有一部分原因是自找的。

比如当自称是魔教护法的一个笑眯眯青年来策反他时,不该为了表现自己一心向武林盟的宁死不屈精神脱口而出:“若是让你们教主亲自前来,我还会考虑考虑。”

护法笑眯眯地扭头:“教主,您怎么看?”

年轻人站在满山秋色中,自窗前回首。他面容静如秋日高远明净的天空,轻轻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于是店主想起了曾经开满店的桃花。他屈了。

 

护法说,你来跟我们魔教干之后,两倍例银,一切照旧,向武林盟那传递什么消息我们也不管。只不过,教主还有其他的事要你办。

魔教教主交代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往武林盟送了一筐山楂果。

足足一筐。每个都新鲜、完整、红艳艳。

这是魔教挑衅武林盟的新手法吗?

店主做了一连五天的梦,梦里都是盟主一怒之下率领正道大军前来踏平魔教收复山河。然而五天后他收到盟主的批示。上面只有两个字:

难吃。

亲自来取回信的魔教教主在打开信纸后,面无表情的脸居然能看出几分垂头丧气。

明明来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挺高兴的样子。

 

几天后武林盟主收到新一封情报。

——你喜欢吃。

……自从武林盟驻魔教的情报点沦陷后,某人就光明正大地用这条线传信了啊。

叶修想着,提笔批示:

傻孩子,那是我穷。

 

魔教教主第二次来取信,走的时候背影看起来颇为寂寥。

 

 

此后那条本应该传递各种凶险讯息的暗线,有时会传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知名的花,某本剑谱残页,寥寥几字的纸。言语总是寡淡,字却端正。

叶修怎么会认不出,曾经亲自执手摹帖,教导他一笔一划。刻入骨血的熟悉。

回信也总是寥寥。有时事务繁忙,便会搁置。

并非无话可说,只是千言万语中,又如何择出最想说的词句。

不久叶修前往蜀中,途中遇袭,受了些伤。待他回到杭州,桌上已收到辗转传来的上好伤药。

他握住小瓷瓶,想起已有数月未通讯息。

叶修在周泽楷还年幼时就曾预料过,终有一日两人身份迥异,到时候纵使不会互相为敌,却也逃不了渐行渐远。这世间的距离,会因为时间而愈来愈远,却不会因思念而靠近一分。

但每当他觉得将要行远的时候,周泽楷总会用另一些东西,无声地再次将彼此的线系紧,拉近。

叶修的伤好得很快。他把那瓶药悄悄地,妥帖地收了起来。

 

后来武林盟主收到了一包红豆。那是第二年。盟主二十六岁,依然没有媳妇。

魔教教主也没有夫人。

掌心里色泽红亮的果实如同一颗颗上好宝石。叶修坐在窗下把玩许久,提起笔。

——熬了粥,太甜。

然后他想象着收信人的表情笑了起来,将那些红豆种在了盟主房间的窗下。

 

第三年年末,魔教的山中下了第一场雪。一瓮初雪和一张纸条一起送到了武林盟。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封小笺叶修没能收到。

 

叶修二十七岁。年轻的武林盟主,被逐出武林盟。



-tbc-

·这是一个顺风酒店被逼成顺丰快递【魔教盟主专线】的故事。探子每天都想辞职,每天都觉得会被灭口。但是实在懒得写太多npc视角了于是就删了。

·本打算12号双更,写完发现13号了。那这就算今天的更新吧【。

评论(24)
热度(444)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