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

(十)

 

清凉山,美好又禅意的一天从早餐开始。

叶秋面无表情地坐在桌后,头顶一撮乱毛翘起,和他端正的坐姿形成鲜明对比。他亲哥穿着围裙站在桌前,一脸亲切:“来,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选一个吧。”

叶秋扫了眼他一手一个泡面桶,叹口气站起身去厨房。过了半小时端着粥和小菜出来,叶修已经自觉坐在桌边等着,围裙也不见了。

兄弟俩对坐默默吃早饭。叶秋问:“你的新员工呢?喊他吃早饭了。”

“……”叶修把萝卜夹进碗里,“回老家去了。”

叶秋有些诧异:“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赶。”

“问那么多做什么,喝你的粥去。”

叶秋吃了几口,又说:“去多久?要不先再招一个顶一段时间。”

“不用了。”

大约觉得自己拒绝得太迅速,叶修又解释说:“就这一个破庙,哪里用得到那么多人。以前我不也一个人住的好好的。”

叶秋心想从来都是一个人,和有人陪过又变成一个人,哪里能一样呢。不过叶修不是很在意的模样,他也不多说,只问:“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已经吃完,点了根烟,平淡道:“谁知道呢。”

叶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叶修说:“不让你吸二手烟。”转身出屋去了。

 

叶秋今天还要去公司,吃了饭就走了。山上又只剩下叶修一个人。

住持大人打了几个副本,不知为何始终提不起劲,将之归咎于新版本来得太慢副本都碾压了。他到后山转了一圈,摸了摸石兽湿漉漉的牙齿,自言自语了一句“要下雨了”。说完看一眼晴空万里,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有这种预感。

他发了会呆,转回前院,路过萝卜地,蹲下来摸了摸尚未长开的萝卜苗。太阳在头顶照着,脚下的影子蔓延到泥地里。白昼显得格外漫长,连云影都移动得较平日缓慢。让人心生疑惑:如此无聊的日日夜夜,以往究竟是怎样度过的。

潦草的午饭后,叶修去了周泽楷的房间。

和清早所见的一样,早已人去楼空。拉门上损坏的地方已经修好了,木纹之中凸起一小块,像是森林里树桩上的节疤。叶修伸出手指摸了摸那小块疤痕,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周泽楷来的时候带的东西不多,只拎了一个行李箱,平日的生活也很简单,年轻人的娱乐设备更是一个都没有。

不过叶修也不知道妖怪的娱乐是什么。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地板没有灰尘,角落里也都清洁过了。叶修光着脚走进去,打开窗户,不由得一怔。从周泽楷房间的后窗望出去,正好能看见寺院后面的那一畦萝卜地。

说起来,兔子先生好像真的很喜欢这块萝卜地。

倒不是说他多爱吃萝卜……周泽楷的饮食习惯除了茹素外看不出有什么偏好,对所有植物类食物一视同仁。但某一次,叶修睡不着半夜起来溜达,远远地看见大妖怪趴在萝卜地边上晒月亮。

大兔子像圈地一样把那一小块地方围起来,懒洋洋地露出毛茸茸的肚皮,接受月光的揉弄。萝卜苗还只有细小的叶片,兔子妖怪就拿前肢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那一小簇绿意,过了会又低下头,用鼻尖去嗅脆弱的叶片。

叶修辟出那块菜地后,就没再管过它,只是告诉周泽楷可以随意使用。后来听他说种了萝卜,也不知道萝卜的种子是从哪弄来的。有时候会看到青年拎着外套,身上带了点泥尘地从后院走回来洗澡,大致也能猜到是去照顾田地了。

妖怪也会从事农作吗?还是仅仅出于好奇,才会尝试人类的行为。

但周泽楷看起来很高兴,对田地也很细心;他如同人类一样,享受着播种、成长、收获的过程。

每次留意到这样的细节,叶修心底某处,总会因为那个会对着萝卜地露出微笑的妖怪,而变得柔软起来。

——直至他露出獠牙的那一晚、至今——也依然如此。

叶修一手压着窗框,看了那块菜地好一会,叹了口气。

 

 

 

【看哪,那边,是被人类驱逐的妖怪……】

【真是难看的样子。】

黑发青年停下脚步,默然无声地抬起眼。

【竟然还是以人类的姿态……】

【嘘,看过来了……】

大妖冷漠的视线令所有窃窃私语都自动消音。

“滚。”

草丛如同瑟瑟发抖搬颤动起来。不多时,聚集的小妖便远远遁逃开去。山林重新恢复寂静。

周泽楷在原地站了一段时间。他一时有些茫然。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山林,却忽然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也许真如妖怪的书籍上所说,在人类世界待太久了,妖怪会迷失自己的道路。

哪怕是现在,躯体中妖怪的心脏,仍叫嚣着鼓动他扭转身体返回;想归去的所在,依然是那座破旧的寺院。

——与哪里没有关系。如果被允许停留的地方,是那个人的身边。那么什么样的场所都无关紧要。

这些难得软弱的情绪并没有被允许流露在脸上。周泽楷侧过头,拣选了一条僻静的山道,慢慢向前走去。

他足履经过的地方,草木低伏,初生的枝叶懵懂着避开道路。生灵们畏避又不自觉向往,如追逐光的轨迹,如溯行萤火的回路,沿途逡巡不去。

“真是不得了啊。你被山神标记了吗?”

说话的是一只狸猫。狸猫口吐人言,在这山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狸猫从枝梢跳下地,矮胖短小的身躯一摇一晃。它探出脑袋,围着黑发青年嗅了一圈。

“是初生的山神吧,气息还不够强烈,要说的话,像是初秋的露水……”

周泽楷没有理会它,长腿一迈越过狸猫,继续向前走去。

“喂,别带着山神的气息到处走啊,真是麻烦的家伙。”

最后一句是压低了声音的抱怨。狸猫一蹦一跳地追上去,跟在人类姿态的妖怪身后。

“这座山竟然还会诞生山神。是你做的手脚吗?”

“……”

“真是可怕的妖啊。我看,不是山神标记了你,是你要吞噬山神吧……嗷!”

狸猫抱着耳朵痛呼起来。它的左耳还冒着烟,周围的毛焦了一小圈,看起来是铁定要秃了。

被附带妖力的子弹擦过耳尖,只是这种程度已是幸运。

“我说错什么了吗?反正怎样也好,快点吃掉那个山神吧。为了这座山里的妖怪也好——”狸猫又追上几步,对着那个背影喊,“对你又没什么坏处!”

青年已经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叶修踏出破寺几步,想了想回身又去拿了把伞。

说来他在山上住了十几年,然而平时散漫惯了,山路也认得不太清楚。站在寺院门口左右看了看,都是荒草满径,苔色侵阶。左边那条山道前,挡路的一丛卷耳卷了卷叶片,挪动了一下,让出道路。叶修瞥了一眼,笑了笑,转身毫不犹豫往右边那条山径走去了。

穿过张牙舞爪灌木丛,绕过枝节怒虬蔽天古木,迎面就是涧溪拦路。水面上幽花影绰,榕树的垂枝伸入水底。

叶修觉得有意思起来。从前他不是没走过这条路,印象中只有一成不变的树林野草,从没见过还有如此景致。还有如此拦路的景致。

垂入水中的榕树枝条上,长了一朵伞面艳丽的蘑菇。噗的一声这蘑菇自己把自己从树枝上拔了出来,伞面悠悠荡荡升起,伞下提着一只胡子快把自己淹没的小老头。

蘑菇小伞慢悠悠地飞到叶修身前,还在努力向上升。凑近了才发现,蘑菇柄下生了一只钩子,勾住了小老头的后领,一错眼很容易看成上吊。

叶修弯下腰,跟那个有气无力的老爷爷打了个照面。小老头看他忽然靠近了,颤抖了一下,紧张地抱紧自己的长胡子。

青年弯了弯眼睛:“老人家,跟你问个路。”

 

“你最近,有没有看见一个长得很好看的,毛茸茸的,离家出走的妖怪?”




tbc.


评论(49)
热度(496)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