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刷BOSS太多次是会被攻略的(7)

7.


溦山一族前承涂山一脉,自溦山君受封溦山始。

涂山生若木。在枝为叶,落地为荼。荼氏早已迁往天外之界远无踪迹,如今在青丘国内繁繁生衍至今的,就是叶氏了。

其中,又以受封溦山的曾经的九尾,溦山君叶修,最为出名。


“溦山终年细雨不绝,因名为溦。”

小狐狸拉着他找到一只带着眼镜胡子花白的老狐狸。听说有客至,老狐狸擦了擦镜片,取出一本《青丘国录·溦君纪》开始念史。

周泽楷瞧了瞧窗外。晴空如洗,山色煌煌,毫无雨意。

老狐狸咳了一声:“万年以来人世沧海桑田不知几经变动,青丘虽是妖国,亦要服从天地之气运行变化的至理。溦山虽然雨下的少了,但老夫是不会同意改名的!”

老狐狸忽然激动起来,开始念叨一些“居然想把溦山改成微山,就算族长不在乎老夫也不能任由他们数典忘祖”“这些小妖就是不知妖生疾苦一代不如一代”“怎么看也是溦字更好看当初老夫也是在一个下雨天向老婆子求的婚”……诸如此类的抱怨兼追忆当年,握爪瞪眼,连眼镜都被他吹胡子时一起吹掉了。

周泽楷:“……”

小狐狸从厚厚的史书边跃下,挠了挠他的裤腿,然后带着周泽楷悄悄溜走了。

群山之间,雕楼画阁,飞檐朱瓦,循山势蜿蜒而上。周泽楷走过一条长廊,在窗边站定,弯下腰问两只毛球:“叶修在哪里?”

两只小狐一齐吱吱叫起来。过了半天,他们才发现周泽楷并不能听懂,互相对视一眼,摇了摇尾巴。

周泽楷眼前突然出现两团烟雾,将两只毛球笼罩了。烟雾散尽后,站在原地的却是两个束发童子,各自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你找族长大人呀。”小鬏束在右侧的那个童子抢先说道,“现在你见不到他的。”

“有秋大人看着,族长大人溜不出来的。”小鬏束在左侧的那个童子说。

“族长大人最喜欢逃家了。秋大人好不容易捉住一次,不可能放他跑啦。”

“是呢,肯定在被押着沐浴更衣吧。”

周泽楷对那位上古大妖的日常画风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见他沉默着,童子们似乎错以为他因为见不到叶修而失落,连忙安慰起来。

“不用担心,只要你留下来参加祭典,肯定能见到族长大人的。”

“对呀对呀,你可是族长大人请来的贵客,晚上一起来参加祭典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晚上?”

此时他终于发觉,窗外确实是白昼。但在叶修拉住他的手,带他走入通道前,人世还是夜晚。

“……和外面相反吗。”周泽楷轻声说,“这里的昼夜……”

两个童子又对视了一眼。

“只有人间的日夜会与妖界颠倒。”左侧小鬏的童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大哥哥,你是人类吗?”

 

“人类的小孩会玩这个吗?”

看着左侧小鬏的童子手掌心里的玻璃球和小沙包,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这个呢?人类的孩子也会玩吗?”

烟雾乍然腾起,右侧小鬏的童子变成一只狐狸幼崽,抱着自己的尾巴团成一个球。

周泽楷摇了摇头。

右侧小鬏的童子又嘭的一声变了回来,得意地扬起脑袋:“我就说嘛,没有尾巴得多不好玩呀。”

左侧小鬏的童子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贵客面前不要乱讲话啦。”

虽然如此,两只小狐狸身后的尾巴还是有志一同的左右摇晃起来。看起来对自己有尾巴这个优势相当骄傲。

周泽楷的神情微微柔和。幼崽的尾巴不如成年狐妖那样毛色鲜亮又大又蓬松,绒毛还未长开,尾巴尖也没有叶修那样宝石一般的金红的一簇尖。分别一段时间后,他有点思念叶修(的尾巴)了。

大约因为他注视着尾巴的时间过长,两只小狐狸齐齐把尾巴卷到怀里抱好,警惕地看着他。

“就、就算你是族长大人的贵客,也不能给你摸哦!”其中一个小狐狸说,紧张得连声音都尖细了起来,向吱吱叫靠拢,“这可是很严肃的事情!”

对叶修(的尾巴)的思念被打断了,周泽楷有点茫然地看着如临大敌的两个小家伙,疑惑地歪了歪头。

那时候,叶修好像随随便便就给摸了……

而且,周泽楷想,摸过叶修的尾巴之后,已经没有其他尾巴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叶修走过回廊,在一丛绣线菊的花影里停下了脚步。在他身后,几只托着他那长长祭服衣摆的狐狸像一齐按了刹车一样连忙也停下,好险没有撞到一起弄皱礼服。

“族长大人?”

叶修没有回答。他的视线投向庭院中,在逆转节序嫣然盛开的花树下,一名人类青年和两只狐族幼崽坐在一块。

周泽楷看起来很受欢迎,本来叶修以为以他那寡言的性格,会把族里过于活泼的孩子吓跑,或者反之,被吓跑。但现在一只人形幼崽挂在他的腿上,像在狐狸形态时那样卖着萌;而另一个看似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耳朵却早已弹出来欢快地摇动着。

叶修有些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族长大人。”一只托着绶带的狐狸忍不住出声道,“秋大人还在等您过去……”

“让他先等着。”叶修拈了一个小小的法诀在指尖,驱动溦山的风将它送去花树下,“要相信你们的秋大人的耐心。”

……不我们并不相信。几只狐狸眼角含着泪花,并不敢说出口。

而他们无良的族长大人开始偷听。

 

“严肃的事,是什么?”

陪两个孩子聊了会天(周泽楷只负责听并且在关键时候微微睁大眼睛表示回应),气氛又恢复了和乐融融后,周泽楷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什么?”右侧小鬏的童子和远处被动听了一串儿童趣闻的叶修有一样的反应。

左侧小鬏的童子则很快明白过来周泽楷问的是什么:“你还想着那件事啊。摸尾巴在我们族里是有很重要的意义的。”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叶修想。

周泽楷下意识微微前倾身体,认真地看向小童。“什么意义?”

左侧小鬏的童子见面以来一直颇为沉稳,这时候也被周泽楷的态度带着一起认真起来:“对我们而言,尾巴是代表力量和地位的标志,有的时候一见面仅凭尾巴也能知晓对方的底细……”

“我们以后也会长出很多条尾巴的!”右侧小鬏的童子插嘴道。

左侧小鬏的童子忍不住又拍了他一下。“请继续听我说。师长曾经教导我们,尾巴是荣誉也是弱点,如果让人碰的话,只有一个原因……”

周泽楷和远处的叶修一起竖起耳朵。

“就是请求与对方缔结良缘的时候。”童子一脸严肃地结束了科普。

周泽楷和远处的叶修一起呆住了。

“……你们的、族长,”过了半天,周泽楷艰难地问,“知道吗?”

两个童子古怪地看着他,又对视了一眼。

“当然知道啊!”

“应该知道吧……”

“就算是族长大人,这种常识也一定知道啦。”

“虽然族长大人到现在都是单身,但是这可是常识……”

远处的叶修感觉自己受到了一套连击。

不,他真的不知道。单身是他的错吗?这种常识流行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跟不上时代节奏的文物妖怪了!

叶修眼睁睁看着人类青年露出一种微妙——有点奇怪的神色,然后突然低下头去两手抱住额头。

被打击到不愿面对被男人(妖怪)求爱的现实了吗?仿佛听见靠着狂酷帅霸拽的出场(自我感觉)刷起来的好感值叮叮叮地往下掉,叶修感觉一阵心塞,他那时是真的不知道也并没有那样的意味——至少那时候绝对没有。

听我解释啊……远处的族长大人徒劳地伸出尔康手。

周泽楷捂着脑袋,将红通通的耳朵捂得严严实实。

怎么回事?居然觉得有点高兴……周泽楷默默地想。

一只狐狸爪扯住他的袖子摇了摇。周泽楷从指缝里向外看,两个童子担心地看着他。

“你身体不舒服吗?”

周泽楷抱着脑袋,无言地摇了摇头。

“如果有不舒服要说出来啊。”左侧小鬏的童子小大人似的叮嘱,“大哥哥你是族长大人的贵客,就是我族的客人,一定不能招待不周了。”

“大哥哥你和族长大人是什么关系呀!”爪子还扒拉在他袖子上的另一只小狐狸活泼地问,“是朋友吗?”

周泽楷怔了怔。

远处的叶修收回手,神色恢复了平静。他笼着礼服的长袖,侧耳静静听着。

过了片刻,通过法诀,传来了青年沉静的声音。

“我不知道。”周泽楷说。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

身侧的狐狸们一直小心地窥视着这位传说等级的族长的表情,这时候才有点战战兢兢地开口:“族长大人,现在我们出发吗……?”

叶修屈起手指,在袖子里轻轻一弹,无声无息地掐灭了法诀。

“走吧。”

他最后望了庭院一眼,转身离开。狐狸们托起祭服焰尾似的长长衣摆,快快地小步跟了上去。



tbc.


评论(25)
热度(514)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