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七)

晚饭后,无视了叶修投向游戏的视线,叶秋把哥哥拉去寺院后山散步。暮色向晚,沿着小径走了一段,叶秋忽然问:“他是妖怪吗?”

叶修被没收了烟,显然有点没精打采,神色懒散地走在叶秋侧后,闻言抬头看了弟弟一眼:“你从哪得出的结论。”

叶秋不假思索:“脸。”

“……”叶修说:“你这是歧视啊。妖怪也有长得丑的。比如你看那棵歪脖子树,化成人形后估计脖子也是歪的。”

歪脖子树抖了抖枝梢,好像吹过一阵风;叶片痉挛似的哗哗作响。

“哥哥,不要转移话题。”叶秋瞥了一眼叶修示意的那棵树,没多在意,“那家伙到底是不是妖怪?”

叶修越过他,几步走到前面去。

“不是。”

“真的吗?”叶秋也快步跟上,认真地看着他,“如果他是个威胁,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你能怎样呢。像十八岁那年一样在山中迷路整个下午吗。叶修看了弟弟一眼,但并没有说出口。

叶秋还在说:“我们一起离开吧,哥哥!一定有路可以走出去……”他忽然停下言语。长兄的手掌落在他的头顶,像写下一个休止符。

叶修依然是那副散漫的模样,垂着眼看着弟弟的时候却很温和。连落在头发上、轻轻揉弄的力度也是,温柔得不可思议——

“没事的,别太操心。”叶修说,“你再哭出来,我就要头疼了。”

一瞬的酸楚全付之东流。叶秋一把掀开哥哥的手,闷头向前走。

叶修在他身后笑了笑,说:“小周是个好孩子。”

叶秋顿了顿,还是没忍住向后看了一眼。叶修自个年纪还没多大,就老气横秋地喊人家大好青年小孩子,喊完了却有些茫然,在原地站着。倒像是没想到自己会脱口说出这句话似的。

叶秋不由得皱眉。他停下脚步刚想说话,却见叶修迅速地抬头,向西天边望了一眼。

“到这个时候了。”住持大人平静地说,“我要去敲钟了。”

 

叶秋每次看到叶修敲钟,心里都恨得要命。

他最忌讳的几件事里,一件是叶修出家当和尚,一件是叶修困在口十寺出不去。叶修一敲钟,他就联想到当和尚,想到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想到哥哥为了这么件破事得赔上人生守在这么破的深山里,心里顿时又把老叔公翻来覆去骂了一遍。

他承惠家风,大多时间冷静克制,纵使心理活动丰富,表面上也只是神色阴沉了一些而已。清凉山开放的月份里,叶秋一有空就往山上跑,也碰上过好几回叶修敲钟的时候,早已知晓规矩。此时也如同以往那样站在钟楼十几步外的角落,远远地冷眼瞧着。

叶修将手指浸在怪兽口里的水中。最近雨下的少,石兽口中浅可触底,将将浸没他的第二个指节。叶修也不在意,浸完了提起手,让水珠沿指尖落下,一转头看见叶秋,忽然提醒他:“别往后退了。”

叶秋站住脚,疑惑地望着他。

“小心踩到萝卜苗。”

叶秋无言地往后瞟了一眼,果然看见新垦出来的一片萝卜田。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萝卜了?居然还种了这么多。”

叶修直起身。指尖上的水快干了,他伸展开手指对着夕阳看了一会,走向钟楼。

“喜欢吃萝卜的不是我,种萝卜的当然也不是我。”

“怪不得。我刚刚还想,哥哥这么懒,怎么可能种地。”

“我也是有勤快的时候的!”叶修强调。

他伸出手掌,贴上古钟冰凉的表面。

“比如勤快地在新游戏上市三天内通关吗……”

叶秋低声吐槽了哥哥一句,但叶修没有再回答了。

 

叶秋所不能见的事物,在黄昏的此刻已尽数展露在叶修眼中。

落日气数将尽,云霞拉扯着它向天幕尽头坠去,沿途洒下无数夕照的碎屑,像遗落在苍空之中的金色麦穗。云海拖曳的痕迹是荣尽转枯的道标。

今日之日将死。

溶金的箭矢蓄势待发,准星遥遥指向下界。叶修注视着这一幕天空剧场的默剧,等待黄昏沉入黑夜,落日最终入殓。

盛宴是落日的葬礼,钟声也是落日的丧钟。

箭矢终于射出,缀满天流霞作尾羽,瑰丽长焰舐过青空。顷刻之间,贯穿重天抵达此处,点燃石兽的双瞳。偌大的清凉山不堪承受这一点微末火势,山体轻轻震动,地气四下乱窜。

山林间躁动起来,由远而近。

叶修不动声色。年轻的住持抬起手,按住横木的一端,而后微微用力。

 

铛——

 

第一道钟声渲开暮色。它传得很远,化作细流涓滴而去,填入山体之上无数罅隙。躁动的扩散忽而静止,潮汐般渐渐退去。

山间响和,如同回应。

叶秋倏尔回过头去。方才一瞬间,仿佛有许多影子立于群山之间,仰首聆听。

然而他眼中只见林木葱郁,山野无人。

叶修安然站在古钟前,手指稳稳地执住敲钟木的一端。它向前推去,撞上古钟锈迹斑斑的铭文。

第二道钟声送归落日余晖。

第三道钟声熄止瞳中天火。

 

天色彻底地暗下来了。

清凉山温驯地沉默着,一如往常。

 

 

叶修走下台阶,自顾自去洗手。

“……这座山太古怪了。”片刻后,叶秋说,皱着眉。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叶修从石兽口中抽回手指,说。

叶秋不高兴地瞪了哥哥一眼,转身向寺中走去。

他没能说出口的是,方才某一刻,他恍惚觉得,站在古钟前,神色冷淡的哥哥,便是执掌山脉的山神。

但那怎么可能呢。

哥哥始终是哥哥,神也好鬼也罢,都不能带走他。

这样想着,叶秋缓下脚步,等哥哥慢悠悠走过来,再一起回寺院去。然而他眼角余光一瞥,却看见一个人影立在竹林中。

竹林在钟楼一侧,茂密繁生,粼粼翠色上还附着落日的晖光。一阵风拂过,像是碧海里闪着碎金。

周泽楷站在竹浪里,面容俊美,身材修长,静静望着钟楼的方向。察觉到叶秋的注视,他稍稍转过脸,瞥了叶秋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他看见了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

关于他,哥哥究竟隐瞒了什么?

 

叶秋只略一迟疑,便追了上去。竹叶擦过他的衣角,层层绿海涌来又分开,他一脚踏出竹林,入目是一道清澈溪流。

目标人物正蹲在小溪边,瞧着流水发呆。那安静温和的模样,与叶秋设想中阴谋大魔王的人设有不小差距。

叶秋迟疑了一下,走过去。

“你在看什么?”

潺潺流动的溪水中,一片睡莲叶子悠然地停在原处,不仅没被冲走,还能惬意地左右漂移。

听见叶秋的问话,睡莲叶子动了动,从中心的小圆点中吐出一个泡泡。而后叶片弯曲起来,自己用叶梗戳破了气泡。

【哦,一个人类。】气泡“说”。

 “……”周泽楷没有说话。

叶秋扫了眼空荡荡的溪流,没有在意对方的沉默,直接地说:“我是叶修的弟弟。有一点事情不太放心,想确认一下。打扰了。”

【叶修?叶修不就是那个……】

“……我知道。”周泽楷慢慢地说,“我分得出。”

叶秋愣了愣。“不是这个问题,”他说,“我想问的是——恕我冒昧,一个硕士生怎么会想到来当和尚?”

【和尚?】惊讶的男声。

一个气泡升起来。

【不是吧,本届毕业生第一真的去当和尚了?!】年轻的女声。

一个气泡戳破了。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一个妖怪居然去做和尚。虽说你也吃素吧……】聒噪的童音。

气泡们七嘴八舌,周泽楷闭了闭眼,把已经到嘴边的闭嘴两个字咽了下去。

“我不是和尚。”

叶秋的神色更戒备了。

“既然不是和尚,那你来这破庙,还有什么意图?”

【处对象。】

【谈恋爱。】

【开车。】

最后一个气泡颤巍巍地升起来。

【都不对,他不是接了那个第一名的任务吗,明明是来吃……】

周泽楷一掌劈开水面。

叶秋一惊,后退一步:“你干什么?!”

水花四溅,睡莲叶子翻了船,更多的气泡升起来,互相挤挤挨挨,连环爆破音噼啪响成一片,都身不由己地追着睡莲叶子飘远了。

周泽楷也溅了满身水。他默然站起身来,对上叶秋警惕的视线,僵硬的露出【自以为亲切的】微笑。还有水从额发上滴落。

……怎么觉得有点傻。叶秋想。真的是妖怪吗?

或许只是敌方故布疑阵。叶秋严肃地说:“你是不是有点狂躁?修行没有效果吗?”

……修行。周泽楷缓慢的眨了下眼,水珠从长长的睫毛上滑落。

“有效果。”这一点一定要肯定,“会再接再厉。”

“哦……”叶秋有点犹豫地应了一声,想了想要表示一个积极的态度,“你加油。”

周泽楷重重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笑容。这次笑的就自然多了,消除戒备心的效果也是相当好。

叶秋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他叹了口气:“你这么年轻,又不像我哥,为什么要呆在深山里?总不会是看破红尘了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

“我不想当和尚。”他慢慢地说,有点答非所问,“也不想……叶修当和尚。”

 

“我心有执念,不能看破。”




tbc.

结果没写到预想的剧情……

下章见了。


评论(28)
热度(528)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