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12

十二


叶修最近很闲。

不用处理武林盟繁杂的公务,也不用调和各门派之间层出不穷的明斗暗斗,盟中的暗流涌动早与他无关。暂别江湖,任翻出怎样的风波也扰不了此处清静。

因为太无聊,叶修把魔教教主往下的三司七堂十九坛各主位按顺位次序揍了一遍。以友好切磋的名义。

魔教群众本打算一挫这前武林盟主的锐气,自然不会惊动教主。没想到没人打得过。灰头土脸好几天后,众人终于忍不住去请教主管一管。

教主手里翻着本武学残本,坐在窗前听了,眉间映着远山峰尖一簇雪,沉静不动。

众人灼灼期待地望着他。

他还未启口,罪魁祸首已经推窗探个头进来望了望,面色无辜,道小周啊,出来切磋一把如何?

众人灼灼期待目光中的教主大人便放下书,跟着走了。

没走门。

众人呆呆望着窗,听见还未行远两人的对话。

“这几天都不曾尽兴,这场可一定要打个痛快。”

“好。”

“爽快。魔教什么都好,就是人不禁揍。”

“还好。”

……他们应该去努力变得“禁揍”一点么?众人泪流满面。


周泽楷还是个走一步能啪叽摔一下再滚出去老远的小团子时,叶修坐在屋顶望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目光是多么温和。他想,但愿这孩子长大得慢一些,离江湖远一些,想学武就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他,不想学也没关系,反正自己总会陪着他。等长大了再给他娶个媳妇儿,这样一生平安顺遂,喜乐无忧。

现在想来,当初这些念头,真正实现的实在太少了。

武林盟主自己都没有媳妇儿,又上哪去给人找个媳妇。

叶修叹了口气。

他莫名其妙地想到小话本上一句,事到如今,只好把自个赔给人当媳妇了。想了又好笑又不由脸红,好在天色已经黑了看不出来。

他气息一动,坐他身边吹笛的青年随即察觉,便停了口转头看他,目露疑惑。

笛声停了,风送来梅花香愈浓。此时月上中天,照见执笛人眉目如画。笛子是粗制小竹笛,陪伴身侧太久已有细细裂纹,音色自然不准。见叶修摇摇头,周泽楷复将笛子举至唇侧。走调的曲音又在夜色中浮起,吹笛人却毫无所觉。

叶修看着月色下青年执着那支他亲手削制的竹笛,认真地吹着走调的曲子,只觉得他分外可爱。连扰乱了夜中浮动的梅花香气、不知走调到哪里的曲音都陡然可爱起来。

这种时候,不做点傻事,简直对不起心中的欢喜。

于是叶修凑过去在他唇边点了下。

笛声滑出比走丢的调子更远的一个音,然后停了。周泽楷直直望过来,星光浩瀚月色如倾,都抵不过此刻他眼中骤然搅碎的银河,百般言语千种情绪,一时波澜惊心动魄。

叶修笑了起来。他们坐得很近,声音轻轻的都听得清清楚楚。叶修的声音好像是直接送到他心里那样清楚。

“你不要说话,也不要问为什么。”

周泽楷闭上嘴,眼睛温柔又明亮。

被他望着一时忘记说什么。叶修又想了想,只好说:“我也不知道了。”

叶修说着,不禁叹了口气。周泽楷不愿听他叹气,凑过去吻他。这个吻深长宛转,把所有想说却没有说出、永远不会说出却一直都知晓的,都在唇齿辗转间复述了很久。

天底下还有比让爱自己的人知道自己也爱他更快乐的事吗?

第一片雪落下来的时候,他们结束了这个吻。居然都有点脸红。

没多久笛声又飘浮起来,因为气息不稳而更加断续走调。叶修抱膝坐在一边,目光穿过笛声和月色看向远方。

吹笛的人想,这一刻就算停留一百年也不会腻的。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时,叶修已经在几百里之外的风雪中。



-tbc-

……看了眼上次更新的日期不由心虚跪坐潸然泪下……【喂】

评论(22)
热度(457)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