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二十二)

清凉山封闭了。

这情形叶秋并不陌生。往年每一次封山,都是类似的景象:明明眼前便是森郁山林,却始终走不到近前。即使试图靠近,愈是前行,愈是远离。

秋林落日,淡云浓山,这些赏心悦目的风景此时却令人心生凉意。因为它们是凝固的——像是停留在某个时刻的画中永恒,而非时移世易的人间荣枯。

诸如此类不科学的现象,叶秋也看得够多了,还不至于令他惊异。但今年封闭的时间,比之往年,足足提早了八日。

又一次拨打口十寺的固定电话,仍然无法接通。叶秋啪的按掉手机,站在山下,冷冷地注视着拒绝他进入的山域。

从抵达山下时发现异状,到两个小时后仍然毫无进展的现在,他搞清楚的只有两件事:一,哥哥一定出事了。

二,他是真的,无能为力。

……无论多少次意识到这个事实,他仍旧每一次都会感到与现在同样的痛苦。

 

“……撤。”

对召集来的叶家人员下达命令后,叶秋转身就走。助理小跑跟上,询问:“您接下来去哪?”

“回祖宅。”叶秋已经坐在了车后座上。他看着清凉山在窗口里渐渐远离,目光沉冷。

既然做不到无能为力的事,那就试试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可以敲打出什么样的“真相”吧。

显而易见会是场硬仗。他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

哥哥……你现在在哪里呢。

 

 

叶修在迷路。

他已经迷路了半天。

虽然从小生活在山林之中,叶修对于如何在森林中生存行走,仍旧十分缺乏概念。主要因为清凉山就不是普通概念里的山。叶修从小到大,能顺利活下来,其实依靠的是直觉,和心大。

在山野中跋涉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这次经历坚定了叶修远离登山运动的决心。他辨不清方向,也不知身处何处。何况来到这处森林之前,他穿行过漫长的黑暗。

说实话,当他做好了遭遇各种青面獠牙的心理建设后,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时……心情十分一言难尽。

我以为我接下来要走灵异鬼怪路线,结果你给我拿了个荒野求生的剧本。

这真的太为难一个宅男了。

 

这座山灵气十分稀薄。明明看起来也是坐守几百年的古岳,却死气沉沉,只有一些灵智未开的小妖怪在野地里乱跑。它们懵懵懂懂,看见叶修反倒自个吓一跳。

似乎也没见过人类。

叶修走到现在,不渴也不饿,也是多亏这些小妖怪。它们好像有些害怕叶修,只敢站在繁枝密叶间暗中观察,一走近树下就呲溜没影。但却会时不时掷来野果,还给他指引有水源的路线。

看见叶修食用它们送上的野果,这些小妖怪们十分高兴,在树枝之间跳来跳去。胆子大的偷偷摸摸靠近叶修,伸爪搭在他的衣角上。

叶修蹲下身,尝试和它们交流,半天也没问出来这里是哪。倒是弄懂了它们一直念叨的一句话的意思。

你身上,有山神的气息。

“什么气息也不管用啊。”叶修叹气,“请山神大人行行好,送我回去吧。”

也不知道他话里哪个字眼惊动了这些小妖怪们。它们忽然聚拢上来,拉着他的裤脚拽着他的袖子,还有只尝试搬动他的鞋,要叶修跟它们走。

反正现在毫无头绪,叶修很干脆地跟它们走了。又走了大概半小时,跟上来的小妖怪越来越少,山林间也越来越寂静。

走到最后,已经是叶修一个人在走。其他的小妖怪们,都不敢再靠近。

叶修一直走到森林深处,停下来。

眼前是一座庙宇。

殿宇森立,山门庄严。修饰华丽而不失端肃,飞檐斗拱皆雕绘奇致。山门下延长阶,铺设的石砖一尘不染,像是久无人拜谒。

它与口十寺那座破庙自然不同。但又非常相同——叶修怎么看,这都是华丽升级版的口十寺啊!

口十寺什么时候精装了一遍,怎么都没人通知住持。

门前高悬的那块牌匾,花纹也有点眼熟,应该是最近看到过。

上面自然不是口十寺。

墨迹深酽,巍然俯视。

山神庙。

 

叶秋坐在祠堂前。

西装革履富贵衣。席地而坐,满沾灰尘也不可惜。

他从深夜坐到明昼,祠堂的门终于开了。一个家族中的老者慢慢地踱出来。

“秋哥儿,你这是做什么呢?坐在这里,是想逼迫我们这些老辈吗?”

“我的哥哥被困锁山中十几年,如今更是生死不知。”叶秋也不起身,冷冷地说,“如果逼迫你们有用的话,十年前我就该把祠堂拆了。”

老者也不动怒,叹了口气。“来这儿求情的人,不是站着,就是跪着。你怎么倒坐下了,成什么样子。”

叶秋眉眼冷淡矜持,坐在地上不起来的姿态却有几分无赖,说:“谁知道你们多久才肯出来,坐在地上省点力气。”

顿了顿,他也不管老者微妙的神色,又说:“何况我不是来求情的,我是来作乱的。”

老者:“……”

老者吹胡子:“跟你哥哥学的什么作派!以前多沉稳的孩子……”

叶秋打断他:“我倒是想学,怕是以前没机会,以后也不知有没有了。”

“……罢了。”老者无奈,“先起来说话吧。”

 

叶修想,去见山神,两手空空总是不好的。

他在附近转了一圈,荒山僻野,也没什么好东西。只好从石头后面提溜出一只野兔。

灵智未开,只是寻常山中走兽。灰扑扑的,缩着四肢,在他掌中瑟瑟发抖。

叶修安慰地捋了捋它的耳朵,抱着它走进山神庙中。

外面看着辉煌壮丽,内里却一片昏暗,即使白昼也透不进多少日光。叶修站了一会,等眼睛适应了光线,才慢慢地向深处走去。

层层垂幔阻隔了向深处窥探的视线。它们静静垂落,无风因而不动不摇。叶修经过时,轻轻拂在他的肩上。

隐约天光从巨大的朱色横梁间落下,散乱堆叠在勾勒花纹的铺地石砖上。空气中浮着细小微尘。

这里太安静。

叶修一路走过去,足音像是陷进地砖里,传不出多少声响。靠近整个神堂最深处时,一直瑟缩的野兔忽然挣扎起来。

叶修只好捏住它的后颈,试图把它安抚下来。一抬头却对上一双眼。

这座神庙中没有神像,不设香火。空旷的殿堂深处,本应是神位的主座上,坐着一个孩子。

年幼的外表,繁复的衣饰,端正地坐在那里,从高处俯视着他。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有着黑色的长发和眼睛。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俯视的双眼中一片漠然。

叶修提着兔子的两只前肢,和这个孩子无言地对视了片刻,展颜一笑,举起兔子晃了晃:“要玩吗?”

神座上的孩子一动不动看着他,没分一点眼神给野兔。野兔努力蹬腿。

叶修继续安利:“兔兔很可爱哦!味道也不错……啊。”

野兔奋力一搏,啪得四肢张开糊了他一脸,打断了他不靠谱的扯淡。叶修下意识手一松,野兔跳到地上飞快跑走,一会就没影了。

兔子跑了,叶修也没去追。

“这下见面礼没啦,山神会不会怪罪呢?”

虽然这样说,他神色中倒是没有一点畏惧。

占据神座的孩子没有关心这出闹剧。他只是看着叶修,良久问:“你是谁?”

叶修心中有一个隐约猜测。

“我只是一个凡人,”他回答,“来此请求山神送我回去。”

他说着,轻轻一笑。

“我的家里,还有人等着我。”

庙宇寂静,良久没有回音。

叶修想了想。“也说说你自己吧?”他仰着头,温和地问,“您是谁呢?”

又是一段沉默。然后,那个孩子回答道:“我是山神。”

叶修只觉得那神座上掠过一道暗色的光。只是一错眼,幼生的神明已然站在他的眼前。

“你说谎。”

冰凉的小小手掌贴在他的面颊上。山神的眼中无悲无喜。

“你不是凡人。”

叶修发觉自己不能动了。年幼的孩子立在虚空中,向他俯下身。黑如子夜的长发垂落在他的脸颊之侧。

神明的眼瞳漆黑。

“你是进献给我的,食物。”



tbc.

评论(24)
热度(461)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