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10


叶修醒来时天色还早。窗格薄纱透着微弱光芒,分辨不出是天光还是雪色。其上有花影轻轻摇曳。

坐落后山的小庭院并无任何侍从。昨夜曾闻落雪,想来庭前仍是一片玉阶雪砌,未及沾染足印。

远行的疲惫在饱满充足的睡眠后,只留下淡淡的倦意与懒怠。屋外纵然风雪肆虐,寒意却无法侵入这榻上一分。枕上听着远山鸟鸣,周身暖意正宜赖床,叶修卷着被子慢腾腾想翻个身。

动不了。

榻上另一人把他牢牢笼在怀抱里,腰间的桎梏让他几乎动不了分毫。这温度实在太熟悉,叶修初初醒来竟未发觉。

这下他睡不着了。

睁着眼盯着窗户发呆了一会,叶修伸手去捏周泽楷的鼻子。被扰了清眠的教主大人慢慢睁开眼,与叶修对视一会,又闭上了。

“醒了?”

没有回答。

“别装了,我看到你睁眼了。”

只有远山寒鸟孤孤鸣了一声。

叶修两手齐上,捏住年轻人两颊软肉往外拉:“还装睡?”

周泽楷依然闭着眼,脸颊被捏着声音有些含糊:“没。”

叶修继续捏:“赖床是老人家的乐趣,年轻人就该早起练剑,快起床。”

周泽楷被他捏得不胜其扰,把人换个方向扣在怀里,脸埋在叶修脖颈里,声音含着睡意:“无事,睡觉。”

叶修只觉后颈酥麻了一片,待要挣扎出来,却听背后那个年轻人低声道:“让我这样……多一会。”

他忽然不动了。

周泽楷闭着眼,把人往怀中又拢了拢,只觉心满意足。叶修静了一会,也合上眼,去寻周公再手谈一局。

犹似少年时,两人在简陋屋舍里紧挨着取暖,只是一个怀抱换了十年后的另一个,谁也不亏。

而长冬将尽,窗外春意已在凛凛寒风中发了第一枝。


未到午时,“教主把武林盟主掠上山并且到现在还没起床”这一消息已经传遍了魔教上下。众魔教中人都觉得相当扬眉吐气,毕竟跟武林盟互斗这么多年,能连武林盟主都抢回教的教主这还是第一个。

某种意义上,这微妙地稳固了平叛后新教主的威望。

等两人终于睡足了起床,已经是吃午饭都略迟的时候了。叶修一进饭厅,就被各种各样目光围观了,其中不乏不怀好意者。他倒是悠然自得视若无物,自然地在周泽楷身边落座。

连日长途奔波,昨夜两人才抵达魔教,与诸人都是第一次见面。饭厅中众人都有些食不下咽,只有主座两人食量甚佳。

一人忍不住出声道:“敢孤身前来,盟主倒真是好胆量。”

叶修答:“过奖,你们教主胆量也不差。”

饭厅寂静。周泽楷给叶修夹了片肉。

过了一会,一人砰地一声放下碗,道:“武林盟主,你来我教究竟有何阴谋,莫以为迷惑了教主就可行事,我等可不会受你蒙骗!”

叶修从饭碗中茫然抬脸:“啊?”

那人气急:“装什么傻!你一个武林盟主来魔教不是有阴谋还能是什么!”

叶修道:“哦……你们不是自称圣教的么。”

那人:“……”

叶修:“难道你是武林盟的探子,怎么没在名录里见过你。”

那人沉默半晌,面色难堪,站起身道:“我吃饱了。”

叶修道:“汤还没上呢,急什么。”那人已经飞快离席了。

饭厅寂静。

周泽楷抬了抬眼:“吃饭。”

众人默默低头吃饭,不再多言。

不多时诸人皆吃完告退,出了饭厅,一人面色犹疑对另一人道:“这真是武林盟主么,怎么看着倒比我教中人更像魔教的。”

叶修武功高深,耳力敏锐,听了捶桌,回头道:“教主大人,你以为呢?”

周泽楷耳力自然也能听见,他闻言看叶修一眼,不答。

叶修低头看碗:“别夹了,吃不完。”

周泽楷举着筷子顿了顿,还是把菜放进了叶修碗里:“慢慢吃。”



-tbc-

三次元忙了几天。

评论(26)
热度(459)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