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9


等叶修若无其事地起身走人,两人重又上路,周泽楷才想起来,“迎娶”这个问题已被叶修岔开去了。

魔教教主小小地纠结了一下。

纵然教主大人年纪轻轻武功高绝,平息叛乱重掌魔教也不在话下,但在引导谈话的技巧上,尚远不及某方面甚为通透的武林盟主。

不过很快聪敏有天分的教主大人就会发现,引导谈话的最简单有效手段,实则是让对方说不出话。至于他掌握了这一手段并在日常中善加运用,就是后来的事了。

今日天气晴好,残雪还未化尽,在日光下莹然闪烁,照得四野景物更加鲜明。他们走的是叶修早年游历时常走的小路,除了偶尔路过向他们投来好奇目光的淳朴山民,更无佩戴武器的江湖人。于是尽管江湖上已经为了叶修腥风血雨,当事人却还在山野间悠闲自在地信马由缰,顺便还有心情逗一逗年纪愈长愈沉默的魔教教主。

此时正在武林盟焦头烂额地应付各路质疑嘲讽谄媚搅混水人士的陶轩陶长老,是万万想不到的。

山野小路自然没有客栈酒家。待到午时,叶修让周泽楷在路边等着,自己去跟三两坐成堆的樵子们交谈了一番,拿伞柄的穗子跟人换了两个烤红薯,临走时还被热情地问要不要喝酒。叶修笑着谢绝了,回来跟周泽楷分享热乎乎香喷喷的红薯。刚烤熟的还有些烫手,身负高深武功的两人自然不会因这小小烫热而失态。叶修瞧着周泽楷端正坐在石头上,认认真真地剥红薯皮,忍不住就要调笑一句:“教主大人,简餐陋饭,怠慢怠慢啊。”

周泽楷抬了抬眼,继续剥皮,答道:“比山楂好吃。”

“……”原来都记着呢。

周泽楷继续手上的事。年轻人面容沉静,叶修却想起在客栈时,这位教主大人倒在被褥上略茫然地看着他,随后像是擅自误解了什么,面色渐渐红了,偏偏眼神依旧清澈一动不动,直如桃花开到颊上——那时叶修握了满手他的黑发,却错觉自己捧了整个东海的海水, 而下一刻就要投身而入直至没顶。

叶修承认,自己那时突然起身离开,有一点落荒而逃。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天。此刻风清云朗,却不知何时又要雷雨骤至。


出了山间小路,不多时便又拐上官道。而江湖上又出了新消息。周泽楷取下鸽子脚上的小纸条,两人凑一起看了,不由面面相觑。

似乎终于承受不了天下人对此事的疑议,武林盟很快改口了。这次给叶修扣上的罪名不像上次那样语焉不详,并且从当下情况看十分具有事实依据。

勾通魔教。

并且为了一雪这般耻辱,武林盟表示,又要出动极富正义感的正道人士们去攻打魔教了。

勾结在一起的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正凑在一块看这条消息,过了半晌,武林盟主诚恳地表态:“这大约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给过我的最像事实的罪名了。”

被指责“迷惑了武林盟主”“罪大恶极无恶不作”的魔教教主心中默默觉得有点高兴。

叶修摸了摸下巴,然后决定给自己波澜壮阔的人生再添丰富多彩的一笔。他问:“教主大人,打听一下,魔教还收人吗?”

魔教教主气沉丹田,沉默片刻,然后认真回答:“尚有一位空缺。”




-tbc-

·空缺的那个位子,叫()。【填空】

·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上肉呢。天真。

·有史以来最年轻武力值最高的武林盟主,还养出有史以来最年轻武力值最高的魔教教主,并且很快要成为魔教高层人物了。叶修大大表示人生赢家不解释。

·翡翠是轻松卖萌【蠢】文,不想把叶修大大写的太辛苦,所以这一段都比较轻松。也有原因是懒得写打戏。将就着看吧><

评论(27)
热度(405)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