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7


在一个路边茶棚下马暂歇时,两人听见隔座的客人在议论武林盟主一事。

陶轩等人骤然发难,叶修仓促远走,无暇他顾。他倒不知道陶轩等传出去的流言是如此不堪。其中种种,不说他从未做过,更不曾想及,听来只如天方夜谭,何等荒诞。而隔座眉飞色舞大发感慨的两位叶修确信自己从未见过,此刻却说得言之凿凿,如同亲见。

叶修听了半晌,不由失笑。

周泽楷不发一语,手按在剑柄上就要起身,被叶修握住手腕压下。他不由皱起眉,却听叶修说:“现今全天下都在这么说,难道还一个个管过去么。”

周泽楷沉默,指节握至发白。叶修瞥见了,放下茶杯,握着他的手把手指掰开,果然掌心出了血。叶修叹气:”往日怎么跟你说的?你一身功夫有半数在手上,怎能如此不当心。”

周泽楷挣开他的手,去捂住他的耳朵,眼睛认真地望着他,一字字说:“不要听。”

已经很久没见过他如此孩子气的动作了。叶修忍不住微笑,心脏流过一丝暖意,侧脸蹭了蹭他的掌心,低声说:“可我还看得到啊,怎么办?”

周泽楷抿起嘴。叶修见他思考了一会,然后整个身子倾过来。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额头就触碰到了周泽楷的。年轻人靠向他,挡住了隔座的景象。

“不要看。”

……好像离得太近了。叶修盯着近在咫尺的长长睫毛想。

随即他就发觉茶棚里的人都在看着他们。叶修丢下茶钱,拽起还懵然无觉的教主大人跑了。


夕阳古道,西风瘦马。这本该是寂寥凶险的旅程,却因多了一人,不仅不寂寞,还有趣了起来。

叶修看起来心情不坏。周泽楷侧首看他。方才听见的谣言,叶修似乎并没放在心上。全江湖对他的误解甚至污蔑,对他而言都还不及周泽楷手心一点刺伤来的要紧。他知道叶修其实从来都是个温柔的人,但此刻却第一次因这温柔感到痛楚。

“我不知道……”周泽楷突然说,声音低了下去,“我都不知道。”

武林盟与魔教毕竟隔了迢遥,起事之人又极善隐忍数载不发,是以周泽楷直到此次变乱,才知这几年叶修在盟中并不轻松。

但叶修从未提及。那些往来书简,附上了逸趣风物和寥寥戏语,却从未言及自身艰难。周泽楷一想到自己毫无知觉地一心思念,而那个人却步步如履薄冰,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独自面对风霜刀剑,心中就如被钝刀子慢慢割了一刀又一刀。他心中茫然不愉,过了好久才察觉那是委屈。

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还像幼时那样,一切都一个人承担?周泽楷原以为,当自己足够强大,便可以为叶修挡下所有他曾为自己挡下的风雪,斩除所有他曾为自己斩除的荆棘。他离开武林盟,单枪匹马收复魔教,一路向前义无反顾,从不后悔从不回头,哪怕思念噬骨——但他无法接受做了这一切后,得到的只有两人的渐行渐远。

他张了张口,却无法说出——你怀疑我吗?或者——请相信我。

马蹄踏过积雪的声音细碎得叫人心烦意乱。周泽楷沉默,叶修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直到落日西沉,连积雪都染上潋滟霞光,叶修才转过头,对他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那些日子里也有叫人快活的时候。”他说,神色在晚霞下十分温柔,“就是每次我收到你来信的时候。”

夕照黄昏,积雪小道,唯有两骑并辔缓行。周泽楷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比天地间的一切声响都更清晰。



-tbc-

评论(15)
热度(451)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