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王叶】万仞秋色

 

 

叶修到了微草是九月。其时层林霜染,万仞秋色。

缟衣医者站在谷口,双手笼在袖中,默然看他牵马走近。叶修走到他身前站定,丢开缰绳去摸他的脸,口中道:“别后多久未见,怎么另一只眼还没长大点。”

王杰希袖中探出手,将一枚药丸塞入他口中。叶修乖乖含着,抱怨:“苦。”

医者一贯清冷的面容柔和了几分,却答:“苦也受着。”

叶修弯了眼,凑到他耳边说:“你给的,多苦也只好受着。”轻声慢语,宛若榻上情话。

纵然霜秋清寒,久居深谷的年轻医者还是错觉心脏处被某种暖热毛绒的东西一扫而过。但随即他敛目,心中冷笑一声荒唐。

医者与病人间,又哪来的绮思妄念。

药效发作的快,叶修又一路风尘,疲惫与药效之下,他很快意识昏沉。王杰希冷眼看他倒下去,到底是伸出手把人揽入怀中。

远山描黛,秋色渐染,极目天高云阔,皆无尽处。他一身缟色坐在霜天下,像一撇淡墨落笔错误,在盛嚣秋景中自顾萧索。王杰希垂眼看叶修枕在他膝上的面容,手指拂过那无知无觉的眉眼。

自初遇起,竟也相识近十载。或有一日叶修病愈,再不必年年秋日千里迢迢来见他,这段不清不楚的缘分便可斩断。

叶修一直断续病着,这缘分便也一直缠绵断续,亦如反复发作的病痛一般——以致今日,他已病入膏肓。纵有一日叶修痊愈,王杰希却知道,自己的心疾永不可自医。

他默然半晌,将人抱起,转身回谷。

 

叶修醒来是在谷中的温泉。一池暖热的水息熨帖疲惫身心,扫去所有风尘。叶修靠在池壁上,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王杰希拿着一个小药瓶进来,在池边坐下,挽了袖子抚上他的脊背。叶修转个身伏在池沿,把整片赤裸背部暴露在他眼底。王杰希手底顿了顿。比起上次,叶修背上又多了不少伤口。他指尖按了按横穿脊骨的一道新伤,随口问:“这是哪得的?”

叶修被他按得嘶了一声:“你就不能轻点。……我哪里记得住,大约是上个月在金陵。”

王杰希语气淡淡:“能在你背后砍这一刀,不是这人太聪明,就是你太蠢。”

叶修笑得整个背都在抖,半天才说:“要夸那家伙聪明,我是不开心的。就算我蠢了一次罢。”

他的声音含着笑意,被水汽浸得无端慵懒,末尾带了点叹息。王杰希便不再说什么,指尖沾了药,将他从后颈到脊背的肌肤连骨头一寸寸抚过。常年在江湖漂泊的人,连骨骼里都是霜雪刀剑,医者一双手,是要从他骨头里把那些疲惫不堪的东西都掏出来。叶修初时还有心情与他玩笑,后来便抓着池壁蜷起身体,只是忍着不呼痛便已耗费所有气力。

王杰希的动作毫不留情,依旧精准并无丝毫颤抖。不多时附近的温泉水已然泛出淡淡粉色,叶修伏在池边,两眼失神。

“疼。”他哑着声慢慢地说,“王大眼,我疼。”

王杰希弯腰把他抱起来,拿外袍裹了,才吩咐随侍弟子进来换水。他自己抱着叶修一路穿过梅林,将人放在榻上。

“忍着。”他匆匆说了句,返身去取药。等他回来,一瞥之下,不由站住了。

袍带早已散开,叶修全身赤裸躺在他的外袍上,因为疼痛而微微蜷起。他的长发散在一边,水珠沿着锁骨一直流到下腹,长腿屈起,脚趾却绷紧了,苍白的肤色泛着一种奇异的嫣红。叶修显然痛得狠了,修长手指死死抓着外袍一角,双目茫然看着虚空,喉咙里低低地喘气。

王杰希只觉心底被烧了一下,火苗几成燎原。他定了定神,面色如常走到榻前,扣住叶修的手腕替他把脉。

果然,红尘又毒发了。

这毒最是难解,自他们初见起叶修就中了这毒,这么多年来,纵然王杰希医术独步杏林,也只不过能稍稍消减毒性罢了。想将之连根祓除,可说难于登天。这毒名为红尘,发作时人身上便如抹了淡淡胭脂,色若春花,极是好看。但同时却也痛极难忍。许多年前苗疆有一蛊王生性残忍淫虐,制出此药喂予蛊奴,观其色赏其痛以取乐。因嘲讽世人难免眷恋红尘物欲,便名之为红尘。叶修少年时因故擅入苗疆,最终逃得性命,却中了这本该失传的毒物。

红尘之毒,非交合不可解。

叶修仿佛恢复了一点神智,茫然看着他,眼角因痛楚还残留泪水,向他伸出手。王杰希抓住那只手,俯身吻了下去。

 

-tbc-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应该不会吧。


评论(24)
热度(252)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