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5

 

周泽楷幼时常做一个梦。

梦中有白色大鸟载他掠过云水重山,树海分开绿波向后退去,流云在身侧擦肩而过,万里河山仿佛顷刻可至。

然而他低下头去看,是一双白色衣袖将他护在怀中。梦中的少年有着懒淡却温和的眉眼,穿一身正道低阶弟子服饰,带他飞掠过晴照下的碧色长空。

他毫不担忧是否会坠落,却只想旅程慢一些,让他好好地看看少年的面容。但白色的飞鸟俯冲而下,绿海愈来愈近——

梦醒了。

 

周泽楷从床上坐起。隔了数载,他又做了这个梦。

初至武林盟时他常做这个梦。有一回半夜醒来,叶修正坐在床边看着他。还没当上武林盟主的少年也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模样,强撑着摸了摸他的头:“听你睡得不安稳,过来看看。”

年幼的周泽楷捉住他的袖子,却不发一语。

“梦见什么了?”

他没出声,慢慢挪过去,轻轻伏在那只袖子上。少年低下头看着悄悄靠过来的小小的孩子,呵欠打了一半忍在嘴巴里,拉过被子把两个人包起来。

“睡吧。”叶修替他拢了拢被角,然后闭上眼。年幼的周泽楷睁开眼盯了他一会,见他似乎睡着了,就悄悄地蹭近了一点。没反应。再蹭近一点。

直到小孩像只糯米团子整个滚进他怀里,叶修才无声地在黑暗中露出一点笑意,把这只团子搂紧了一些。年岁都不大的两人像森林里的小兽靠在一起,彼此取暖度过漫漫长夜。

年岁稍长后,周泽楷渐渐不再做这个梦。然而无论叶修如何反复追问,或是拿庙会小吃引诱,周泽楷都没告诉过他自己梦见了什么。

——踏空而来,宛如白鸟的身姿,被藏在了心底深处。

 

在离别后的第三年,周泽楷久违地做了这个梦。他在黑暗里静静坐了一会,推开窗。窗外月光照着庭院积雪,斜斜折入房间。

庭中一株梅树方开了花,疏枝瘦影裹着薄雪。几日前周泽楷亲手取了梅枝上的初雪封入瓮中,随小笺一起送去了武林盟。算算时日,此时应该已经到了。

那个人会赴约吗?

无论递去伤药还是信笺,得来的都是平淡的寥寥数语。即使踌躇许久送出了山间偶然采得的红豆,收到的也是让人不知如何答复的回信。

年幼时路过山野,那人曾用马鞭指着路旁小果教他念“愿君多采撷”。那时他尚懵懂,不解诗意。而岁月轮转,如今分隔两地,却是那人故作不知。他不善言辞,除却此物,又如何说相思。

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见到那个人了。

三载光阴,每一日都是长的,长得让人无法忍受。夜半梦回,衾寒被冷,方觉身已在千里之外。音容笑貌宛然清晰,却已隔了山水千重。

想见他。

周泽楷披衣走到庭中,远远看向心念所系的那一个方向。月色笼着千山万水,一如心事沉默温柔。

他并不知道,此时叶修已经远远离开了武林盟,正在追杀中一路策马驰过雪原。



-tbc-

评论(15)
热度(386)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