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三)

十三

 

钟声压着黄昏的界线掠上高空。

在晚霞的门扉闭合前,它盘旋在山脉之上,回响不绝。

 

在那个万山赶赴的日暮,钟声最终仍然响起了。

 

 


周泽楷推门而入时叶修还在睡,被子卷得乱七八糟,盖住了脸,腰背却露在外面。幸好他一向打地铺,不然被子一定大半落在床下。

清晨的这个时刻,不算早,但也还不迟。周泽楷犹豫了下,没喊他。他把叶修蒙在脸上的被子掀开,又试图从他怀里抽出被子重新给他盖好,拉了两下没拉动。还在睡梦中的家伙翻了个身,抱紧被子不松手。

周泽楷当然不会跟他抢。低头看了一会,他收回手,在叶修枕边坐好,目光放空。房间里很安静,早晨的光线柔和,窗外鸟叫了一阵,又停了。

他一时无事可做,暂时也不想喊叶修起床。只是坐在这里发呆,居然也不觉得无聊。

大约因为这是叶修的房间。而叶修正安睡在他手边,近在咫尺。

仅仅这一事实,就足以安抚妖怪近日时常察觉的焦躁。

这份躁意的来源,周泽楷并非毫无知晓。如何消除它,也并非全无办法。

妖怪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人类的脖颈处。人类毫无察觉地沉睡着,均匀的呼吸像夜间起伏的潮汐,经由肌肤接触的传递,缓慢地一波一波流过他的指尖。

也许在这个时间来见叶修是个错误的行为,周泽楷想。清晨容易食欲旺盛,而叶修又太没有防备。

只是注视着那张面容,饥饿感就从身躯深处敲打心脏。

那是来自于灵魂的欲求,因而无法用任何他物满足。

在某一段长远的时光里,他习惯了这种无法得到满足的饥饿感,因此不会再为此痛苦。到如今这欲求更加热烈而难以遏止,不如说正是靠近了目标而变得鲜活起来的某种明证。它证明了他所渴求的正存在于他身边。

对妖怪而言,这已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满足。

于是他仅仅沉默注视,目光柔和。这一刻的寂静稍稍停伫,直到一只手覆盖了妖怪的指尖。

“别一大早坐在一边盯着看啊,我都不好意思赖床了。”叶修拉开他的手,打了个呵欠,“早上好啊。”

周泽楷眨了眨眼,露出了微笑。他最近面部神经控制得越发熟练,眼角眉梢都忠实反映着此刻的心情。

“早上好。”

他身后有朝霞迤逦晨光缱绻。叶修拿手背遮了遮眼睛。

“……我做了一个梦。”

 

叶修确实有赖床的理由,他昨晚没睡好。

梦里树海绵延山岳森森,黄昏寂静而永恒。他走过榕树巨大纠虬的树干,在幽深湖畔投下倒影。

清凉山在湖光中静谧如梦。一切与现实中没有分毫差别。

只是在这里,叶修是独自一人。

他不曾发出那张玩笑居多的招聘公告,也没有带着高学历前来应聘的俊美妖怪。他没有遇到深夜竖起的长耳朵,也没有见过晒月亮的巨大兔子。青苔蜿蜒破庙台阶,藤蔓缠绕古寺禅钟,森林小径无人徘徊,他是闭锁国度孤独加冕的王。

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灵魂,温柔而沉默地陪伴。

他凝视着自己的倒影,伸出手。波光粼粼的湖面穿过他的手臂,游鱼和水藻摇曳过他的耳畔,梦境越过他翩然远去。

当他醒来,他发现他并非独自一人。

 

“梦见了什么?”妖怪问。

“……算不上多么可怕的梦。”人类回答,“但是有点寂寞。”

 

周泽楷正在削萝卜——从后院地里拔出来的那些——闻言抬起脑袋。

“我陪你睡。”
叶修手一抖,不小心把正在剥的豆子弹飞了。

“这就不用了吧……”
“或许是魇魔侵扰。”妖怪认真地看着他,“我可以为你驱梦。”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弯了弯眼角。

“做梦也没什么不好。”他又捏了一个豆子在手里剥起壳,“你来到这里,对我来说就算是一个梦了。”

他剥了好几个豆子还没听见回答,抬起头却发现周泽楷按着萝卜直直地盯着他。

“……是好梦吗?”妖怪轻声问。

叶修看着他,慢慢地微笑了起来。

“目前为止还算不错。”

妖怪转回脑袋继续削萝卜,看起来心满意足。

然后他再次试图争取一下。

“陪睡……”

“这个还是不用了。”人类坚定地回绝。

 

午饭是地里的萝卜。素炒,凉拌,炖肉——最后一个归叶修。

他有这么喜欢吃萝卜吗。面对着一桌萝卜宴,也算是打下手帮了点忙的住持大人想。

叶修有理由怀疑周泽楷是不是背着他给后院那块地施了一点魔法。不管怎么说,半人高的萝卜都超出了常识,何况它们种下去还不到半个月。

应该说这真的是萝卜吗……

他想象了一下大兔子趴在后院晒月亮时偷偷摸摸从耳朵(?)里掏出一根魔杖给萝卜地施法的情景,觉得饭桌对面的俊美青年陡然童话风了起来。不过也许周泽楷用不到魔杖,毕竟他可是东方的妖怪,本土品种。

周泽楷可想不到神游天外的住持大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他望着碗里一堆萝卜有点苦恼。

吃不下……

以往还能轻松解决的东西,在真正美味的“食物”出现在身边后,已经变得难以下咽。在勾动灵魂食欲的香气衬托下,它们味同嚼蜡,并且对果腹的作用杯水车薪。

他不动声色地掩住嘴,略去咀嚼的过程,将寡淡的块状物强行咽下去。

叶修停下筷子。他敏锐察觉到面前低着头的青年哪里不太对。

“怎么了?”

翻涌起的饥饿感即将溢出喉咙,扑袭向桌对面的人。周泽楷用力压下它们,然后放下手,微笑着摇摇头。

 

前一天还做梦,今天晚上就失眠。

叶修轻车熟路打通了两个游戏,翻来覆去好一会,爬起来推开门。月色饱满将滴,对面的房间黑着。

他在夜风里站了一会,绕过庭院去了后院。

萝卜地旁边照常晒着一大块兔毯。从森林回来后,在住持默许下,妖怪先生在寺庙中的活动近乎百无禁忌,晒月亮就更不必躲着了。横着晒竖着晒,院子里还是萝卜边,趴地仰躺侧身怎么样都行,哪怕他想在住持的屋顶晒——只要别压塌房子。

今天的大兔子似乎有点没精神。

妖怪先生默许了人类在失眠的时候——例如今晚——偶尔溜达来围观他的月光浴,因此叶修也算有点掌握了不同的晒月亮方式和大兔子情绪的关系。

如果是四足朝天,两耳分开,毛球尾巴蜷在身下,像某种闪烁银光的液状物软绵绵地滩开,说明他此刻心情很放松也很愉快,适合用在独自一兔的私人时间里享受月光。这可能是比较私密的晒兔方式,毕竟叶修只碰见过一次;在他被发现后大兔子立刻慌慌张张地弹了起来,迅速地缩成一坨毛团藏起自己过度暴露的肚皮,连长耳都颤动着贴上毛茸茸的身躯。简直像游戏里被撞见入浴场景的纯洁少女,就是不知为何总泡在荒郊野外的温泉里,还总是在冒险者面前出现的那种——事后游戏宅住持默默在心里吐槽。

如果是伸直两只前腿,后肢蜷在身下,偶尔悠闲地嗅一嗅身侧草木的气息,两只耳朵慢悠悠地一升一降,像是为了关照好正反面以均衡它们接收的月光数量,连尾巴球都漫不经心地随着耳朵的动作一弹一弹,则说明兔子先生处于一个舒适的环境中,心情指数正常。实际上大部分时间叶修碰见的都是这一种,既能藏好肚皮(可能还有某些私密部位),又可以从容地享受月光,形象上也风度翩翩(可能)。当这座寺院里还有一位时不时就夜游一下的人类,这显然成了妖怪先生的最优选择。

而现在,大兔子只是黯然地趴在那里,脑袋搁在前肢上,耳朵也不动,尾巴也耷拉。萝卜也不高兴嗅,连落在它身上的月光都仿佛偷工减料了。

这景象有点不同寻常。正如人类会悲伤痛苦,妖怪肯定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从一只兔子身上看出黯然是不是太感性了这点先不讨论。叶修犹豫了一下是否应该悄然离去,但片刻后他走近巨大的兔子,在它身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周泽楷没有动,但叶修知道他已经察觉自己的到来。有一阵他们都不动也没出声,好像兔子从来不会说话,叶修则纯粹是来赏月。过了一会,住持大人抬起手摸了摸兔子背上的绒毛,又拍了拍它的耳朵。

毛茸茸的背软化般伏了下去;长耳朵像要躲开一样颤了颤,却又靠近回来,乖顺地呆在他手心底下。

一个短暂的微笑掠过叶修的唇角。他注视着明亮的月轮,内心感到宁静平和。

周泽楷仍然有很多秘密。叶修同样有一些尚未决定告诉妖怪的事情。有些可能他们永远也不会说出口。

月光下他们有各自的孤独。

但同时他们确实地互相陪伴着。在这座寂静山脉中,唯二同等的生灵。

 

 

 

那个万山来迟的日暮,钟声最终仍然响起了。

只有叶修知道,那一天的敲钟人,不是他。

 

 

tbc.


评论(63)
热度(51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