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二)

(十二)

 

 

“就在这里停下吧。”

在河流的一侧,叶修拍了拍黑熊脖颈上的绒毛。熊妖摇了摇巨大的脑袋,慢慢伏低身躯,让人类平稳地从它的背上离开。

双足重新踏上草地后,叶修一手举着伞,一只手摸了摸巨熊的耳朵。

“谢谢啦。”

这是他从未抵达过的森林深处。雨水被遮天蔽地的茂密枝叶阻挡了降落的道路,只能顺着每一片树叶的脉络、每一条藤蔓的曲线流下,最终被等候已久的每一片花瓣承接。雨水像是生于树荫乔木,而非天空。

这个世界在天然的循环中生生不息,从未有任何外物能够插手。它们的枯荣与生灭有自定的规则与时序,自久远的过往,而向漫长的未来。

叶修撑着伞,站在河流之前,举目望向河流另一侧的森林。无限静谧的森林深处,仍有声音在呼唤他。牵系像是流动的金色光带,指引他至此仍要前行。

如果他越过河流,那他将成为百年来第一个涉足此地的人类。

森林拥抱着落雨,静寂无声。

叶修忽然觉得烟瘾有点犯了。但是他到山林中去的时候,从不会带烟,更不会带打火机。只好寂寞地摸了摸口袋。

还真摸出了点东西。

两粒润喉糖,柠檬味。

大约是周泽楷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放进去的。明明面试的时候说不介意他抽烟,入职以后却悍然干涉上司的自由尼古丁时间,在住持大人毫无察觉时就对寺院中的烟草资源实现了全面管制。

住持大人深沉地想不能放任烟草权沦丧,有空得争取一下主权。然后还是剥开糖纸吃了颗糖。

河流不算深,能看见河底的卵石,只不过因为下雨,水面涨了稍许,堪堪没过小腿的程度。从上游冲来的细碎花瓣打着旋被雨水推远,睡莲叶片轻轻浮动。

叶修脱下鞋子,放在河边的石上,光着脚踏入河流中。毕竟尚在夏日,缠绕足踝的水流并不寒冷,只带着一点柔和的凉意。睡莲叶子聚拢来,挤挤挨挨擦过小腿。

“不许闹啊。”

叶修低声警告。睡莲又飘了开去,任由他涉水前行。

走到河流的中央时,叶修举着伞回头看了一眼。巨熊依旧停留在河岸对面,目送着他的身影。

它始终没有再向前。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他像是执着一条长长的无形的绳子,也能够感觉到绳索另一端在另一个人的手中。像是夜行途中点起萤火的光路,而他只需沿着光芒的轨迹一直走下去,就一定会找到终点的那个人。

反之,也是同样。

……已经察觉到我在向他靠近了吧。会有什么反应呢?

抵达终点的最后一小段路程中,叶修不由得这样想。

然而那个终点停在原地,一动不动。既没有前来迎接他,也没有离去避开他。

明明已经察觉了,也不像是不愿被找到的样子。却只是在那里等待着。

简直是在无声地告诉他:就在此刻转身离去,也是可以的。直到见到我以前,你都有选择的机会。

叶修在最后一小丛竹林前停下脚步。

他在那里站了一会,没有继续向前。即使如此,终点的那个妖怪仍旧一动不动。

……真是狡猾啊。

叶修想着,却不由得微笑起来。他伸出手,拨开了竹叶——

 

一个大妖怪的手速可以在短短时间里做很多事情。

比如在上一秒射出一枚火弹警告多嘴的小妖。

下一秒就拍开遮挡在头顶的大片荷叶,让雨水落在身上。

再下一个瞬间则调整好姿势,用一个忧伤的侧影对准竹林那边的视角,垂下(刚刚开了一炮的)耳朵遥望远方,营造出一种落寞凄凉的氛围。

虽然以上行为都是用耳朵完成,但耳速如此,何况爪速。

于是等叶修见到寻找的目标时,他眼中已然是一团寂寞地淋着雨的、全身被打湿的绒毛都在诉说“我很受伤,需要补偿”的,令人心生怜爱的躲起来舔伤口(哪里?)的毛茸茸。

有幸旁观全过程的狸猫目瞪口呆:“……好心机。”

这种心机要对上自带滤镜的人才有效。

叶修难得在竹林边踌躇了一下,然后放轻脚步走过去。他赤裸的足底踏过密实的落叶,并没有发出多少声响。直到在石边站定,举起伞遮在大兔子的头顶。

大兔子没有转过头来,只有耳朵轻轻动了一下。

“旷工要扣工资。”按照原则,住持大人首先批评了一下。

妖怪没理他。

“偶尔旷工一下也是可以的,但也别跑太远嘛……”住持大人开始抛弃原则,“跑到这种地方,万一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妖怪继续看远方。

“为了找你我可是鞋都跑掉了……”

大兔子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又看一眼。这一眼之后兔子不见了,石头上跳下一个面容俊美的青年。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脚腕已经被捉住了。周泽楷半跪在他面前,低头查看他光裸的足底。

“别动。”

……这个姿势是不是有点。叶修沉默地把伞移回来,挡住两个人。

足底足背都沾染了一点草叶的绿汁,侧面有几道划伤,但很浅。大约是擦到了一些叶片边缘锋利的野草。

叶修一只手打伞,一只手为了保持平衡撑在石头上。他这时候才察觉脚底有点刺痛,说:“没什么问题,还能走。”

周泽楷皱着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叶修不说话了。周泽楷不知道从哪找出一块柔软圆润的叶片,仔仔细细地清理细小的伤口。叶修低着头看了他一会,摸了摸口袋。

“吃糖吗?”

住持大人剥了剩下那颗润喉糖的糖纸,亲自喂员工吃糖。员工与他僵持三秒,低头叼走糖块,手底下一用力。缺乏运动的住持大人嗷了一声,瘫软在石头上。

清理完了伤口,面容俊美的青年将人类的脚掌握在手中,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我等了很久。”

叶修沉默。讲道理,这还没到一天……

“你乱跑。”

一开始是有点,后来不是找着道了吗。叶修清了清喉咙,说:“我来接你回去。”

他本来还要说一些“我知道你现阶段似乎不想吃我其实想吃我也没关系”“我也不想再招新员工了就咱俩凑合住着吧”“再旷工真的要被住持记在小本本上的”……之类,被妖怪先生注视着,却只说了这一句便停了。

周泽楷盯了他一会,又说了一句:“你身上还有其他妖怪的气息。”

他难得说了这么长一句,显然不太高兴。叶修想了想,解释说:“来的时候搭了个便车……”

黑熊牌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收回了脚站稳。周泽楷站起身,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

于是叶修又想了想,问:“要不我也骑骑你?”

“…………”

“…………”

两个人同时一愣,互相理解歧义,彼此陷入无言。迷之沉默中,一直瘫在一边装成一只死狸猫的小妖怪抬起爪子捂住眼睛:“没眼看。”

一人一妖:“……”

周泽楷飞起一脚把它踹远了。

叶修:“不是那个意思……算了。”

周泽楷已经比平时更不想说话了。他背过身,闷声说了句:“上来。”然后毛茸茸的大只兔子又出现了。

叶修觉得这兔子耳朵尖比以往看见的要红很多。他爬上大兔子的背,没忍住手,捋了把兔子的长耳朵。那条黑耳朵抖了抖,还是温顺地伏在他的手心上。

叶修低下头,整个人都埋在了大兔子毛茸茸的背上。山路崎岖,大妖怪却跑得很平稳,轻松越过所有拦道的河流与树干。

其实第一次在月下看见时就想这么干了。叶修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团柔软的云朵包裹着,连光裸的足背都埋在柔软细密的绒毛中。

话说他的绒毛是什么时候干的……

森林向他们敞开道路,树木分开交叉的枝叶,溪流收拢漂浮的莲叶,注视他们一路经行。

“你不在的时候,寺院里有点冷清。”

路过的流风应该捕捉到了人类的这句话,妖怪前行的道路就歪斜了一下。人类说完这句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把脸埋在妖怪的软毛里。

过了会,又闷声说:“你能回来,太好啦。”

妖怪先生穿过一丛灌木,又路过一片藤萝,脑袋上顶了片落花,才回答了一声。

“嗯。”

叶修无声地笑了笑。他放松身体,在这段不短不长的路程中,暂且闭上了眼睛。

 

 

 

森林深处。

狸猫团成个球,骨碌碌地撞到一根倒坍的石柱才停下来,摊开四肢躺在地上喘气。

“稀奇稀奇,没想到人类……也能成为山神啊。”

它坐起身,胡乱用前爪抹了把脸。

“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但是那个人类身上的气息……”

狸猫咕哝了几句,踢开几颗小石子,跳上断裂的石柱,一摇一晃地向深处走去。

“山神回来了,这可真是个可怕的消息。”

像是随着来客的归去一般,雨水渐渐在这片森林中止住了。夕色在云层间隙跃跃欲试,霞光染上了天空边缘。

“那么让人类成为山神的妖怪,是不是要更加可怕呢?”

狸猫停下脚步。一块巨大的牌匾横在断石残垣之间,阻拦了它的道路。

不知落了多少年灰,牌匾上的铭文已然难以辨认。唯有它边角上精细雕刻的花纹,还能记录当年工匠的巧思与用心。

昔年它悬于雕梁之间时,想必曾极为煊赫吧。

狸猫不识字,对人类的技艺也毫无欣赏。它转了转脑袋,看了天边一眼,自言自语。

“说起来,今天是不是没听见钟声啊……?”

晚霞来势汹汹,终于挣开云层阻障,喷薄而出。夕色点燃西隅的天空,如火如荼。

它们翻涌着,侵染着,同清凉山上无数生灵一起,等待今日第一声钟鸣。

 

 

 

 

tbc.


搭车还是要搭大兔兔牌车车……【喂】



评论(53)
热度(53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