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一)

(十一)

 

小老头儿发愁地揪了揪长胡子。

“您到底想找长得好看的,还是毛茸茸的……”

叶修思考了一秒。

“就不能又长得好看,又毛茸茸的?”

小老头儿手一抖,差点拽下自己的几根胡子。又不敢喊痛,泪汪汪地说:“这要小老儿往哪里找……”

叶修笑了笑。他也无意为难小妖怪,只是有些好奇:“你似乎怕我?”

闻言,小老头捋着长眉毛抖了一下。蘑菇小伞也抖了一下。

“……这座山上的所有生灵,都会畏惧您。”片刻后,小妖怪轻声说。

叶修微微一愣。

小老头从白绒绒的长眉长胡子缝隙间悄悄打量他。

“……有一个妖怪,他从来都不怕我。”过了会,叶修说,“我也从来都不怕他。”

一直弯着腰太累了,叶修干脆在草地上坐下来,平视半空中飘飘荡荡的蘑菇伞。

“他也在这座山上。我能够感觉到……”青年有点散漫地说,随意地举起双手搭在耳边,只伸出两根手指弯曲了一下,“你见过一只很大的兔子吗?耳朵是这样长长的。”

 

狸猫跟在大妖身后走了好远,累得气喘吁吁,最终眼睁睁看着周泽楷踢走了在河边占石为霸的一窝镰鼬三兄弟,现出原身,在那块榕树荫下的巨石上趴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狸猫还是挪动圆滚滚的身体蹭了过去,扒在石块的一角上。大兔子没理他,默默望着森林的远方,一黑一白的耳朵垂了下来。从狸猫这个角度看过去,如果不怕死它得说一句,这背影透出一股空虚寂寞冷的气息。

权衡了一下自己小命的分量,狸猫选择闭嘴,安静地当一个挂件。

巨石嶙峋,上面还生着青苔,衬托出大妖的绒毛尤其雪白银亮。

这样看的话……实在难以想象其实是个十分凶残的妖怪啊。

狸猫感觉耳朵尖又痛了起来,赶紧伸出爪子揉一揉。忽然它停下动作,眯起小眼,鼻尖往前嗅了嗅。

“风的方向变了啊……”狸猫喃喃地说。

它的低语没能惊动休憩的大妖。但周泽楷睁开眼,抬起头,看向接近顶峰的方向。

“那个人类,对你也不是全然无情嘛。”

狸猫说完这一句,感觉自己又要被揍,连忙滚到一边。见大妖只是静静凝望主峰,它翻身爬起,无趣地搓了搓鼻子。

“在这种时节,离开那座寺院可是很危险的。”

 

“我找的可不是这种兔子啊。”

叶修低头看着手中托着两只前腿拎起来的野兔。被从老窝里撵出来的兔子惨兮兮地回望他。

还有几只大约是这只野兔的亲眷,绕在叶修脚边,又不敢跟他抢,只好扒拉着他的裤子,可怜巴巴地往上瞅。

叶修安慰它们:“放心,不会烤来吃。”

小老头被蘑菇伞吊着飘在一边,适时地接口:“水煮的话,老身这里也有佐料……”

兔子们又躁动起来,攀着叶修的腿就要往上爬。住持大人手中那只,看起来已经昏过去了,也可能是果断装死。

叶修戳了戳装死兔子的脑袋,弯下腰放回地上。兔子脚一着地立刻苏醒,一蹬腿跑没影了。其他兔子也飞快地四散逃逸,只有草丛抖抖索索,动静一直传到远方。

叶修直起身,拍了拍手。小老头吊在蘑菇伞下飘飘晃晃,觑他面无表情的脸,小心翼翼地说:“这些兔子已经很大了……”

叶修哭笑不得:“你当我是饿了要吃兔肉吗?这些兔子对你来说很大,对我来说还小的很。”

“比您还大的兔子?”

“这么高,这么大的兔子。”叶修比划了一下,“毛色白得像月光一样,特别柔软,特别顺滑。”

蘑菇飘着心向往之:“听起来是位兔中美人。”

“有着一黑一白的两只长耳朵。”

蘑菇伞连带长胡子小老头啪的摔进草地里。

小老头颤颤抖抖地从草丛里爬起来,头上还顶了一朵牵牛花:“那、那是……”

“嗯?”

叶修还待要听他说什么,小老头却忽然惊惧地盯住他的身后,大张着嘴巴,连倒在一边的蘑菇也顾不上了。

叶修看了看他,回过头去。

一只通体缠绕黑雾的熊如人般立着,瞪着血红的双眼看了过来。

 

从某个方位吹来的风中,掺杂入一缕腥味。

伏在岩石上的大兔子倏然立起前身,耳朵支了起来。雪白的前肢搭在石头上,此时因过于用力,已然陷入石块中。

细小的石块碎屑滚落而下。

狸猫坐在巨石下面仰着脑袋,被碎石砸了一下,只好挪到一边去。

“你不去看看吗?”它问,“有不太妙的家伙过去了。”

大妖沉默不语。定定地望着远方一段时间后,大兔子又伏下身去,并且闭上了眼睛。

不打算插手吗?

狸猫想,明智地没有多话。

一个人类的生死,跟妖怪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会有事。”

 

狸猫楞了一下,才后知后觉是石上的大妖在说话。

那仅仅是一句自言自语。低微得大约连流风都无法捕捉吧。

这些大妖的心思真是看不懂。狸猫舔了舔爪子,窝回岩石下。它没看到伏在石上的大妖睁开眼,长耳抖动了一下。

他不会有事。周泽楷想,只要在这座山中……

只要【我】还在这座山中。

 

黑熊呆愣地瞪着青年。

黑气像锁链一般捆缚黑熊全身。叶修发觉自己能辨认出那些钻过锁链的缝隙,不断咆哮的气息。那大约便是所谓的妖气吧。

他并不觉得恐惧。像是所有真正身怀力量的人一般——或者某种力量确实在他的灵魂中缓慢苏醒。

互相观望了一会——旁观的蘑菇小老头宁愿称之为紧张对峙——叶修向黑熊伸出了手。

“你看起来好像很痛苦。”他说,“要过来吗?”

风声停滞了片刻。

那之后,在小老头儿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黑熊向人类低下了头。它毛茸茸的巨大头颅挨近了青年的手边,安静地趴了下来,像一座黑雾缭绕的小山。

叶修摸了摸它的脑袋。“乖孩子。”

青年的指尖碰触的地方,光点从修长的手指间流泻而出,如同在白昼出没的萤火——一点点消融了黑雾的锁链。巨熊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毛色。原来是一只棕熊啊。

半晌,棕熊轻柔地蹭了蹭人类的手掌。叶修把这个举动理解为致谢。

“那能不能请你也帮我一个忙呢?”叶修问,“我有一个想去的地方……”

他侧过头,遥遥地看向森林深处。在动用【力量】的那一瞬间,某种牵系将他指引向森林的另一端。

“就请你载我过去吧。”

棕熊没有说话,只是挪动四肢,伏低了山一样的躯体。这是默认的动作。

叶修看了看四周。长胡子的小老头儿还坐在泥土上,蘑菇伞歪在一边,直愣愣地看着他。叶修俯下身,将那朵歪了的牵牛花端正地盖住了小妖怪的脑袋。

“等下要下雨了。”青年温和地笑了笑,“你也快回去原来的地方吧。”

目送着人类跨上棕熊的脊背离去,小老头儿终于回过神,跌跌撞撞地向前跑了几步。

“大人、那位大人、”他嘶声喊道,“不是兔妖啊!”

叶修回过头。棕熊的速度很快,草木向后飞掠而去。

“愿山神庇佑您……”

视线的尽头,对比起来犹如参天大树的一丛山杜鹃下,小妖怪向他鞠躬行礼。喇叭花歪斜地戴在他的头顶。

万里晴空骤然响起轻雷。雨水落了下来。

 

“下雨了。”

一滴水落在鼻尖上。狸猫抬起脑袋,四周望了望,选中了一片宽阔的叶子,扯过来遮住身躯。

在它还只是个四肢着地的野狸猫的时候,淋雨也没什么大不了,尽管也会有孱弱的同族因此而死去。成为妖怪之后,它却开始厌恶雨水沾湿毛皮的感觉。

成为妖怪,大约也是一种向人类靠近的途径吧。

“您不用避雨吗?”

大妖闭目休憩,一贯寡言地沉默着。攀在河边这棵榕树上的藤蔓小心地延伸过来,自觉地在大妖头顶举起一大片新摘下的荷叶。

面对此情此景,狸猫很想感叹:这年头的妖都这么狗腿吗?

天地间只有雨声,未免无聊。狸猫抠了抠脚爪,决定冒着被揍的风险也要耍耍嘴皮子,却忽然听见脚步声。

是人类拨开拦路草木、向这里走来的足音。

山林不会欺骗生灵。万物的每一点动静,哪怕是雨水滴落草叶、露珠滑入土地,都会忠实地经由散落在山野间的流风传达,反馈入每一个生灵的耳中。

而妖是最敏锐的。

那位大妖怪……也一定已经察觉了。

狸猫蹲在石头下面,看不见周泽楷的表情。不过它还是决定在这种气氛里嘴贱一下作为旁白。

“居然真的找过来了……您不用奔跑过去给一个拥抱吗?太矜持可没有收视率啊。”

姑且不论一个山林野怪怎么会掌握这种流行词汇。总之当叶修打着伞踏出最后一丛遮道的山竹,听见雨幕中传来一声沉闷的枪鸣。



tbc.



评论(42)
热度(50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