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刷BOSS太多次是会被攻略的(9)

9.

 

夜色已醇酽如一盏酒。溦山青郁的山色,是这盏新酒中若隐若现、时而浮起的绿醪;散落在平原之上的远近灯火,便是偶然落入酒盏中的星子。

火光照亮的左侧高台上,叶秋捧起箭匣,微微欠身。

箭匣内置有三羽。溦山君取一羽搭在弦上,挽弓拂袖。满月即在弓弦之间。

身披流火,足踏高台。星辰俯瞰,明月将坠。

高台正对的前方,三座古老的祭坛沉默矗立。

月色被割裂的一瞬里,箭矢擦过弓弦疾驰而去,白羽掠过夜色,只余一点残影——稳稳地投入左侧的那座祭坛中去。

从周泽楷所在的高阁看去,是白鸟倏忽飞来,拣枝而栖。白羽在夜色中泛起粼光。

第二支白羽落入右侧祭坛。

第三支——溦山君抬手挽弦,箭矢的尖端正对着北山之上的高阁。

周泽楷立在窗前,默然回视。

于是溦山君一笑,松开手指。白羽迅疾离弦而去——未等它趋近高阁,七条尾巴扬起,尾尖上同时凝起一点焰光。

它们飘起聚拢,互相点燃,很快团簇成一大朵绚烂至极的狐火。七条长尾一扫,这一团火焰便比箭矢更快地冲出,穿破浓郁的夜色。层层焰瓣在行进途中不断绽开,最终在祭坛之前追上了箭矢,一口将白羽吞噬殆尽。

而它去势不减,于祭坛上方轰然绽放至盛极,明亮的花火照彻溦山。一瞬之间,青丘之国如同此刻的人界一般正当白昼。流焰纷扬而下,散落入三座祭坛中。随着另外两尾白羽被点燃,三座祭坛先后亮起,回应般与两座高台相互映照。

射礼完成了。

祭坛与高台之间,平原上的青丘狐族们,此刻抛却了仪式中谨慎和庄重的姿态。他们唱起祈愿的祷歌,上告在千年前的战场上未能归来的族人们:

青丘衍衍,于焉千年。

于焉又一年。

 

仪式算是圆满功成。叶秋松了口气,面露笑意,望着载歌载舞的族人们,对身侧的兄长说:“我们也下去吧。哥哥不能喝酒,也可以用一些点心。”

“我就不去了,点心倒是需要一些。”叶修说着,就想褪下繁复的外袍,“给我来七盘不同口味的。”

叶秋强行镇压了兄长的企图:“祭典还没结束呢,给我穿好!要那么多点心你吃得完吗?”

“……很重啊。”刚刚还箭无虚发的某大妖有气无力地说,露出了平常的懒散表情,“我有一位客人,又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哥哥你很重视这位客人啊。”叶秋替兄长理好被他拨乱的配饰,探询地看了他一眼,“七盘点心不算什么,但你要怎么拿过去?”

闻言叶修精神一振,拇指向后一比,七条尾巴得意地晃了晃:“这还用说,正好七个槽位可以装备啊!”

“……”叶秋面无表情地说,“哥哥,总说这种意义不明的话是不会受欢迎的。”

“没关系,对方听得懂。”叶修心情愉快地回答,然后轻松地从高台一跃而下。

叶秋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句信息量很大的话,应该说从刚才仪式开始前就已经貌似接收了一些不得了的信息……他望着兄长离去的背影,忽然回过神。

“给我等一下!……那个‘对方’是谁啊?!”

 

结果叶修的“七个槽位”还是空着没有装备——叶秋怎么都不同意他一尾巴托一个盘子地溜达过整个场地,原话是:“好歹照顾一下听着你的传说长大的孩子们的心情!”叶修只好端着一个装满点心的大盘子轻盈地掠过月色,从窗口跃进北山高阁中。

阁中毕竟空间不大,叶修落地后就把尾巴收了起来。然而他扫视阁中,却并未发现周泽楷的身影。

叶修想了想,一手托起点心盘出门去。沿着山路走了没多久,他就看见周泽楷静立在树下,俯望着篝火欢歌的平原。

狐妖停步看了一会,才缓步走过去。

“在遍地妖怪的地方乱走,小心被捉走吃掉。”叶修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怎么只在这里看着,不下去玩?”

周泽楷闻言转眸,目光掠过点心盘,落在他的脸上。

“等你。”

叶修一怔。周泽楷已经回过头去,继续眺望平原。

“而且……已经被捉了。”

把人捉走的妖怪只好哑然。叶修瞧了瞧周围,挑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来。他一身装饰华贵的祭典礼服,却坐得毫不犹豫落落大方。坐好后某妖怪一手抱着盘子,一手对周泽楷招呼:“来吃点心吧。”

大概是下午那些果子的缘故,周泽楷到现在也不觉得饿。但他还是依言坐下,先不忙吃点心,而是盯着叶修的身后。

“尾巴。”不见了。

“……只是先收起来了。”叶修拿起一个点心塞进他嘴里,“放心,尾巴丢不了。”

说到尾巴,两人同时想起下午被小狐狸科普的摸尾巴含义。叶修落在对方唇边的手指就停了停,周泽楷咬着点心也顿了顿。然后两人各自收手扭头,气氛微妙起来。

周泽楷默默含着点心咀嚼,心想:叶修知道?不知道?……

叶修坐在一边望天,心想:他知道了。他不知道我知道。其实我也是才知道……

 

此时此刻,溦山君内心活动十分复杂。

首先,他沉痛检讨了族内的儿童教育是否存在问题:两个小狐狸对这种问题是不是关注得太早了啊?现在的小崽子都这么早熟吗?

其次,谴责了某小崽子口风不紧的行为:不要看别人长得好,话就说的那么多。看来很有必要增添一个“语言的技巧”或者“一只狐狸该怎么说话”基础课程。

最后,不得不再次自我检讨:当初不应该一边打游戏一边对弟弟的念叨左耳进右耳出,哪怕被BOSS打死也应该听清楚弟弟到底说了啥……

如果叶秋听见他此刻的心声一定很欣慰。

唇边传来的触感打断了他的沉思。周泽楷吃完了点心,修长手指正拿着一枚桂花糕递到他唇边。

这算什么,交换投喂吗。

两个男人(妖怪)你投喂我一下我投喂你一下的,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啊。

虽然脑内刷过以上弹幕,叶修还是张口咬住点心,接受了投喂。

点心口味清爽,形状小巧可爱,一个也占不了太多分量。叶修这时候觉出几分饿了——下午都在沐浴焚香更衣准备射礼,他还真没怎么吃东西。

其实比较想吃肉……狐妖怅然地望着平原上处处篝火。

“没想到正好碰上祭典,把你拉过来之后也没陪你好好逛一逛。”叶修转过头去看他,“会不会觉得无聊?”

周泽楷摇了摇头。“很有趣。”

“是嘛。”叶修笑了起来,“确实,都是些很有意思的家伙。”

周泽楷也微微笑了笑。他话总是少,黑色的眼睛里却落着星辰,看着人的时候也好像被夜空注视着。

“溦山的景色,我也已经看了有千年了。虽然不至于腻味,有时也会觉得无聊。”叶修平淡地说,“就像是游戏里已经开了的地图,隐藏的成就也都拿到手了……”

“对于我……是新地图。”人类青年回答他。

叶修忍不住笑:“那我是传送点的NPC吗。”

不,你是女主角,或者大魔王,或者哆啦X梦。周泽楷把脑中暂时无解的选择支踢去一边,看似专注地凝视新地图。

“人类眼中的溦山,和妖怪所看到的,有什么差别吗?”大魔王忽然这样轻声说,“真想看看你眼里的我的国度啊。”

周泽楷不由得转过头去。在所有传说故事里都高傲而强大的大妖随意地坐在他身侧,正微笑着看向他。那双不同于人类的妖怪的瞳眸中,确实地映入了作为人类的他的身影。

 

……明明己方还对走哪条路线毫无头绪,对方已经干脆利落地打出了好感度UP的新CG了。

 

被这目光注视着的周泽楷有种被BOSS锁定面向的错觉。他竭力克制脸上升温的热度,坚强地抵挡住了来自BOSS的技能攻击:“游戏……维护。”

“啊。”叶修恍然,“对了,游戏维护应该结束了。”

转移话题成功,周泽楷却没多少开心。看着叶修兴冲冲地站起来,打算拉着他翘掉祭典去打游戏,周泽楷感觉到之前那种莫名的气氛一下子消失了。

那种,仿佛有很多毛茸茸排队柔软地扫过心脏,世界在片刻间裁切为只有两人的场所——那样的只存在了不到一分钟的氛围。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被叶修拉着越过夜色下的群山。

有点失落。


tbc.

BOSS一击会心,撩了就跑……

下章换地图。

评论(26)
热度(534)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