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八)

“为什么?”

叶秋当然不希望兄长当和尚。但一个进入寺院工作没多久的新人,会想着让领导改行吗?

他不由得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去看这个俊美却沉默的年轻人。叶秋从不认为兄长是个容易相熟的人,也不觉得周泽楷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攻克叶修那个高难度堡垒——事实上根据见面以来的印象,叶秋觉得周泽楷此人的沟通难度不下于叶修。

想到这里,叶秋忽然感到有一点违和。他一时无从找出那个令他古怪的细节,便只盯住眼前的青年,催促他的回答。

“为什么你不想哥哥当和尚?如果哥哥不当住持,也没人给你发工资了。”

青年偏长的眼睫轻缓地翕动了一下。

“在这里……”他的语音也是缓慢的,低声说,“叶修不开心。”

叶秋神色有些复杂:“你……还真是很关心哥哥啊。”

周泽楷这才看向他,眼中微微露出一点疑惑,仿佛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重复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我在这里,”青年这样告诉他,“因为叶修在。”

“你是因为哥哥而来的?”叶秋恍然,“那你们……”

他忽然察觉到那一点违和感在何处了。周泽楷和叶修都不是会轻易与他人熟络起来的类型,但从白日所见,沉默寡言如周泽楷却能与叶修交流顺畅,而叶修似乎也已经习惯。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仿佛相交已多年。

叶秋略一思索,试探地问出心中对此最有可能的猜测:“难道你们以前就认识?”

周泽楷一怔,不明白眼前的叶修弟弟为何忽然一脸古怪。他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认识他……很久了。”

叶秋陷入短暂的沉默。

 

在这里必须要补充一下叶秋弟弟的人设:其人打小志向高远,目标明确,平生聪明才智一半拿去当总裁,另一半则致力于扭转其兄的人生轨道。如此虽哪里不对但着实励志的人生,造成此人微妙的有一种事事都在掌握中的强迫症。

现在叶总裁接收到了一条新讯息:一直宅在深山里的哥哥(不知道什么时间)(不知道什么地点)认识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程度的)朋友。

还是一个能为了哥哥跑来这种(叶秋眼中的)深山破庙的朋友。

叶总裁此刻心情有点复杂。

一方面他的理智为此感到高兴,一向独居幽寺的哥哥,有了一个关心他的朋友;另一方面感情上则难免有点失落:往清凉山勤快跑的这么些年,混蛋哥哥居然一次都没告诉我!

但这无疑是件好事。一直以来叶秋都担心,本就天性淡泊的兄长在深山呆久了,会不会某天就看破尘世得悟成道出家去了。若是叶修在红尘里的羁绊多一些,叶秋便觉得哥哥离山外的世界更近一些。就算这是他的自我安慰也好。

从思考里回过神,叶秋的表情变得友善起来:“原来如此。那我就明白了。”

周泽楷:“?”

虽然并不知道叶修弟弟明白了什么,周泽楷还是敏锐查知到对方莫名转变的友好态度,于是回了一个惯用的腼腆微笑。

解除预设的警惕心后,很少有人能在这样的笑容下还保持成见。

“我一直担心哥哥一个人在这里太寂寞。”叶秋不知不觉说出了自己藏在心底的忧虑,“虽然看起来不在乎,但我知道哥哥并不是真正习惯了……如果多一个人的话,也会热闹一点吧。”

周泽楷静静听着,并不插话。叶秋发现这寡言的青年又去凝视溪水了,像是那些空澈透明的流水能带来什么似的。从那沉静的侧脸看,还是很年轻的人啊。

“其实,就算哥哥不当和尚,他也没法离开……原因跟你说也没用就是了。你还年轻,没必要一直浪费在这里。能过段时间来看他就很好。”叶秋叹了口气,“说到底这是哥哥的人生,不必别人替他背负。……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带哥哥离开这座山。”

说到话尾的一句,他压低了声音,口气坚定地自语。因此他错过了那一瞬间,周泽楷陡然沉下去的视线。

【这个人类在说什么胡话呢。】

绕了半座山又漂流回来的睡莲叶片上弹出一个气泡,被戳破时发出呲的一声,像是嗤笑。【那个人不能离开了。】

【离不开啦。】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时间快到了,快到了。】

【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

气泡们吃吃笑了起来。一个气泡从笑声中挤出来,升到周泽楷眼前,而后像是故意一样噗得炸开。

【你也等了很久吧?不高兴吗?表情真可怕呀——】

 

叶秋看见周泽楷忽然抬手在脸前方的空气中用力一握。像是捏碎什么东西似的。迎上他的视线,周泽楷说:“蚊子。”

……还是有点傻。叶总裁第二次在心底评价。

“……你现在住在这里,也要多加小心。”踌躇了一下,叶秋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这位好心但有点呆的年轻人注意安全,“这座山有点古怪,可能会有一些……怪力乱神的事。”

人生信仰是科学的叶总裁艰难地如此描述。

有点呆的美青年歪了歪头,像是没听懂。

“以前有个老头子说过,这座山里有妖怪。”提到那位不靠谱的长辈,叶秋皱了皱眉,“说来抱歉,之前我刚看到你时,还怀疑过你——不过哥哥让我不要多想,说不是长得好看就是妖怪。”

周泽楷有点脸红。叶修夸我长得好看,他想。

叶秋没注意到他。大概对自己的多疑感到不好意思,叶总裁咳了一声,想迅速地带过这个话题。

“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他不放心地叮嘱,“虽然哥哥不说,但他一定瞒着我什么,所以才要求我晚上睡觉后不要出门……”

周泽楷忽然抬起眼看过来,让他不由得停下了话语。

……怎么回事。叶秋有点茫然地想,刚刚这里——有这么安静吗?

“……晚上?”眼前的青年直直看着他,低声重复,“前辈说了什么……?”

此时已入夜。叶秋到现在才发觉这一点,疑惑地扫了眼悬于头顶的夜空,又看了看落了星子的溪流。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步从黄昏跨入深夜,也仿佛是一秒从虫鸣、风动、湍流的山间小调跌入全然寂静的深潭。这其中的过渡,则完全没有记忆。

似乎很多存在正屏息,为了听叶修的一个回答。

“……哥哥说,晚上不要开门,不要去院子里。”叶秋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哥哥还说,可能会看到奇怪的东西。”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发觉自己回来了,回到了满是风声、跫音、流水声的夜晚山间。

而在所有流动的声响中,周泽楷无声地站在一步外,是此方天地中唯一静默。

 

【你被发现啦。】

一个气泡戳破自己,悄声说。

 

叶修发现自己只掉线了一会,弟弟与新员工的关系就不再是(叶秋单方面的)剑拔弩张了。

新员工端了茶来,安静坐在一边不说话。叶修缓慢移动去长桌另一边,戳了弟弟私聊。

“怎么,不觉得人家是妖怪了?”

茶叶还是叶秋今天带来的出差地特产之一。叶秋自己喝了一口不太习惯,放下杯子,睨了兄长一眼:“世界上本就没有妖怪,哥哥你科学一点吧。”

“……跟我说长得好看就是妖怪的是谁啊。”

“哥哥你有分别心了。”叶秋见缝插针,“你就承认自己没有当和尚的慧根,早点放弃吧。”

“又不是我自己想来当的。”叶修叹口气,当作没发现话题已经被弟弟转移了。

长桌对面,周泽楷双手笼住茶杯,沉默地垂下眼。

到了晚间,各去洗漱睡觉。叶修在门口拦住抱着被子想挤进房间的叶秋,驳回了他一起睡的要求。

“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跟哥哥一起睡,”叶修无情地说,“怕黑就开灯。”

说完他啪地关上门,把“混蛋哥哥!”诸如此类的抱怨和弟弟一起反锁在门外。

一回头就看见周泽楷端正地坐在铺好的被褥上,抬着头安静地看向他。叶修难得感到一瞬的窘迫,然后立刻就放松下来,和平时一样懒散地笑了笑。

“反正咱俩也不是第一次睡一起了,我就不客气了。”

闻言周泽楷微微一愣,忽然移开视线,不再看叶修,搭在膝上的手指微微收紧。仔细看时,耳廓都红了点。

脸皮也太薄了,叶修不由得想,明明毛那么厚……

一想到毛茸茸,叶修默默放弃了调笑小年轻的念头,规规矩矩地拉过被子关灯睡觉。夏夜的山间仍有凉意,僧房的住舍又是设的地铺,半夜时仍得裹一层薄被。叶修侧着身,在黑暗中睁着眼,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布料的摩挲声。大约是周泽楷也拉开被子躺下了。

但愿这一晚就这样平静地过去。叶修闭上眼,脸颊蹭了蹭被面,等待慵倦的睡意从意识深处浮起。

三秒后他发现自己不适合许愿。

毛茸茸——毛茸茸的、很大一块的、带着暖意的——毛茸茸,贴上了他的后背。

是新员工入住当晚就由住持亲手确认过的,手感相当优质的毛肚皮。

叶修的身体僵住了。他此刻非常希望自己已经睡着了,最好是深度昏迷程度的睡眠。但不仅毛肚皮贴了上来,毛茸茸——柔软的长耳也垂下来,盖住了他半张脸。

好想昏迷。

叶修顶着巨大的毛茸茸的压力,在黑暗中面无表情地想。但现实并不打算放过他。

“前辈。”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离得很近,近得让叶修怀疑耳朵动一下就会碰到某张三瓣嘴。

“前辈……发现了啊。”

 

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平静。



tbc.

叶秋弟弟教你如何用直男思维解释关系似乎不清不楚的两男男(x

不要再给小周打助攻了!作者都看不下去了……(。


评论(43)
热度(533)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