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四)


按游戏里的分类法,遇到周泽楷之前,叶修的人生里只出现过两类人,绿名和黄名。

绿名是在乎的人,黄名是路人。

他交游的人不多,后来因故隐居在深山里,亲近的人就更少了。叶秋自然一直是绿名,叶家叔公一开始是黄名,后来慢慢也变成绿名。

这种分类方法虽然简单粗暴,却明白有效。年幼的叶修虽然看着万事不关心的样子,却对分辨他人的善恶十分敏锐。大约也算一种天赋技能。

叶家叔公刷了他十多年的好感值,总算变成队友。可见叶修的好感值十分难刷——他对别人很少有负面情绪,因长居幽静之所更为冷静自制,但见过的大部分人也仅仅停留在路人水平。况且是拿妖怪恐吓小孩又拆散兄弟俩的老头子,一开始就已经打上了戒备标签。

周泽楷出现的时候是应聘,相当于来组队的,自带队友buff。何况他长得好看,很好看。哪怕刷boss也是颜值越高越激发通关动力,颜值超标的队友自然更赏心悦目。性情也温和,虽然话少但好相处,叶修又自觉把小年轻拐深山里和他一样的耗费青春有些抱歉,[删除]看着又有点傻[/删除],算是难得激发他的保护欲和引导责任感。这趋势,明显是朝着黄名变绿名飞速而去的。

偏偏周泽楷当晚就糊了叶修一脸毛茸茸。

有点变绿的黄名哗啦一声变成红名。

这还没算完。

虽说叶修打小就听了一路【妖怪要来吃你】,也直面了许多年这座山这间寺的各种灵异之处,但他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妖怪光天化日下戳到眼前还是头一次。没点戒备简直对不起他被强行心理阴影的这么多年。

然而周泽楷本人……本妖看起来颇为无害,无自觉卖萌技能满点,时不时角度完美地刷个颜值,主动干活兢兢业业投喂住持,好感度就在叶修无力阻止下一路上升。人生副本里周泽楷头顶的ID就在红,黄,黄绿,之中走马灯似的切换着。

简直看着心累。

 

一个妖怪,孜孜不倦地刷食物的好感值,这是怎样一种敬业的精神。——BY叶住持

叶修他还不懂。只有刷满了好感度,才能下口啊。

 

半夜,银轮皎洁。

叶修睁着眼等到这么晚自然不是赏月的。不出所料,过了一会,庭院对面的房间传来了动静。

他翻身跃起的瞬间自我感觉此时此刻敏捷点满,可惜没法发动潜藏技能,只好悄悄推开一条缝隙,向院子里看去。

此时月至中天,银光泼了一地。新员工的房间推开一小半,门后探出了半张毛茸茸的脸。

叶修下意识屏住呼吸。

似乎是确定了外面没有人,拉门推得更开了些。叶修眯起眼仔细看了一会,周泽楷的房间灯关着,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像是某种大型动物……

门已经完全拉开。先出来的是一个毛球,从漆黑的房间里钻出来,被月光镀了一层银边,看起来手感甚好。毛球后是一大片看起来就很软的毛茸茸,几乎填满整个门口,还在费力地往外挤。门框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如果坏了就从工资里扣修理费。

叶住持在心里记了一笔。

这个过程不太顺利,那团毛球抖了抖,然后似乎垂头丧气一样垂了下去。毛团底下撑起两条后肢,扒拉住门槛向外用力拔。

……那个毛球,是尾巴么。

毛团还在努力地把自己往外拔,最后用力过大整个滚进院子里,撞到假山石上,发出闷闷的一声响。

院子里的妖怪和门后的住持都吓了一跳。

大毛团翻个身跳起来,顾不得摸摸撞痛的地方,唰的向叶修的房间看来。叶修已经机智地退开一边。

院子里又恢复了寂静。叶修凝神静听了一会儿,没忍住又扒在门边往外瞧。那只巨大的毛团已经端端正正地趴在院子中央,毛茸茸的身体在夜色中摊开,似乎为了最大限度地照到月光。体型巨大的妖怪有两条长长的耳朵,一条黑的支楞着,另一条白的耷拉下来,耳朵末梢正被拽在主人的爪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

叶修觉得有点眼熟,这手法,跟白天周泽楷拍被单一个样。

刚刚那样撞进院子里,大概是碰了不少灰吧。果然很爱干净啊,这位妖怪先生……

不过,种类倒是确定了。短尾巴,长耳朵,虽然花色不太常见——原来是兔子啊。

怪不得吃素。

兔子妖怪在他的注视下歪了歪脑袋,三瓣嘴动了动,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然后伏下身,把耳朵拢在前爪下。

好大只。

好软。

想摸……不对!

兔子妖怪吃人吗?叶修竭力驱除被萌到的心情,冷静地思索着。

不知为何,叶修觉得大兔子看起来有些消沉。虽然在眯着眼晒月光,脊背也温顺地伏低着,可默默望着夜空的模样明显有什么心事。

虽然这样的形容哪里有问题……这只兔子的身影,看上去蛮忧伤的。

而我为什么要大半夜不睡在这里思考一只兔子忧不忧伤呢?叶修坐在门后沉思。他觉得自己也要忧伤起来了。

兔子有兔生要思考,人也有人生要纠结。叶修最终决定还是去睡觉了事,于是向门缝里瞄了最后一眼。大妖怪懒洋洋地趴成一块蓬松的兔毯,正在无聊地拨弄两条长耳朵,似乎想打个蝴蝶结。

会心一击。

然而我并没有被萌到。叶修严肃地盖上被子,在梦里被一片毛茸茸淹没了。

 

第二天醒来,叶修回想了一下昨夜的情景,几乎能听见他的好感条在叮叮叮地往上窜。简直拦都拦不住。

不是我方太松懈,而是敌方太犯规……太犯规。

推开门一看,庭院里晴光明媚,除了几块被压得有些蔫的草丛,看不出任何痕迹。周泽楷的房间还关着门,似乎难得起迟了。

叶住持在念念经清个心和打游戏之间犹豫了一秒,果断选择了后面一个选项。

等他再一次推开门,周泽楷已经起来了,蹲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不知在捣鼓什么。叶修走到他背后看了一会,目光落在他的……裤子上。

那里鼓出了一团。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把正在埋头工作的年轻人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看过来。叶修对他无害地微笑:“你后面肿了。”

周泽楷:“……”

周泽楷手忙脚乱地站起来,狼狈地捂住裤子后面,张了张口又闭上,脸部严重升温。无良前辈淡定地欣赏了一会新人手足无措的样子,一脸理解地说:“被虫子咬了?好大一个包啊。”

拽着裤子边的英俊妖怪胡乱地点了点头。然而住持大人还不放过他:“这么大包,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子。你自己肯定擦不到吧,我来帮你涂点风油精?”

周泽楷还点着头,听到最后一句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摇头。

“跟我客气什么。”

“不用了……”

“那可怎么行,这么大包怎么能不早点处理呢。”叶修凑近他,严肃地盯着小年轻通红的耳廓瞧,“不能讳疾忌医啊。”

这个成语好像用错了。两个人同时想。不过这不是重点。

周泽楷已经快退到贴着门,两手捂住藏在裤子下的绒球,绝望地发觉尾巴毛炸得更欢了。他睁大眼睛竭力(以眼神徒劳地)阻止靠近来的住持大人,凭借身高差低头以目光表达拒绝——尚未传达到。

“真、真的不、不用……”他结结巴巴地说,忽然灵光一闪,机智地回答:“是摔到了!”

“哦……”叶修摸着下巴意味不明地看着他,“摔到了就涂红花油吧。”

周泽楷发觉自己机智的方式错误。

幸好下一句叶修就退了开去:“不过寺里没红花油,回头让那边带点过来吧。”

说完,住持大人似乎心情很好地走开了。周泽楷松了口气,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又有点说不清的小遗憾。

他靠在被昨晚的自己挤坏的门上,抬起手擦了擦额上的汗。

……如果是前辈,也想被摸尾巴。

但是这个发展怎么就不太对呢。兔子先生忧伤地想。

 

坏掉的门最终还是被叶修发现了,虽然周泽楷勉强把它复原到还能用,不过报废也就是迟早的事了。住持大人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溜达着去后院找员工吃饭。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专注素食。

叶修吃得快,点了支烟看周泽楷安静地进食,忽然没头没脑地感叹:“……都像你这么喜欢吃素,世界就和平了。”

周泽楷咬着块萝卜抬头:“?”

“没什么,”叶修咳了一声,“我是说,你吃素真是太好了,就算饿着大概也不会想吃我……”

话没说完他就看见周泽楷唰的放下碗,连萝卜都忘了,两眼闪亮亮地看着他。

“……”

那种灼热的视线微妙的好熟悉啊……啊这就是食欲之光吗。

果然还是吃人啊你这不守清规的妖怪!就这么想吃我吗!

 

叶修面无表情地灭了烟:“房门维修费从你工资里扣,双倍。”

 

 

-tbc-

住持大人你也没怎么守过清规啊……

叶修:说好的吃素呢。

小周:^q^

 

我的lofter陷入了403 Forbidden循环……这章是用iPad网页版发的不知道排版会不会乱掉TVT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评论(98)
热度(728)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