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三)

『妖怪要来吃你了。』

叶修从小长到大,这句话听了无数次。最初是与双胞胎弟弟一起入睡,枕畔忽然响起。他坐起身,空洞的声音在黑暗的室内盘旋,年幼的弟弟毫无察觉地安睡着。

而后这声音逐渐增多,无孔不入。庭院的石头下,书房的矮柜里,养着睡莲的水缸升起蚊呐。和弟弟比赛爬树,在枝头的叶片底下响起相似的话语,因为被吓到脚一滑掉下去。

弟弟始终没有发现那个声音,如常地玩耍嬉闹。听见声音的只有自己。年幼的叶修缺乏紧张感地想,看来会被吃掉的也只有自己。

所以当叶家的叔公,那个在家庙里隐居了几十年忽然回家的老人向两个孩子弯下腰,问你们谁愿意被妖怪吃掉时,叶修在弟弟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一步跨出去,把茫然的弟弟护在身后。

之后镇压弟弟的挣扎反抗,小小的叶修也只是平淡地说:“我比你好吃。”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啊!”

“凭我是哥哥。”

因为那些声音只来找自己,所以自己应该比弟弟更符合妖怪的口味。看着本该被关在房间里的弟弟一边哭得眼泪糊了满脸一边不死心地追在轿车后面,直到被甩开太远变成小小的一点。那时候年幼的叶修心想,幸好是我比较好吃。

至少自己如果将被吃掉,也不会哭得这么难看。

感谢妖怪先生的好眼光。

 

感谢如果迟了二十年也会变成尴尬。

叶修把梦中孪生弟弟那张稀里哗啦的哭脸从脑海中推到一边,从方丈室的地板上坐起来独自低气压。为什么迟了二十年才来!他现在完全没有被吃掉的心理准备。

被从家里接到这座寺庙中时,他本以为很快会被吃掉。然而叔公只是让他随自己读经看云喝茶浇花,哪怕他在棋盘上睡着了口水糊了一脸,也不曾加以斥责。

只是不被允许离开这间寺庙。

其他方面的纵容,像是在弥补这一点一般。在成年以前,叶修不曾踏出这座山一步。幸好他天性懒散淡泊对报复社会毫无兴趣,没有养成扭曲黑暗的boss心理。

叶修成年的那一年,叶家叔公去世了。叶修按遗嘱第一次踏出清凉山,是抱着老人家的骨灰盒,印象深刻的只有失去树荫遮挡而过于灿烂刺目的日光,和一早等在山脚看见他立马扑上来的弟弟那张毫无长进的哭脸。

山外的世界,并不特别吸引人。

他这样想的同时,也知道自己潜意识在避免对山外的人世产生太多兴趣。既然自己终究要返回那间寺院。

与斯世的联系,最后体现在了其他方面。

十六岁的叶修,成为了一个游戏宅。(在叶秋无力的试图阻拦下)

感谢科技社会,感谢进步的生产力,感谢无线网络和X天堂X雪X尼,etc.

至于没有预约就上门还隐瞒身份让他没能完成【被吃掉前的心理建设】的妖怪先生,不感谢。

至少也要等他开荒完最新的那个副本吧……啊还有预告中将推出的下个副本下下个副本……说起来今天的日常还没做。

第一次出山的结果是扫荡了一堆游戏碟和新款游戏机搬回寺庙的叶住持冷静从容地打开了游戏。

 

周泽楷觉得这个世界,对妖怪太不友好了。

提前出关会影响到体内的灵气循环,他做下决定前就已经知道。但他没想到具体的症状会表现在化形的不稳定上。

比如初来乍到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露出原形,毛茸茸的长耳朵糊了叶修一脸。甜蜜蜜(?)的早安问候全部化成泡影,大兔子扒拉开房门艰难地把身子挤出去,尾巴毛差点卡在门缝里。终于移动到走廊上,还舍不得关门,在门口蹲成毛茸茸的一大团,寂寞地看了一会叶修的睡脸,惆怅地知道短期里不能再跟他一起睡了。

【在对方醒来之前装睡并展现最美好的睡颜给刚醒的枕边人造成视觉心灵双重冲击】作战失败。

其实还是实现了一半的,半夜。当然周泽楷不知道这一点,并且展现了最毛茸茸的睡颜。不过冲击倒是足够,在各种意义上。

总而言之,第二天装空调时周泽楷没有做出任何行为试图阻拦。毕竟毛太多在夜里也是很热的。他偷偷观察了叶修一天,发现对方依然在专注打游戏和宅,表情也是懒散如旧,没有什么异常,除了让他搬一堆经书。不过作为一个立志混进寺院当和尚(no剃度)的妖怪,周泽楷毫无压力。

这天夜里他睁着眼等叶修睡下,才偷偷爬起来,化出原形。妖怪以妖体修人身,自然也是原形时恢复快一些,尤其在月华如水的深夜。大兔子在房间里抖了抖耳朵,把长长的耳朵顺顺地贴在背上,整个缩成一个团,才准备就这样从门口挪动进院子里,就听见对面仿佛有些动静。

周泽楷微微一惊,保持着兔团的状态屏声静气等了一会,才小心地用前爪拨开一条门缝。院子里静悄悄的,叶修的房间黑乎乎的,毫无异状。

周泽楷松了口气,又有点寥落。

趴在院子里晒月光时,周泽楷想,慢慢来也没关系,总有一天,可以让叶修看到这样形态的自己也说不定。

——但不是现在。

所以当周泽楷起来时发现身上出现了一些小小的问题——……人类形体的尾椎处冒出了一团毛茸茸的……球。

俗称兔尾巴。

他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面无表情)

似乎是昨晚月华吸收太满体内灵气溢出。周泽楷尝试把尾巴按进去,结果就是两只耳朵从头上弹出来,还是与本体无二的一黑一白。

取舍之下,周泽楷只好选择了不太显眼的短尾巴。

这个世界对追求真爱的兔子太不友好了。周泽楷烦闷地拨着藏在宽大T恤底下的毛球,不开心地想。

 

叶修熟练地刷完日常,去厨房倒水喝,一推门就和昨晚才确定身份的妖怪先生照个对面。他愣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打了个招呼:“早啊。”

周泽楷一对上叶修眼角眉梢就春暖花开:“早上好。”

——这表情之前看着是真诚热情,现在看着就觉得太热情了。这就是看食物的目光吗?是不是太热烈了。连问候都比他多个字。

叶修一边想这种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一边对自己是否太粗神经而反省了一秒钟。沉迷游戏以至于忘了对面就住着只妖怪这种事,能证明的只有对游戏的确是真爱吧。

比起之前的试探猜测,确定后叶修反倒平静了下来。这种心态大概是等了二十年的债主终于姗姗来迟,有种已经落入碗底的安定感,干脆心平气和。

而且他是没法离开这座山太久的,正好连逃跑都不用想了。

周泽楷还不知道叶修已经迅速果断地放弃抵抗掉进他的碗里,他现在主要担忧的问题还是裤子底下那团毛球。虽然已经用宽大的T恤和松垮的休闲裤进行双重掩盖,但本能的反应还是很容易露出破绽。

妖怪是不需要掩藏情感的存在,和人类不同。尾巴和耳朵尤其忠实反映这一点。

例如现在,当叶修一边和他说话一边越过他去拿水壶,靠得有些近温热吐息似有如无掠过耳垂——周泽楷感到裤裆里那条东西蓬松地炸了起来——后面那条。

幸好他的尾巴长度不足以像猫和狗那样摇个不停。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捏着裤子侧边用力压制蓬起的毛球,脸颊却红了。叶修倒完水就看见他的妖怪员工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容在晨光中英俊地沉静着,过于宽松的T恤领口露出白皙肌肤,锁骨优美的线条向衣服底下延伸。

简而言之,颜值爆表。

犯规啊。叶修想,都给你吃了还色诱做什么,我要报警了。

 

 

-tbc-

白耳朵黑耳朵,左耳碎霜右耳荒火【不是

有姑娘要标题tag,那就悄悄打个标题tag///

评论(58)
热度(76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