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二)

(二)

 

叶修诚然非常人也。

在毛茸茸围城中,他僵硬了没多久就睡着了,并且睡得不错。

没办法,新员工的肚皮太软了。轻易地向毛茸茸投降的叶住持不负责任地想。

他醒来时已是一切如常的第二天。朝阳在窗,手足俱全,没被吃掉,可喜可贺。

叶修顶着一头乱翘的短发坐起来,对着窗口发了会呆。他的房间没有床,为了凉快在木地板上铺着地铺。另一半被褥已经收拾整齐,看来这间寺院另一位居住者已经起床有段时间。

也许已经离开了?觉得他不好吃就放弃了什么的……叶修爬起来,轻轻推开门,光着脚移动到走廊上,向庭院一看。满院子迎风招展的布料,和衣架之间一只系着围裙的周泽楷。

一下子从灵异夜谈跳进生活日常频道,叶修木然地看着居家气息浓厚的年轻人动作利落地拆洗积灰的被单。围裙上有只竖着耳朵的兔子,是某次商场购物的赠品,一派清新粉嫩少女风。搭配俊美青年的削腰长腿,愣是穿出一种妙不可言的反差萌。

再怎么萌也是妖怪。

寺院荒废许久,除了叶修的房间以外都疏于打扫。周泽楷要住进来,清洗一下原房间的生活用具也很正常。

大约是只喜欢干净的妖怪。

干净白皙的妖怪转过头,一眼抓住他。

“早上好。”

“……你也早。”

妖怪都这么懂礼貌,叫人情何以堪。被周泽楷的笑容会心一击,叶修所剩不多的戒心又消除去一大片。

他叹口气,趁着床单被风吹起盖了周泽楷一脸,溜回房间关上门。

 

叶修翻出昨天顺手放在书桌上的简历,右上角照片中,青年腼腆文静地微笑着。那时他就是多看了照片一眼——或许是好几眼,完全没看其他资料……真是失策。

现在他仔仔细细地把这份简历重新看了一遍。应该昨天就察觉端倪才对,有房有车高学历,看起来也不差钱,这样的家伙跑来深山古寺是看破红尘了吗。虽说叶修本来也没想招个和尚——他自己就不合格,只算挂名,但这种超出水准太多的,整个就透出古怪的气息。

或许简历是假的,叶修心想,倒回去又瞄了眼学历一栏。清凉峰高等学院战斗系枪械科硕士毕业,所以说一个硕士生想不开跑来当什么和尚……

重点不是这个!

室内空调开得很大,叶修还是唰的流下冷汗。

清凉峰……不就是这座山么!他怎么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开了一家学院!

更不用说这种毫无和平气息的科系名。

果然还是妖怪……不过,妖怪学枪械?


敲门声响了三下,虽然门并没有锁。

叶修飞快地把简历塞进被子底下:“请进。”

周泽楷端着盘子站在门口:“看见有厨房……”

 

『看见前辈家里有厨房就擅自使用了一下,做了些点心,还请不要嫌弃……』穿着围裙的后辈学妹羞涩地低下头。

 

——不这不是游戏。这种微妙的既视感真是够了。

叶修把以前无聊时打到的游戏画面丢出脑海,沉默地端起碗。煮得恰到好处的粥泛着饱满的香气,隐约的菜叶增添了营养值。自从有了外卖后,他很少使用厨房。米也就算了,这蔬菜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他的新员工的妖怪种类是田螺姑娘……汉子吗。

叶修抬起头看了眼,周泽楷安静地喝着粥,面容柔和。

——田螺是没有毛茸茸的肚皮的。

叶修冷静地想,努力逃避自己最后一点戒心也被击碎的现实。

 

“今天天气不错,帮忙晒点书吧。”

吃过早饭,叶修对他的新员工提出了第一个工作要求。

“……”周泽楷打开书柜,然后对着堆得满满的一柜子金刚经沉默了。叶修倚在柜子上,歪着头打量他的表情。

“好多……”

“修身养性。”叶修仿佛知道他想问什么,笑眯眯地回答。

叶修批发了三柜子的金刚经,当然不是拿来修身养性,而是当消耗性暗器囤的——跟游戏里囤装备一个样。他在这间寺庙住了许多年,用掉两柜子。最后这柜子算是余粮。

希望不至于今天全用掉。

周泽楷侧头,看了叶修一眼。叶住持还是一副懒散的模样,盯着他瞧的两眼却兴致盎然。周泽楷顿了下,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叶修突然感到一点心虚。

周泽楷默不作声抱起一摞经书往外走,叶修跟着走了两步,折回去也抱起一叠经书。天气确实不错,延伸的石阶饱浸日光。阶上铺了白布,经书摊开来放整齐,周泽楷放下最后一摞,才起身又被叶修按着坐下去。

“你坐这边。”

周泽楷不明所以,依言坐下。经书绕着他围了一圈,毫无反应。叶修蹲下来看了他一会,又拉着他的手放在书面上。

周泽楷:“?”

山间静悄悄,风拂开书页摩挲经文。

果然不是妖怪嘛。看来最近打游戏太晚了做了奇怪的梦啊。叶修松了口气,把青年拉着站起来,笑着对他说:“下次捏造学历也写个靠谱点的嘛。”

周泽楷:“……”

“放心,就算你小学没毕业我也不会歧视你的。”叶修安慰地拍拍他的肩,然后一个人先往回走了。

周泽楷独自站在原地,良久,抬起手。

山风忽尔一静。火焰包裹的子弹穿过层层叠叠树叶斑驳的影,精准地击落百米外的大树枝头一颗果子。几只鸟被惊起,雪白翅膀掠过绿海飞离。

枪械科第一名毕业的成绩,今天也没有退步。

……

学历确实是真的呀。

妖怪硕士生有点委屈地想。

 

叶修松了口气,感觉平静的宅居生活又回来了,因此今天也在愉快地打游戏。期间兢兢业业的新人打扫了院子又敲了钟,又供了香,然后又去准备午饭。在周泽楷到来之前,叶修昼夜颠倒三餐不全,生活完全不健康。如今看到小年轻这么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他也不好意思说出类似“午饭懒得吃”这样的话。

周泽楷的身影第五次经过走廊后,叶修还是放下游戏去帮忙准备午饭。

“我们可以叫外卖。”

周泽楷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外卖……这里?”

“……”

无法合理地告知外卖的来源,叶修只好乖乖洗菜。周泽楷愉快地切葱丝,将现在的情景代入了人类社会科普读物里夫妻分担家务的图片,顿时感觉大把的砂糖撒进心底。他悄悄看了眼叶修,那人慢吞吞地冲洗菜叶的根部,表情并没有不耐烦。

在学院里兼修了大多人看成无用的人类食物鉴赏课还考了等级证书,现在看来并非毫无用处。

一边这样想着,他把葱丝丢进锅里,开始点火。

等一下。

在掏出武器点火的前一秒,周泽楷及时地停下了动作。叶修见他站在锅前发呆,凑过去问:“怎么了?”

“火……”

“啊,煤气没有了。”叶修伸手试了下开关,皱了皱眉,“也是,好久没用了。”

“……”

“早上还能用是吧?”叶修转过头向周泽楷求证,后者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办法了……”

周泽楷抿了抿嘴。早上的粥并没有用到煤气。书本上的知识和实践中并不相同,妖怪的世界和人类社会也并不相似。在学院里,他们可以有很多点起火焰的方式,也从不需要冰箱——深山的精怪自带制冷功能。

而在叶修面前,他所熟知并掌握的一切能力,都无法坦白展露。

这使妖怪先生感到一点挫败。

叶修打完外卖电话回来,本准备着应对“外卖是哪里来的”一类的质疑,却发现新员工对着一锅菜发呆。

“你怎么了?”叶修探过头,发觉周泽楷的表情有些低落——虽然那张脸没什么表情,但他下意识这样觉得,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这次真可惜呢……下次再让我试试你的手艺?”

然后,他看见那张脸顿时亮了起来——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

长得好看就是犯规。叶修想着,又拍了拍他的肩。

 

“你还真是喜欢吃素啊。”

午饭是三荤四素,考虑到新员工初来乍到,叶修特地多叫了几个菜。周泽楷并不挑食,但筷子从头到尾都没碰过荤菜。

周泽楷笑了笑,算是默认。

这么乖,他怎么会梦见对方是妖怪的,叶修叼着筷子想。就算是妖怪也是吃素的妖怪,完全不可怕嘛。

“我看你条件也不差,怎么想起来跑寺庙里?万一我真让你当和尚,剃了头发就一点都不帅了哦?”

周泽楷瞄了瞄叶修的头发,回答:“修身养性。”

叶修:“……”

不过能够不剃头发,周泽楷还是很高兴的。妖怪和人类不同,剃了毛就好像当众裸奔,就算只有顶上秃了一块也很羞耻。

叶修想象了一下周泽楷光着头的模样,不得不承认就算他帅得能hold住这个造型,也还是太奇怪了。

他叹口气,还是说:“我知道这里是很无聊的,所以也不跟你签什么合约,哪天你不想呆了就跟我说声吧,我还能多附赠你一个月工资呢。”

周泽楷定定地望着他,轻声问:“那你呢?”

“我怎么。”

“你不走吗?”

叶修懒洋洋支着头,看起来不是想回答的样子。他沉默的时间里,周泽楷开始在心里复习《如何不踩到你喜欢的人的雷区一百条》,幸好最后叶修还是开口了。

“你看到寺名了吗?知道口十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吗。”

周泽楷诚实地摇头。

“意思是口中含着十,世间圆满十全十美——”叶修对着认真听讲的周泽楷微微一笑,“骗你的。”

周泽楷:“……”

“口加个十,不就是个『叶』嘛。”叶修笑眯眯地逗小年轻,“所以你走没关系,我可是要一直在这里的。”

周泽楷沉默了。这不能怨他,妖怪世界通行的还是繁体,对简体字不熟。但这一刻,叶修懒散温和的表情,却让他想露出其他的表情——毫无表情和露出笑容之外的。

但他并不熟悉人类的表情系统,便只能以面无表情的模样,向对面这个人承诺:“我会陪着你。”

叶修惊讶地眨了眨眼,笑容不变:“啊……谢谢。”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一个妖怪向一个人类做出承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分量。

 

叶修从睡梦中忽然醒来。

大概空调开得太凉了,他站起来找遥控器,又踢到游戏手柄,一时摸不到灯的开关,只好先推开门,想借一下月光。

夜风轻柔,一庭皆无虫鸣。叶修打了个呵欠,终于发现了哪里存在异常。

庭院对面,是周泽楷的房间。

现在那个房间亮着灯,透出一团巨大的阴影。在叶修的注视下,那团影子中弹出两条小一些的长影,然后慢慢的……慢慢地竖了起来。

好像耳朵……

疑似长耳朵的阴影轻微地抖动了一下。

叶修唰地关上门。

 

拜托,他想,这也是个梦吧……!



-tbc-

叶修大大主要打格斗类,恋爱类游戏只是很久以前出于好奇这一游戏种类而试玩过,很快放弃了(因为操作性不强)

评论(53)
热度(755)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