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一)

*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虽然迟了这是贺文

* 虽然文名是这样但其实两个都不是和尚【。不这不是欺诈【。


 


招聘启示


本寺招管理香火杂务的和尚一名,包吃住,工资面议。学历无要求,识字就行。

口十寺

X年X月

(小字)长得好看的优先。

 


周泽楷捏着简历,规规矩矩地坐在客堂里。初夏的日光被树的枝叶挑拣出一块块小碎片,从玻璃窗里扔进来,一地金光闪烁。

周泽楷盯着光斑不出声。不大的客堂古色古香,灰尘缓缓漂浮在光线里。

门吱呀一声开了,面试官站在门口,懒洋洋地抬了抬眼,一只手挠了挠头发。

“不好意思来迟了点……你就是揭榜、不是,来应聘的那位,周同学?”

周泽楷站起身,点了点头:“是我。”

顿了顿,他又补充:“你好。”

“不要紧张,”穿着T恤大裤衩光脚踩着木屐的青年笑了笑,“我是这里的住持,叶修。”

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来应聘的周泽楷拘谨地笑了笑。

“咳我们开始面试吧。”叶修在他对面坐下,周泽楷把简历递给他。叶修拿在手里看了看,周泽楷觉得对方重点看的是上面的证件照。不过他准备万全,证件照也选的是最帅的一张。

“第一个问题,我抽烟你不介意吧?”

周泽楷愣了愣,回答:“不介意。”

叶修掏出烟叼在嘴里,爽快地站起身和他握手:“好的你合格了。”

周泽楷:“……?!”

“小伙子,四肢健全不怕鬼,跑到这种深山野寺里挥霍青春,多么令人感动的精神啊。”叶修笑眯眯地说,目光在年轻人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长得也不错。”

周泽楷脸红了。他不怕鬼,可能鬼还要怕他。不过重点是最后一句。

“唔,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

“等等,你都不问工资待遇吗?”

周泽楷好像才想起来似的,腼腆地微微一笑。

叶修心想这也太好骗了,陡然生起一种引导无知小青年的重大责任感。他一边点烟一边教导:“这可不行,下次得问清楚了再签约。不过我这好像也不用签约……总之走入社会你会发现大人的黑暗可是很多的,必须小心谨慎……”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往山上走,心想,也没有下一次了。

 

周泽楷觉得他这么简单就被录取了,原因应该是最后一句。一想到叶修特别喜欢他(的脸),周泽楷内心就安定地飘起小花。

书上说人类是容易被皮相迷惑的生物,先看脸再谈心,然后不就水到渠成。

出师大捷。

可惜来之前准备了一堆人类的证件(学历倒是真的)基本都没用上,身份证市民证房产证驾驶证上的照片也都是按人类普遍审美标准拍的……

周泽楷遗憾地想。

叶修则心想,告示贴了一个月总算有愣头青撞进来了,怎么能放跑。

山径幽折,一路分枝拂叶。叶修踩着木屐走得啪嗒啪嗒,周泽楷西装皮鞋悄无声息。好几次叶修以为他跟丢了,不时回头看他一眼。

好不容易来了个劳动力,千万不要被狼虫虎豹叼走或吓跑啊……

周泽楷见他回头,对他微微一笑。青山碧水,春风拂面。叶修猝不及防被闪了下,默默回过头去。

周泽楷心情更好了。

叶修不停回头看我,果然是很喜欢我(的脸)!

 

周泽楷的行李不多,一个手提箱就解决了。虽然面试还带着行李这件事本身就很有槽点,但叶修下意识忽视了。

“这个房间是你的了。”叶修推开门,被抖落的灰尘呛了一口,“如果你不喜欢这间,其他也随你挑,反正现在这里只住了我们两个人。”

他回过头,莫名其妙地发现新拐来的年轻人脸红了:“天气太热了吗?”

周泽楷正想摇头——

“只有我的房间有空调,要不先跟我挤一晚?明天打电话喊人来装空调。”

点头。

“你的脸更红了,有这么热吗?”叶修有些疑惑地嘀咕,然后说,“那你先收拾东西吧,我去定个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

“素的。”

叶修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虽然我们这是寺庙,但其实只是想找个打杂的……咳咳不是,总之你不用特意吃素的。”

周泽楷笑了笑,再次肯定:“素的。”

“……好的,我知道了。”叶修挠了挠头,“那就素冷面吧。”

周泽楷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后,推开门走进房间。

手提箱放在地板上,在寂静的房间中沉闷地响了一声。如同投入潭水的石子,激起不可聆听的窃窃私语。

雾气向房间深处逃去。

周泽楷低声说:“安静。”

真正意义上的寂静重新笼罩了整个房间。

窗户反射出晚霞的流动。在柔和的黄昏光线中,他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瑰丽的色泽。

 

“两份素冷面,不要辣。”

打完电话后,叶修重新点了一支烟,慢悠悠晃出后院。沿着后山的小径一直走到水边,溪流里飘着竹叶的舟帆。虫声一直响到屐齿之侧。

晚霞流泻愈急。算算时间,差不多到了。

没多久,他就看见溪流中漂来两片睡莲叶子,不大不小的一张正好够放一只面碗。相比流水中四散的竹叶,它们如同巨舟,从连叶修都没尝试探索过的山的更深更高处破风斩浪而来。

外卖稳稳地停在眼前。叶修拿走面碗,在睡莲叶子上放下符合数额的钱。

完成使命的外卖投递员稳稳地托起钱币,违反常理地逆流而上,渐渐远去了。

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挺有趣的。叶修心想,一手托着一个碗向寺院走去。

他在某次巧合中接触到了这座深山中先于他居住更久岁月的山民。之后某一天,一张外卖单就落在了他的窗台上。

只要向溪流中的睡莲叶片投放钱币,就可以换得食物。

一般而言,来历诡异制作者不明的食物,大多人会选择敬而远之。然而叶修毫不犹豫地屈服在了送上门这一服务上。

哪家外卖会送进深山?看在这一点上,无论那些存在是被叫做妖怪也好山精也好,叶修都要给他们的贴心点十个赞。

何况食物也都颇美味。价格还比外面的低一些——收的还是人世通行的货币,看来也需要和人类社会进行物品流通吧。

带着晚饭返回房间,周泽楷居然已经坐在门口的栏杆上等着他了。年轻人脱掉了西装外套撤了领带,敞着衬衫领口,安静地眺望夕阳。见他来了,跳下栏杆主动接过碗。

已经收拾好房间了吗?行动力真是快啊。叶修心想,打开门招呼他进来。

住持的房间并没有大多少,陈设简易,从窗口能看见青翠山峦。叶修递过去一双筷子,周泽楷说了句谢谢,然后两个人在远山窗前,对坐着吃面。

周泽楷吃相文静,从表情看不出对食物满意与否。叶修暂时还不打算把外卖的来源告诉他。好不容易来了个人,总不能轻易吓跑。

到底谁被谁吓跑就是后话了。

清了清嗓子,叶修决定跟过于安静的新员工好好沟通一下。

“好吃吗?”

周泽楷停了筷子,咽下一口面,抬头微笑:“好吃。”

……只是冷面而已,这满脸幸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叶修移开目光,摸摸鼻子:“好吃就好。”

他已经吃完了,搁下筷子看周泽楷吃。叶修觉得新员工的面部表情系统真是奇妙,平时都是一张毫无表情的帅脸,有时却会在(完全不明所以的)小细节上露出有点太灿烂的笑容。

……脸长得好看就是好啊,怎么个表情都好看。叶修看着窗外的山色想。

趁着他神游,周泽楷悄悄揉了揉脸。不经常化形,用人类的脸做出表情还不太习惯。

总之,对叶修笑肯定没有错!

“工作呢就是打扫打扫寺院,清理清理山门口的杂草,院子里的嘛就让它们随便长长也没事。”叶修一手托着下巴,语调不急不缓,“啊你慢慢吃,听我说就行了。”

“其实事情不多,也没什么人来,恐怕你很快就觉得无聊了……”叶修想起来不能把新员工吓跑,又亡羊补牢地补充了几句,“不过景色和生态环境都是很不错的嘛。”

周泽楷捧着碗眨巴眨巴眼睛。有叶修在,不会无聊的。他心想,明智地没有说出来。

叶修保持懒洋洋的语调向新员工科普工作环境和范围,最后才坐直身体,端正了态度说:“但是有两件事,是必须要记住的。”

周泽楷放下碗,同样严肃了态度。

“第一,钟楼的钟声必须在正点响起,绝对不能误事。”叶修盯着一脸懵然天真的年轻人的眼,正色告知,“还有第二点,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或者触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少年,认真你就输了。”

对面的小年轻好像还没明白过来,茫然眨了眨眼。

“别多想,别惊慌,要冷静从容地面对人生。”叶修第二次亡羊补牢,“没事,大不了我这个住持也会保护你的。”比如单手掷出五元一本的地摊版金刚经(一次性消耗暗器)——叶住持目前掌握的唯一技能。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在夕照中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嗯,你也是。”

我也是什么?我也要冷静从容地面对人生吗?关心(疑似拐你入火坑的)陌生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人身安全和怀疑一下不靠谱的应聘单位?这么冷静是不是太天然了?

叶修微妙地想,再一次深深地被无知青年的淳朴心灵感动了。

 

当晚他就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叶修僵硬着身体躺在被褥上。黑暗的房间里夜色深沉浓郁。或许比平时更为浓郁。但这不是令他挺尸的原因。

盖在脸上,毛茸茸的,随着身后的呼吸轻轻起伏的东西,是——什——么——

他试图转身,腰间的桎梏却把他锁的更牢了,并将他整个身体都向后拉去。背部触碰到一片蓬松松、暖呼呼的软毛。

要不是空调还开着他一定已经被毛茸茸热死了。

从身后把他包裹起来的当然不是一块巨型软毛皮,而是一个沉睡的——巨大的——毛茸茸的……

显然绝非人类。

叶修尝试了几次,完全无法挣脱,也没办法转身。连手臂都被固定住了,想拨开挡在脸前的东西都做不到。他不敢惊醒身后那个存在,只好僵硬着身体放空目光。

良久,他努力伸出仅能活动的手指,摸索着向后轻轻一戳。

软绵绵。

叶修的目光更死了。

是肚皮吗……

 

要。冷静。从容地。面对。人生。

疑似招收了一个妖怪员工的青年住持叶先生,今夜更深地领悟了禅理。善哉。

 

 

-tbc-

评论(55)
热度(96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