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铸天(二)

· 为了防止被以为是游戏角色同人,特别注明一下:这是周泽楷X叶修同人,文中出现的君莫笑只是老叶的化名,不是游戏角色。至于为什么不用弟弟的名字,是因为用了会分分钟掉马。叶修大大就是这样自带马甲的人,你们感受一下。

底下更新。


(二)


“还没开市就找上门,自己叫自己贵客全海市也独你一家,君莫笑君老板,你的脸怎么就这么大呢?”

藤蔓封锁的门扉尚未完全打开,一个没好气的声音已经传出,伴随一道光芒挟着斗气直扑君老板面门。君老板吐出一口烟气,面色如常,略抬起执着烟管的那只手。但没等他出手,身侧的年轻人已经踏前一步,长臂一舒,准确地挡下那道斗气。君莫笑一个指诀捏在指尖却又散去,不禁看了挡在身前的人一眼。这是第二次。

“哟,这回还带了个护驾的是怎样?我这里是龙潭虎穴,你一个人来很害怕吗?” 藤蔓护阵完全打开,墙后转出一个胡茬邋遢的男人,七分调侃三分戒慎地打量这两人。他站没站相,言行中带着流氓习气,一身强大内敛的武息却是作不得假,方才那道斗气显然是出自他手。

“是啊,我害怕得很。”君莫笑慢悠悠地说,手指间烟管也慢悠悠转了一转,拿尾端轻戳了戳周泽楷示意他让开,又往前走了一步,才接着道:“怕我砍价砍得不够多,让魏掌柜的晚上回家算账时哭不出来。”

来人顿时脸黑了一分,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全海市的人都知道我老魏心胸开阔,这点小钱岂会放在眼里。我看,你从我这占不到便宜才要哭吧!”

君老板吐了口烟,心有戚戚地点头:“是啊是啊,我要是占不到魏掌柜的便宜可得哭死了,所以今天的货都给我半价吧。”

闻言,老魏脚底一滑,差点没站稳。这可真是挖个坑自己跳了,老魏一边心里暗骂,一边迅速转移话题,转向一边沉默的武者开火:“这俊俏的小哥是谁?海市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就算是你君老板,也不能随随便便带生人进来。”

突然被点名的周泽楷漠然看了他一眼,然后移开目光。

这么拽?老魏立刻想撩袖子赶人。

“咳,这位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生人。”君老板笑眯眯地拦在中间,“他可是我的故人、新友、远房亲戚你随便选一个相信好了。”

“都别拦我,今日老夫就为民除了你这一害!”

“别激动嘛,你又打不过我。”

魏掌柜默默告诫自己和气生财一百遍,平心静气后方正色道:“君莫笑,我还不知道你吗?这小子的气息一看就是上界的小崽子,你都……”似乎有所忌讳,他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那么久了,你怎么可能还跟上界有联系?我劝你一句,留得一命就安稳过日子,别跟上面的再有牵扯了。”

周泽楷眉梢一动,手按上枪柄。君莫笑知道那一句口出不逊已经引动这沉默年轻人的怒气,然而海市将开,此时却不宜起争端。他一手执烟管,另一只手却出手迅疾,隔着风衣口袋按住了周泽楷的手,口中笑道:“老魏,我是个好说话的人,我身边这位的枪可是不太好说话,出言要谨慎啊。”

老魏悻悻哼了一声。君莫笑知道他亦是好意,想搅黄这桩生意。然而他一向心志坚定,要做之事无人可阻,便只作不知。倒是周泽楷没想到出手之前便有人能料到他的动向,先一步制住他的动作,不由得怔了一怔。君莫笑却已经收回手去,又吸了口烟管,才抬起眼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走罢。”

这一回,老魏只是皱了皱眉,而后让到一边,没有阻拦。

将要进去时,君莫笑忽然停步,轻声道:“固然天命不可违,可我何曾是个认命的。”

他回过头微微一笑,眼中神采迫人:“老魏,你就看着吧。”

直到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通道那一头,魏琛才叹了口气,挥挥手闭合上藤蔓石墙。

那一眼,让他差点以为……“斗神”,还活着。


走过藤蔓编织的通道,眼前豁然一亮,却不是天光,而是海水,无边无际的海水。无数盏浮灯飘摇海面之上,绵延牵引出一条灯路。君老板当先一步踏上浮灯,袖角翩然,身影飞掠,转眼行远。周泽楷看了眼海面。虽然海波清澈柔和,却见不到底,更深处仿佛有源源不绝的恶意与危险,将随海水翻涌而出。而看似随意漂流的浮灯,竟成一片环环相扣的灵阵,每一盏都隐藏玄妙又互相呼应,将海底翻腾的恶意牢牢封印不得出。周泽楷一时亦无法看出哪一盏才是阵眼,抬头见君莫笑身影已经远了,便暂且丢在一边,从衣袋中抽出手。

君老板先一步走过灯路,才踏上灯路尽头的琉璃浮岛,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异响。他回头看去,却见那年轻武者抬起手,而后一条寒霜长龙自枪口奔出,长啸一声冲入海中。海水骤然震动,浮灯剧烈飘摇、彼此碰撞,封印下的黑气趁机冲击灵阵意图逃出,却都被寒霜长龙狠狠压下。而后龙首衔住琉璃浮岛,龙尾搭在岸上,便不动了。竟是硬生生在海中辟出一条冰路。

如此起落动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海水犹在震动不止,连此处空间都受到冲击似有不稳,而周泽楷已经收回枪,踏上冰桥,步步行来。他走得不快不慢,步履沉稳,眉目依旧沉默。君老板注视着他一直走到面前,笑叹一句:“真是好大的动静。”

周泽楷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弄出多大的动静,站定后也没出声。在他身后,冰桥悄无声息崩落消失,海波重又轻漾。君莫笑侧头吐了口烟,感叹道:“我该谢谢你只是踢坏我家大门吗?”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有询问之意。君老板摇摇头,转身走到浮岛边缘,向前抛出手中的小巧令牌。令牌落入浮岛隔开的另一片海域中,光芒一闪化作一只小舟。两人登上后,小舟便离开浮岛,驶向海域深处。

舟速极快,然而海途所见的,不过方寸之内二人,方寸之外无尽海面,实在索然无味。无聊的旅途若有善谈的人搭伴,也能纾解寂寞,可惜这两个人一个只顾着抽烟管,似乎昏昏然将入梦,而另一个坐在舟尾,一言不发。

君老板发了一会呆,终于觉得有些无聊。他抬眼看了看舟尾,那个年轻人低头坐着,长长睫毛安静地垂下。小舟狭窄,他一双长腿收起屈着,瞧着几乎有几分委屈——君莫笑当然知道周泽楷并不觉得委屈,但他忍不住要这样含着趣味想象。他素来懒怠,又怕麻烦,此时却不禁有兴致去跟这年轻人说说话。

“这里景色还不错吧?”

海天一色,寡然无味。周泽楷抬起头,看了看随意搭话过来的黑发青年,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这一句后,君莫笑也找不出什么话说。他正打算结束卖家跟客人的小小交流,却见周泽楷依然望着他,不由得又开了口:“刚刚门口那老魏说的话,你没什么想问的吗?”

当然你问我也不会答,他在心里说。

周泽楷却摇了摇头:“我们约定过。”

在一开始时,便已经约定只铸武器,不问铸者。

君莫笑点了点头,将烟管凑到嘴边,却发现烟草已经燃尽了。他只好放下烟管,又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周泽楷想了想,才意识到对方指的是什么。他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不明白为何君莫笑要出言询问,便回答:“起因在我,应该护你周全。”

君莫笑有个毛病,别人愈是狡诈阴险,他便能比对方更狡诈阴险,但这个人若是温厚纯良,他反倒有些束手束脚。静了好一会,君莫笑忽然笑了一声,轻声道:“那我只有不负所托了。”

话音未落,海域尽头忽变巨瀑,小舟冲出半空,而后向百尺深潭骤然坠落。


-tbc-

评论(21)
热度(248)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