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铸天(一)

天地初开,便分三界。上界为尊,清静澄明;中界混沌,少无人迹;下界污浊,诸恶妄作。


下界•青芜镇。

周泽楷站在一处破门前,展开一张泛黄的纸仔细看着。

【欲访铸天者,需如此行事。

   一,向门前石麒麟叩首三声。】

周泽楷顿了顿,抬眼一瞥门前那只磕破鼻子断了角还结着蛛网的石像。

【二,清扫台阶,擦净门扉,五体投地,蟹行十步。

   三,高呼高人其名,伴以热泪盈眶,声带哽咽,以显心诚。

   四,……】

周泽楷没再看下去,把纸折起收好,然后抬起脚。

砰的一声,破旧大门被踹飞出去,门后扬起一阵尘烟。

“——是谁大清早来砸场子啊……”

烟尘后,一个声音懒洋洋的传来。周泽楷面色不动,手扶上腰间枪柄,凝神以待。

烟尘散去后,一个人显露出身形。那是个一脸懒散两眼无神的黑发青年,似乎还未睡醒,头发有几倃翘起,随随便便披着外袍,赤足踏着一双木屐。他瞧了瞧倒在院子里的破门,又打个呵欠,手中细长的烟管一转,直指周泽楷:“打坏我的大门,赔钱。”

周泽楷上前一步,直视青年的双眼:“我寻铸天者。”

他这句话说出口,空中流风仿佛静了一瞬。天地有灵,不许万物犯其威。铸天之名,是大不敬。直呼这个名号之人,天必惩之。然而一瞬之后,天地又归沉寂。

此人生来得天道相护,是天所钟爱之人,难怪能将禁忌名号说得轻描淡写。但一瞬的变故已足够惊动下界诸灵,察觉院子外忽然多出的无数窥探,青年叹了口气。

“年轻人,这里没有那么伟大的人物,把大门的钱留下就请回吧。”

说完这句话,黑发青年转身打算回屋。周泽楷皱了皱眉,又进了一步。

“我要铸一柄枪。”只有铸天者才能做到。后一句他没说出口,却道:“铸者姓名,我不关心。”

周泽楷此番下界,只求能铸枪成功。是不是铸天者,以及这个名号背后的一切因由,他并不关心。

闻言,黑发青年停步回身,这才正正经经地看了他一眼。略一沉吟,青年道:“你一来就搅扰我的清梦,踢坏我家大门,现在又放心将灵魂武器交予我铸造?”他指间把玩那柄烟管,语气不辨喜怒;“交情浅,所托深,阁下过了。”

周泽楷默然。若不是修行已至瓶颈,除非请动三界第一的铸者精铸灵魂武器以更上一层,他又如何会贸然寻到这里。那一瞬的风云失色,已证明眼前之人确是铸天者无疑。这是唯一的机缘,他又怎能错失。

“我会赔偿。”半晌后,沉默的年轻武者如此说。顿了顿,他又补充道:“铸者若有所求,我必寻来,作为报酬。”

以周泽楷在上界的身份地位,这一诺,可说千钧之重,又十分难得。铸者纵然与周泽楷素不相识,却也对此诺之珍贵有所察觉。

是可以做的买卖。

如此评估后,黑发青年垂下眼看着烟管,懒懒露出一抹笑意:“你有何求,说来听吧。”


“没有称呼太不方便,客人可以叫我一声君老板。”

一般而言,技艺上乘的铸者都比较愿意听别人尊称一声匠师。世轻商贾,用商人的名号称呼一个铸者,无疑是大大的冒犯。然而这位铸者显然不甚在意。

“你有需求,我满足,你付报酬。这不就是买卖。”

木屐叩着苍石路面,发出沉闷的声响。君老板手抄在袖子里,语气轻快。他一手挟着烟管,走起路来宽大的袖子甩到身后。周泽楷在他身后一步跟着,皮靴踏过凉滑的石路,一声不响。

下界灵气稀薄,天空蒙着灰,虽然是白昼,天光暗淡得能拧出雨水。破落长巷空荡荡没什么人,偶尔有几双眼睛从两侧的暗窗向外窥视他们,闪烁不怀好意的光芒。

“我说,你把浑身看起来就贵得要命的上界气息收敛一些,如何?”君老板忽然回过身,烟管点了点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你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包子人人都想啃一口,还是大只的。”

周泽楷凛冽清澈的气息在下界污浊的环境中太过刺目,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听到那个不伦不类的比喻,即使是沉静如周泽楷也无言了。他看了眼一张脸上写着麻烦二字的黑发青年,默不作声拉起风衣的兜帽罩住半张脸,无声收敛了周身的气息。

“你要精铸武器,少不了许多珍稀材料。今日正好赶上海市,先去那搜罗点能用的东西。”君老板闲闲解释与他听,手腕漫不经心地一振,烟管弹出一道流火,扑入巷角一处暗窗后。随着一声惨嚎,原本在那闪烁的恶意目光顿时湮灭。

周泽楷冷眼瞧他谈笑间取命,震慑整条长巷不敢妄动,只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君老板一击后便收手,吸了烟管慢慢吐雾,依然闲庭信步般在前面引路。周泽楷想了想,上前一些,走到黑发青年的身侧,手指在风衣下握紧枪柄。

君老板有些诧异,侧头看了看他。周泽楷面容安静沉默,即使与他并肩同行也未曾多投注一眼,姿态却是毋庸置疑的保护。君老板盯着他看了会,似乎轻轻一笑,便转过头去。

小巷颇窄,容纳二人并行却是够了。随意披着外袍、踏着木屐的懒散青年,与穿着风衣兜帽遮面的沉默武者,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二人组不快不慢地一直向前行进。这一回,不再有不长眼的杂碎们来试探了。

长巷尽头已无去路,君老板脚步不停,一直走到藤蔓覆盖的石墙前。然后他抬起手,指间扣着一枚小巧令牌,点入藤蔓中心。

没有风,藤蔓上的叶片齐齐颤抖起来,翻涌如绿浪。一圈圈无形的水波自他手下扩散开去,分开交错缠绕的藤蔓。

“开张了,老魏。”君老板温和地说,“贵客上门了。”


-tbc-

中秋节没月饼吃,开个新坑吃吃。

评论(28)
热度(313)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