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翡翠衾寒 11

十一


周泽楷早早显露出他在习武一道上的天赋。叶修倒没多少惊讶,他自己就是个天资百年难得一见的人,见周泽楷进步神速不由想起少时的自己。那种无时无刻不再往更高处更进一步、每一步都仿佛咫尺登临的畅快感觉,他实在太熟悉了。眼见着步入武道并不久的少年如同过去的自己一般一边几近沉醉一边飞速进步,叶修毫不犹豫地直接以并非对稚童而是对一个武者的态度指导他。

周泽楷的功夫底子还是魔教一路,叶修也没想过强行纠正他去转向修习正道的套路。这位武林盟主的想法很简单,无论何等武功套数,说到底还要看人为。检查过对身体心智无碍后,他就放任周泽楷在武林盟的院子里正大光明地潜心精修魔教的功法。

反正名义上周泽楷是盟主的远房族弟,没有人会去特意观察一个稚儿。

周泽楷年岁稍长,第一次随武林盟辖下弟子出门,回来后有几天闷闷不乐。虽然他平时就寡言少语,叶修还是看出他似有心结。竹林中叶修一竹枝挑落周泽楷的剑,挑起眉问他怎么了。

周泽楷静默片刻,忽然道:“我是魔教的。”

叶修莫名其妙:“没错。”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你不杀我。”

“你做了什么我要杀你?”

“如果做了呢?”

难得见他在一个问题上这么固执。竹影簌簌,叶修细细看他,少年却侧过头去。叶修记起这次出门的任务是剿灭魔教某个分点,心中了然。

“哦,你大可放心。”叶修以惯常的懒散语气回答,“我比你强,会捉住你揍一顿的。”


在长久的离别期间,很少会想起旧事。久别再遇后,埋在过往辰光里的回忆反倒抖落尘埃,擅自闯入梦境。

因为梦见了脸颊还有些许圆润,身量还矮他一头的年少周泽楷,叶修起床时心情不错。他推门出来,雪已经停了,院子里积雪上只有一行足印。叶修沿着足印慢慢一直走到后山林中,一眼看见周泽楷在练剑。

武者的资质不仅在修习接受,更在于自创新式。周泽楷十三岁上自创了剑式,却是魔教武功套路下的正道剑意。大气凛然,锋利无匹,剑光如白虹。叶修那时候就知道,他给自己找了个好对手,将来必不致寂寞。

周泽楷默然转身,飒然一剑,却是直指叶修邀战。叶修微微一笑,足尖挑起枯枝,飘身而上。枝上雪意对上剑上霜气,震动寒林瑟瑟。

如今的周泽楷,已不是叶修可以理所当然说“我比你强”的少年时了。

枯枝一击即断。叶修飘然落定,扔了半截枯枝说:“大清早引我来,就为了找我打架?”

周泽楷收剑止步,才略张口,叶修又笑道:“明明能做到踏雪无痕,却特地在雪上留了足印,难道不是邀请?”

心思被点破,周泽楷还不觉如何,叶修却很愉悦地望着他。周泽楷看了看他,回答:“是。”

叶修使劲盯他耳朵,没看到一点转红的痕迹,略略郁闷。

周泽楷走近他,拉住他的手,往树林深处走去。

“做什么?拉拉扯扯。”

“地滑。”

这里谁会怕地滑。叶修这次却不点破了,任他拉着自己走。

踏过枯叶和积雪的声音在空林中回响。两人并肩走着,一时都没说话。好像单单执手,话语就已经多余了。


穿过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深林之后暗藏危崖,云海侧身,霞光可摘。

周泽楷松开手指,叶修步上崖颠。举目四望,朝霞涌动,几乎扑面而来。长风掠衣,响彻碧空。

“一直……”周泽楷在他身后轻声说,“想让你也看到。”

叶修望向云朵流过来的方向。武林盟在这个方向上,在目光无法触及的远方。他的房间也在那儿,南窗下红豆发了几枝。

是不是他坐在窗前望着红豆时,周泽楷也站在这里远远看向他。

叶修觉得胸腔有汹涌却沉默的暖意。他想,朝霞流入肺腑了。



-tbc-


评论(18)
热度(501)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