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二十四)

二十四

 

山之神灵,自可化身山间万物。

他本就不是天生的妖怪。

 

“吃过了吗,山神大人?”坏心眼的人类殷勤发问,不轨之心昭然若揭,“没吃过就吃我呀,我是食物嘛。”

山神:……

小只的兔球被迫待在人类的掌心,白绒绒一团雪上一撇墨。被发现真身后,它干脆闭上眼,只当听不懂叶修在说什么,继续装兔。

颇有一种你说归你说,你能奈我何的气势。难道叶修还能把它打回山神吗?兔兔这么可爱。

叶修挑眉看着手心里趴着不动的小动物。

逃避现实是不明智的,亲切的人类决心帮助它认清这点。

他捏了捏黑的那只耳朵。小兔子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身体。它的矜持还在,并不想做出追着人类手指求蹭蹭的轻浮行为,只是端庄地仰起小小的脑袋。即使变成兔子,也要是一只大家风范的兔子。

可惜身量太小,一只手就能掌握。再怎么端正坐姿,也只会更加可爱。

叶修捧着兔子想了想,把它挂在领口上,揣着跑了。

山神:???!

 

 

周泽楷忽然惊醒。

视线所至,清凉山仍处于凝滞的落日之中。晚霞流泻的速度被无限放缓,千百年方能落下一滴。

这是百年前清凉山就应当遭受的天厄。被本不应出现的变数硬生生阻拦在半道,封印至今,终究降临。

天命无测。周泽楷心中并无怨怼,也不可惜。他亦曾于云端之上,目视沧海水逝平地堆嶂,神灵随地貌更迭,知晓世间本无常事,无常理。

然而有人塞给他百年,叫他踏足世间。

这百年像是偷来的一般,见未曾见之事物,知不曾知之人理。只可惜,他终于等到叶修,却已是百年的尾声。

他从石阶上起身,沿着山径走下去。碎裂的石砾散落在草丛间,偶尔间杂倒塌的横梁立木。他也不去管那些残破景象,径直走进住持的禅房内。

房间里自然是一片惨况。门已经塌了,窗框勉强还支撑出一个出入口,内里的家具大半都被焚烧得看不出原本形状。最凄惨的还是叶修多年收藏的各类游戏碟手柄器械,在天火下基本没能保全,里面的存档肯定也都没有了。

不过叶修那么厉害,肯定还能打出更好的记录。

而且还会有很多新游戏,很多新版本的机器,等着叶修去通关。他一直都喜欢这些。

周泽楷想得出神,神色间有些温柔。

现下他身上山神的力量不全,并不足够压制天厄侵势。叶修去了百年前,搅乱时间秩序,这里天厄受阻,他才能堪堪封禁整座清凉山。

但他如今毕竟已不能算一位纯粹的神灵,无法引动全山域的灵气,须得依靠自身恢复。免不了过段时间便会陷入沉睡。

他又希望叶修回来后第一眼能见到他,是以强撑许久。然而心知已是强弩之末。

现在叶修应该已经遇见了,还没得到周泽楷这个名字的那一个神明。周泽楷知道,他会很喜欢那个孩子。即使他并不觉得那时的自己讨人喜欢。

只是个什么也不懂,不会说好听的话,不会好看地笑,凭直觉行动的……神灵而已。

明明是现在的我更可爱,更强大,也能做更多的事情……

(虽然在说话这点上是没什么长进啦。)

这样一想,周泽楷感到一点微妙的不爽。

能问问叶修更喜欢谁就好了。用专属于恋人的,会被纵容所以可以无理取闹的语气。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已经无法用神或者妖怪定义的青年,在暮色中垂着眼,有点落寞地微笑起来。

在下一次不知何时到来的沉睡之前,他暂且收拾起残破的禅房。

 

兔子扒着叶修的领口,努力在移动中保持平衡。为了不从领口滑下去。

刚刚它滑下去过一次,整个都贴在了人类的肚皮上。触碰到那片白皙的,软软的,温暖的肌肤后,原本还在扑腾的毛球整个僵硬了。

这、这难道是人类所说的“肌肤之亲”……

山神的道德礼义观念受到了重击。

……还是叶修觉得痒,把它捞了出来。然后兔球就死死抓着领口不放了,力求挂得稳挂得牢,千万别再滑下去。

叶修念着来时路上看到的一片野果林,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找。天色渐晚,也差不多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叶修记得在山神庙里没看到贡品,心想小周肯定是饿了,才会逮着一个活的就要下口。

路不算远,兔球也就滑下去两次。等叶修到了目的地,把挂在领口的毛团扯下来,才发现山神大人一身白毛乱糟糟的,虽然没有外伤也没沾染灰尘,但看起来精神颓靡。

叶修更加坚信他是被饿的了。不然怎么都想不起来回归原身自己走路。

“你这个山神是怎么混的,连贡品都没有。等着,给你弄点果子吃。”

他把兔子放在树下,自己去爬树摘野果。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果树,高大的乔木笔直生长,碧枝绿叶托着沉甸甸的果实。

兔子坐在树下,仰起头看叶修爬上去。青年爬树的姿势不太好看,也不怎么熟练,一看就是没有经验也没这个体力。但为了一只兔子,就愿意以身涉险。

……或许他只是为了不被吃掉。山神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然后看着人类在树枝间摇摇晃晃,不由自主地担忧起来。

叶修爬了一半,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体能极限,便不再逞能,折下一根树枝去够更高处的果实。好不容易打落了两个,还担心会不会砸到底下的兔子。

小只的兔球灵敏地闪过硕大的果实,然后直立起小小的身子,用前肢把果实推到爬下树的叶修面前。推完两个果子后,它才在跟它体型差不多大的果实后面端正地坐下。

叶修眼前飞速掠过百万弹幕,都只写了一个词【可爱】。

他忍住笑意,在兔子认真的注视下,剥开一个果实的皮,放在兔子面前,让它自己吃。因为体型关系,它没法咬住果子,就舔了一口,小鼻尖上沾了一点汁水。

这一口之后,它就不再吃了。叶修自己咬了一口,也停下来。

——又酸又涩,完全不好吃。

明明卖相很好。叶修可惜地把两个果子放回树根下,算是还给了果树。然后自然地把兔子提到怀里,用干净的落叶给它擦鼻子。

兔子在落叶底下打了个喷嚏。就听见叶修发愁:“要不你啃我两口,解一解饿?但别都吃了啊。”

“……”

兔子从他手里挣脱开,跑到一边。它终于想起来自己早就可以化归原身,眨眼间一个粉雕玉琢的长发小孩就出现在树下,和兔子一样端正坐好。

叶修托着下巴看小孩,眼睛里闪过笑意,故意说:“看来是真的很想吃我啊,都高兴得变成人形了。”

他张开双臂:“吃饭之前先拥抱一个?”

“……”山神力气很轻微地推拒了一下,口中说,“面见此地主人,需礼仪……”

叶修心想多少年后这片地这座山都是我的,你也是我的,还不是想怎么抱怎么抱。但还是把手臂收了回去,很有礼貌地给山神空出一点距离。

山神见他没再坚持抱过来,心里有点失望。小孩垂下眼神,慢慢地说:“山间野果,无灵气。”顿了顿,又道:“不堪食。”

叶修明白过来,也正经了一点,说:“我确实只是个人类。你之前那样说,是因为在我身上察觉了灵气吗?”

小孩这次摇了摇头。他漆黑的眼瞳望着叶修,难得流露出一些疑惑的神色。

“你身上……有吾之气息。”山神的声音也如同形体一般,是稚童的音声,“即为吾所有。”

气息?之前那些小妖怪也说过……

叶修愣了愣。他刚来此处,也未曾与山神亲密接触——只是抱一抱还不至于到沾染气息的程度,身上的神气显然不属于眼前的这一位。

那只会是、只可能是并不在此地的,自家那位大一号周泽楷的了。

而沾染那一位“山神”的气息,显然有过很多种方式,很多次机会。简单回想一下,就在那个黄昏之前他们还在卧室里……

然后是前一天在窗边。

大前天在院子里就……

中间还穿插佛堂禅房我的房间你的房间……各种胡天胡地。

那他岂不是一直都带着另一位成年山神的气息,在这一位尚且懵懂的山神境域内走来走去。

意识到这一点后,叶修感到脑海里轰然一声。

 

“……不曾交换血液精气,为何会……”

山神这句疑问还未说完,却讶然地看见,眼前这名人类青年忽然转过头以手掩面,侧脸上已然遍烧云霞。

比此时此刻,西天漫涌而出的晚霞还要好看。

 

 


tbc.

这时候的小周虽然是孩童形貌,其实已经是存在很久的神灵,只是不曾涉足尘世知晓人情才始终没成长为成年外形。

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福利是最多的……(大周:浪费。)

【大周问更喜欢哪个】这个梗之后写番外吧……


评论(34)
热度(517)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