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二十三)

二十三

 

 

好可爱。

叶修毫无紧张感地想。他看着眼前这位小小的山神,不禁神游天外。

长发造型很可爱。孩童的脸做出冷淡表情,很可爱。别具风味的复杂衣装很可爱。五短身材,为了水平对视特意站在半空中,这点尤其可爱。

大概因为心中对他的身份有个模糊猜测,即使这个孩子一直在说一些听起来十分凶残的话,叶修也觉得他可爱。

张开嘴巴露出尖尖的小白牙,简直无敌可爱了……嗷。

好痛。

认定叶修是食物后,山神招呼也不打一声,两只手捧着叶修的手臂就咬了一口。虽然看起来很小只,牙口却很锋利,叶修差点疼得洒出泪花。然而行凶者对着手臂呆住了。

没咬破。

孩童样的山神惊讶地看着那一片柔软白皙的皮肤,不信邪地两手举着叶修的手臂看来看去,又伸出手指按了按,那片皮肤仍然光洁无损。

叶修看他研究了半天,又张开嘴巴露出小牙,似乎想再咬一口试试,赶紧趁着禁制放松的一瞬间抽回手。

“你看你都没咬动,肯定弄错了。”叶修也学他一脸严肃,非常正经地讨论,“我长得就不像可食用啊。”

山神听了,居然迟疑了一下。

小小的神明按着他的肩膀,伸过脑袋,跟小兽一样在他脖颈周围嗅了嗅,又摸摸他的脸。然后才确认了什么一样肯定地说:“你是。”

……有点太可爱了吧。

神明能抱回去养吗?

山神不苟言笑,一本正经,试图跟叶修阐明他真的是食物的论点论据一二三。奈何做神的时候就已经是半个哑巴,严肃了半天也没蹦出几个词。虽然仍然一脸高冷,其实已经手足无措了起来。

进食之前还要帮助“食物”认明自身,真是个特别负责任的山神啊。

山神已经进入一个词也蹦不出的无言阶段,抿着嘴默默看着叶修。

由于自带滤镜,叶先生将之理解为可怜巴巴。他没忍住,一把将小山神抱在怀里,蹭了蹭。

虽然是神,小孩子抱起来还是软软的,衣料上透出一股常年在寺中浸染的檀香。就是没什么温度。

山神在叶修温暖的怀抱里僵硬了,一动不动。

大概是受到了惊吓。叶修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经站在了庙门外。怀中的孩子自然也不见了。

他没忍住,站在庙门口噗的笑出声来。

 


“我经常想,为什么不是我?”

叶秋站在祠堂里。昏暗的光线中,灰尘像蛛丝一样悬着。

“如果我那时候跑得快一点,被困在那座山里的是不是就能换成我,而不是哥哥。”

叶氏的老头子们互相看了看。

“秋哥儿,今日就给你个明话罢。”其中一个说道,“这事就该应在叶修身上,换了谁都进不去那座山。”

“你以为我们没试过?但神明是不可欺瞒的。”

叶秋感到凉意攀上脊背。仿佛某处睁开双目,正注视着此方。

“你的哥哥,在久远之前,已被神明择定了。”

 

 

庙门一直没再打开。叶修敲了敲门,问:“山神大人,您还用餐吗?”

等了半天,门里没声音。叶修就在庙前石阶上坐下来,看了会天。

天空的颜色比之他在清凉山所见,明亮清澈得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清凉山再怎么加结界,该吹进来的霾也还是会吹进来的。

叶修不是迟钝的人。当他看见那个神座上的孩子,内心莫名觉得亲近,便隐隐有所察觉。再综合一下所至的环境和小妖们的碎语,推测出某个事实并不难。

他来到了周泽楷作为山神的时间。

虽然尚且有许多疑问,也还没找着回去的路。单单遇到这么小只的幼生期(还是野生的)周泽楷,叶修已然觉得这一趟旅程非常值得了。

 

那只在庙里弃他而去的兔子不知从哪转悠出来,跟没事发生过一样挠他的裤腿。叶修点它的小鼻尖,谴责它临阵脱逃的行为。这野兔也不知听没听懂,闻闻他的手指,又把毛脑袋凑过来蹭他。

叶修摘了一枚山果,给它用爪子按着啃。

没多久,附近草丛里的兔子又来了两三只,或趴或坐,在叶修身前围成个小半圈。

叶修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兔子玩着,身后的山门忽然响了一声。叶修一开始装作没察觉,过了一会还是没动静,便假装自然地回头看了眼。原本在门后暗中观察的小小身影立刻消失。

周泽楷以前居然是这样的,抱一下就炸毛,这么矜持。明明长大后都随便给抱随便给摸,不摸他他还会自己摸过来。

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冷遇。叶修也没心思玩兔子了,支着耳朵注意身后的动静。山神庙的大门静悄悄,主人家对门口的热闹完全不搭理。

好高冷哦。

叶修忧伤地把几只兔子拎过来排队,一只一只从耳朵捋到尾巴尖。捋到第三只,忽然发觉手底下两只耳朵,一白一黑。

耳朵颜色这么有特色的兔子,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

长着黑白双耳的兔子形态也是幼年期,小小的绒绒的一团,四肢缩在柔软的身躯底下,坐姿乖巧。看起来就是一只普通的,无害的小野兔。

大约叶修盯着它看的时间有点长,小野兔不安地挪动了下小小的脚掌,将长长的双耳往后折。叶修摸了摸它的背,小兔子舒服地眼睛都眯起来。两只一黑一白的耳朵夹在叶修的指缝里,又细又软的绒毛摩擦着皮肤,也舒畅得快贴到背上。

叶修一手托着下巴,看着这只自以为伪装得很好的小动物。他是什么时候混进兔子队里的——叶修的目光向旁边滑了一下。很好,其他几只真正的野兔都吓跑了。

是这样变成兔子的呀。

他把舒服得快睡过去的小兔子用双手捧起来,掌心里像捧着一团春日的柳絮,或者一扯秋日的云,或者一团初冬的未落地的雪。都是这样令心脏感到又柔软又温和的事物。

兔子乍然睁开双眼。叶修将它捧到与视线平齐,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瞳,弯了弯眼角。

像是怕惊动神灵一样,他轻声说:“又见面了,山神大人。”



tbc.

七夕快乐。

……好像迟了

评论(44)
热度(578)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