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二十)

二十

 

叶秋一时半会还杀不过来,叶修足可安然高卧。更兼天气与山名一样清凉,喜欢的游戏开了新副本,员工勤劳又能干,男朋友美貌还贴心,住持大人最近生活十分滋润。

这短短数日,山中似乎只有两人,在此地已安闲度日许多年岁一般。周泽楷在檐下坐着,不声不响远眺山林,这时候叶修会走过来,在他身侧坐下。没多久又枕着他的腿睡去。

周泽楷没养过猫,但他心底的欣慰大约与许多撸猫人士类似:当这样随心所欲又慵懒敏锐的生物,会无意识地寻找你的存在并主动靠近过来,说明对方已经将你放入了安全界线内,完全地信任你了。

这令妖怪先生从心底升起愉悦,冲淡了仍旧纠缠不去的食欲本能。他的手指轻柔抚过,怀中人懒洋洋地翻动身体,四肢舒展,像一条在猫肚皮上甩尾巴的鱼。

他们长时间没有一句交谈,但手指相扣,心脏贴近。

旧时隐居山林的寻常伴侣,大约如是。

 

叶修其实没见过封山祭典。

他确实参与了每一次——请帖总会及时送来,不曾有失。他也知道山中精怪,时逢盛宴,亦会击鼓而歌。

但他没有看见过。

曾有白帷深夜起帘,彼岸绮袖邀约明月一叙。年幼的叶修手搭在那方妖魅递来的罗袖上,身量还没有袖口高,走得跌跌拌拌,偏偏脊背挺直。他无法看清罗帷之后妖物的面容,异界的一切在眼中都笼着一层雾气,让人辨不分明。榕树枝条垂下重重锦缎,金线织出妖异花纹,拂过脸颊如同活物,毛骨悚然。魑魅窃笑在浩荡帘幔后徘徊响起,粘腻不绝。

夜访的绮袖引他入林中后便弃他而去。他站在四面袭来的恶意之中,身体僵硬,但没有哭。

他沉默对抗一夜。

天明后叶家叔公寻至深林中才发现他,年幼的孩子蜷在一株山蔷薇底下,沉沉睡着。有头顶落花的小小野兔倏尔奔走,新开的蔷薇怜爱地垂在他的发间。

叶修被叔公抱回去,一路上睡得踏踏实实半点没醒,从小就心大。

后来依旧赴约。妖来引,便跟着走;被丢下,就找个地方倒头睡觉。鬼魅喑语憧憧楼阁,它们徒劳挣扎,试图冲破屏障让他看见,叶修眼中仍是山水画卷,淡淡涂抹,雾远重山。

渐渐叶修也知道,它们其实并不能将他如何。它们怨恨他的无视,但叶修无从看见,便无法回答。

年年祭典,对叶修而言,只是换个睡觉的地方而已。十一二岁时他还尝试过带个睡袋过去野营,被察觉他意图的妖怪生气地抢走丢掉了。

叶修能理解,虽然对他来说只是一片不科学重影的空地,但对山中精怪们而言,载歌载舞时场中有个人类睡大觉已经很难忍,这个人类居然还要自带装备来睡得更好。它们还没法群殴他,精神攻击竟然也被心大地闪避了。想想就好气哦。

既然这么气就不要每年都执着地拉他来看一块空地嘛。叶修无辜地想。

好吧,露天睡觉也别有风味。就是夜里有点冷,让少年叶修有点苦恼以后会不会得关节炎。

直到十五岁以后,突然天降毛毯。那年的祭典夜晚,有一大块毛茸茸盖在叶修身上,保暖又舒适,伸手去摸还是温热的,触感柔软令人沉醉。不仅如此,它还会动。叶修看不见它的全貌,但他拒绝去深思一块会动的热乎乎的毛茸茸到底是什么东西。

总之,从那以后,叶修在每年的妖怪祭典上睡眠质量更好了。(所以为什么还没被参加祭典的妖怪打出去)

 

“……其实那是你吧?”叶修仰躺在周泽楷怀里,手指戳他肚子,“这块硬硬的腹肌,就是当年柔软的毛肚皮吗?”

周泽楷看天看地。

“居然那么早就把我藏在你肚皮底下了,居心不良啊小同志。”叶修说着大力抚摸了一把,对比了一下回忆里的手感,盯着男朋友腹部深沉道:“这块毛肚皮,我是摸过的。”

周泽楷:“……”

男朋友很想把他按在自己的腹肌上。

“这真的很不科学。”叶修在他怀里扑腾着想爬起来,一本正经地跟他探讨学术问题,“人形时硬硬的腹肌,怎么变成兔子就那么软绵绵。我需要再观察研究一下。快为科学贡献出你的肉体。”

周泽楷把他按回去,面对面锁在怀里。“我是妖怪,可以不科学。”

“那就为我贡献一下肉体。”
这个可以有。“晚上贡献。”

叶修坐在他腿上,手臂揽着他的脖颈,一脸认真盯着他看。他平时总是懒懒散散,眼角垂着没什么精神,却原来专注看人是这般模样。被他这样看一眼,十年都住春风里。

妖怪先生一边沉醉东风,一边心中却想,若是有一日他不再这样看我……我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了。

叶修专注了没三秒就恢复原形,懒洋洋地伏在周泽楷身上。他不知道把鞋甩去哪了,两只脚光着,脚趾头轻轻踩着周泽楷的小腿。秋日的阳光暖得恰到好处,照得脚踝一圈微微发热。

周泽楷垂下眼,视线在苍白的足背上停了停,就听见叶修趴在他耳边笑:“十五岁的我是不是特别可爱?”

这跳跃的思维,莫测的出击路线。周泽楷的思绪一下子被带跑了,回去多年前那些夜晚。

年少的,眉眼稚嫩的孩子。在无数魑鬼中安安静静坐着,平淡地看眼前妖魅横行。

他的眼中,尚且不能映照出他所注视的世界。

周泽楷并不熟悉他年少时的样貌,在一段距离外怔住了一些时候,才轻轻地走过去。然后果然和身处的世界一样,被叶修无视了。

那时候叶修还无法看见他。

 

“我回忆了一下,觉得那时候自己还算可爱吧……”叶修轻轻踢了踢周泽楷的小腿,唇齿间发声时气息缠绵,“你就只想当条被子,没想过做点别的什么?”

周泽楷觉得耳朵像被尾巴尖扫过,毛茸茸的痒。叶修当然没有尾巴——他确认过。但这些话语似乎在说出口的一秒内光速成精,长出尾巴骚扰他的自制力。

到底谁是妖怪。

“其实我当时只是硬撑着,说不定你随便欺负一下就哭出来啦,错过这种机会岂不可惜。”叶修蹭了蹭他的脖子,声音还是懒懒的,“想想哭唧唧的小只的我,居然还有点萌。”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是非常萌。

“没关系,”他安慰地说,“现在我也能弄哭你。”

叶修:“……”

真是要命哎……

在撩与反撩的战场上,谁先脸红谁就输。

住持大人默默滑到廊下去,用男朋友的腹肌给脸降温。



tbc.

本来想推进剧情……不知不觉就刷起日常……隐晦地开了个车,嘿【x

困死啦,晚安


评论(27)
热度(494)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