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八)

十八

 

“我希望你可以一直走下去,一直明亮下去。”

“听听我的愿望吧,妖怪先生。”

 

在时间洪流中,也聆听过类似话语。

——听听我的愿望吧,山神大人。

 

“……我也有愿望。”周泽楷听见自己说。

我愿你天生自由,愿你岁岁长久。愿山河皆属你,时间亦俯首。愿你无所不往,无可畏惧。愿你照我一世,光焰不熄。

但如何能没有私心。

既想放你走脱囚笼,又渴望与你缘结深绊,永无断绝。愿你明光如日月,又妄想禁锢天空,独占昼夜。最高尚的爱恋与最暗昧的欲望交织蔓生,人类的情感警示克制而神怪的本能催促吞噬。

他曾经纯粹如原石,纹路天然,灵识懵懂。沉默俯视人间,百年如一瞬。尘世于他毫无挂碍,便无所羁绊,无从束缚。

直到遇见叶修。

人间的春秋向他侵袭而来,他再也做不到心守寂定,不动不灭。他遗落所爱在红尘,便毫不犹豫置身尘世。

从此极喧嚣处亦极寂寥,颠倒情思。

这些都无法向叶修述说。

最后他只是说,“愿你一切都好。”

太过简单。但叶修听懂了。

“我会尽力而为。”人类回答。

 

真情剖白告一段落。两位都是偏向于感情内敛的人,忽然之间,便各有些害羞。

庭院里一时无话。

叶修裹着被子慢吞吞爬回去。

“那我们算是和好了?”他问。

没有声音回答。片刻后,月光被挡住了——巨大的兔子背对着窗口团起四肢,投影落入房间里,只有雪白的尾巴球正对着窗户。伸手可得。

把尾巴球拱手送上,看来是可以和好了。

叶修差点笑出声来。他挪到窗口,趴在那探头一看。大兔子虽然沉静端坐,背影颇有渊停岳峙之风,但一双长耳轻微翕动,偶有风过,尾巴球上的毛便惊得竖起,暴露内心仍然有几分紧张。

叶修当然不会因为周泽楷小紧张就放过他。送到手边,岂能不摸。

被子滑落在地板上。叶修也不去管它,探出半个身子,欣然受邀。

修长的手指先是试探地,虚虚拢了拢毛球。雪白的细毛从手指缝间钻出来,绒绒地挠着掌心。人类的手指又捏了捏,柔软触感令人沉醉。毛球抖了一抖,软毛直立,坚强地没有逃走。那双手转移阵地,轻轻托着毛球掂了掂。颇有分量,目测足够做个围脖。

毛球轻轻颤动,随时准备逃逸。

叶修想了想,顺了顺尾巴毛,然后逆着毛摸到了尾巴根部,还想往下捋。

大兔子呲溜一下窜出去,顺带撞飞了檐角和庭院里的假山。他耳朵上卡着一只鸱吻,还在闷头向前冲,眼看就能给口十寺做个拆迁。

叶修喝了一声:“站住!”

兔子冲势稍减,勉强在他自个的房间前停住了,饱受折磨的拉门呻吟一声。虽然停下了,大兔子仍然背对着叶修,后肢焦躁地刨着地面。

叶修:“回来。”

兔子周差点光靠后脚就在院子里开垦出萝卜地二号。叶修等了一会,大兔子到底还是蔫哒哒地回转了,只不过距离他略远,仍然保持警惕。

叶修错觉自己是哪个村欺凌少女的恶霸地主。

叶地主继续:“变回来。”

大兔子一动不动,盯着他。如果眼神有实体,叶修已经被“你想干什么”这几个字砸中了。

叶修无奈:“看这武力值差,就算想做点什么,也不是我先动手吧。”忽然一笑,问:“怎么,你就什么都不想做?”

他笑起来风清月朗,从容不迫,偏偏说的是这般叫人忍不住多想的话,猫爪子在心尖上挠一下,又撩一下。

兔子耳朵立起来了。

片刻后窗前站了一个俊美青年,低头看叶修。背对月光,神色难辨,气势危险。

他低声问:“做什么。”声音暗沉,眼瞳却亮。

叶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眼角。

他轻轻弯了弯眼:“我摸了你的尾巴……你想不想摸回来?”

“我也有尾巴的。”


禅房一夜.avi


tbc.

* 其实这个车……大概不发图也不会屏蔽的,毕竟是植物车(x)防止万一还是弄个链接了。

* 每次开完车都好丧,我是真没有任何车技可言……丧丧地爬走……

评论(40)
热度(58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