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七)

十七

 

银杏叶飘落而下。

微小的金色光点,在未曾落地之时已然逝去。

周泽楷握住叶修的肩膀。

“叶修,不要看。”

他来不及阻止,叶修已经抬起眼。

目光所及,黑暗褪去,明月忽开。层层叠叠的银杏叶聚拢于天空之上,金色流转的巨大梦境。它们没有一丝瑕疵,叶片新鲜永无枯萎,像是由同一个模具铸造、锻打出的金属零件,百万千万,组合成这一盛大造物。

不存在树干或枝条。它们毫无凭依,便理所当然占据天空。

但梦境在崩毁。银杏叶不断坠落,无数凋零的金色光点,如同流星骤降。

叶修仰起头,注视着眼前奇异的景象。他的脖颈暴露在月光之下,比平日里更加苍白脆弱。

妖怪悄然移走视线。

“小周,”叶修喃喃地说,“它们在向我求救。”

那日在寺门前台阶上,毫无根据出现的银杏叶。

周泽楷漠然望着坠落的金色光点。

“你无须理会。”他说,“万物生灭,世间通则。”

“如果它们凋零殆尽,这座山也会死去。”叶修的双眼映照着无数坠毁的光芒,“即使如此,也不用理会吗?”

“那它命该如此。”周泽楷回答,“山神可以死,山却不能死?”

叶修转回视线,看向他。妖怪的眼瞳中,月光寂冷。叶修忽然想,他一定失去过,见过生灵消逝,尝试过无能为力。

他曾经是什么模样呢,在相遇之前经历过多少春秋。他是如何变成现在模样,会为凡间草木生长微笑,面对神灵凋亡却有透彻清冷目光。

妖怪的目光看向他,始终带有暖意。

叶修抬起手,替他拨去落入发间的金色碎片。

“如果这座山死去……”叶修低声说,“你会怎么样?也会消失吗?”

周泽楷闭上眼。他的发丝柔软,摩挲着人类的掌心,触感如清凉山的黑夜。他没有回答。

“一直忍着不吃掉我,也很辛苦吧。”叶修的声音很温柔,“被饥饿和本能折磨着……如果哪一天,忍受不了那份痛苦,就吃掉我吧。我允许你吃掉我。”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一瞬,山体震动,银杏飘飞。恶意、嫉恨、垂涎、悲伤,山之生灵的呓语汇成风暴旋涡。

而在叶修与周泽楷之间,新的缘结缔就了。以人类之口,降下了神灵的宽恕。从今而后,如若有一日周泽楷将叶修血肉皮骨甚至灵魂吞噬一空,天地法则将一遍遍追溯这一刻叶修亲口说出的允许,他将不会受到法则的任何惩罚。

这究竟是过分的宠爱,还是过度的轻信。虚空中无数叹息。

银杏叶如金色蝴蝶,在狂岚中震颤双翅,支离破碎。

周泽楷双眼沉如深渊,酝酿摧城风雨。他在狂风和碎片中捉住叶修的双手,对着光洁裸露的脖颈低下头。

寒气与獠牙一起抵在那片脆弱柔软的肌肤上。叶修没有躲避。他被迫抬起头露出脆弱咽喉,却眼神平静。

獠牙一寸寸上移,始终未曾刺破肤表,如刀刃卷过花瓣,未伤颜色。那獠牙最终抵达柔软双唇,狠狠咬下。

叶修感觉自己含着刀刃,但这刀刃上应当抹了蜜水和月光,又冷又甜。他被攻城略地,百般承受,迟了一会才恍然发觉,那甜味是唇齿间染上血气。

他吻着一片锋刃,或吻着一片月光。辗转品尝,不畏痛楚,居然微醺。在将近沉醉处,另一双唇骤然抽身退去。

周泽楷粗暴地结束了这个吻,双眼依旧黯沉。他放开手,没看叶修,转身走了。

叶修没站稳,在余震中踉跄了一下。他也不在意,冲着金色碎片渐渐掩盖的身影喊:“这次只准离家出走半小时!”

那背影停也没停。

叶修顿了顿,又问了一句:“说好的摸尾巴还算数吗?”

周泽楷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周泽楷很生气。叶修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生气。

但这次他没有离家出走,十分钟都没有。大妖冷着脸坐在叶修门口,不变成大兔子,也不给当抱枕了。

叶修裹着薄被团在地板上,略惆怅。地板上已经铺了一层织物,柔软温暖,分辨不出质地。不知道周泽楷从哪个精怪洞府里打劫来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铺好的。

虽然正处于(单方面)冷战,在这些细节上,周泽楷从不吝啬半点贴心。正如同他此刻拒绝跟叶修说话,却守在住持房间门口一样。

叶修其实已经表达了和好的意愿,他提前一小时睡觉的,没打游戏熬夜也没让人催,非常乖。但估计周泽楷没看出来。

嘴唇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仍然有点疼。其实叶修可以放着它流血,然后去见周泽楷,如果山路再难走一点,身上有点狼狈,可能效果更好。

但不应该那样做。周泽楷当然会心疼,说不定还会为当时独自离去而自责——叶修回来时看见大妖的身影在寺门前一晃而过,显然是一直在等他,并非毫不在意。然而,叶修心想,他心疼我,我何尝不怜惜他呢……

人与妖怪的缘分,如果不能够互相理解,或许会中道而绝。但他们之间,似乎总能触摸到对方的伤口。伸出手去,指尖就能抵心脏。

叶修伸出手,摸了摸唇角。一点月光落在那里,无端熨得嫣色发烫。

那就不妨再乖一点,再靠近一点。叶修心想,就算周泽楷走过的岁月或许比自己长得多,那也没什么,他还是可以宠他嘛。

他从窗口探出头,喊了一声:“小周。”

妖怪背对着他,坐在月光底下,一动不动。

“你应当看得出来,我不是试探你,也没有开不适当的玩笑。”叶修说,“我今天的话是真心的。”

周泽楷没出声。但那个背影好像更气了。如果他的耳朵弹出来,此刻肯定绷得笔直。简直怒气腾腾。

叶修咳了一声,放缓了语调。他并不习惯将感情吐露,这是长年幽居山中的缘故,也有本身性格的原因。但此刻,语句仿佛自然地编织起来,浮现在脑海中。

“这不是自我奉献,也不是什么自以为是的牺牲。我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怀,也没有余力拯救世界。”叶修慢慢地说,“我只是一个凡人,作为人类长大,拥有的只是普通的人类的情感。这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小周,我只是无法看见你痛苦,却无动于衷。”他望着那个背影,声音很轻,仿佛为了不惊动夜色,“我只是……”

“无法看着你消失。”

星子落了下来,在庭院中跌成一地银屑。

“即使这座山死去,我也希望你能走下去。”叶修趴在窗台上,像讲一个睡前故事那样,声音温和,“我遇见一颗星辰,他照亮过我;即使月亮陨落,我也希望他会继续明亮下去。人类的感情,本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在我小时候,被带进这座山,对于未来也曾经感到惶惑。后来我变得无所畏惧,那也是因为无可失去。但现在,如果我最终为了这座山的存续而交换出自己,那已经不是毫无意义。因为在这座山林中,我已经拥有你。”

叶修在微笑。他温柔地看进周泽楷的眼睛。

“能够明白吗,小周?当我说我允许,我的意思是,你拥有我,而我也拥有你。”


tbc.


评论(36)
热度(521)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