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六)

十六

 

周泽楷看起来像是突然被一大包山栗砸中的松鼠,坐在成堆的果实中爪子抱着脑袋,头晕目眩。他睁大眼睛瞧着叶修,因为猝不及防得到了想要的礼物而忘记了将心情同步到表情,一脸茫然。

他大概没意识到两只耳朵弹出来了,兴奋得微微颤动。

然后叶修补完了那句话。

“……因为祭典就在七夕呀。”

啊,耳朵耷拉下来了。

现在周泽楷的表情像是有人突然又从松鼠爪子里把果实抢走了。这让直面他的叶修感到了一点欺负妖怪的罪恶感。

“我很高兴。”叶修按住他的肩膀,望着那双属于山林的眼睛,重复了一遍,“你能和我一起过中秋——还有七夕,我很高兴,小周。”

松鼠又拿回了一半的野山栗。

松鼠有点失落,但还是温和地回应:“嗯。”

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叶修盯着他好一会,很有冲动把整座山林的栗子全都塞给他,整个秋天结出的所有果实都送给他。

但是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野山栗啊。叶修在心里叹气。

他们没再对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沉默着走完剩下的台阶。反正山野无人,周泽楷也没把耳朵按回去,就这么顶着长耳回寺院。叶修走在他边上,好几次蠢蠢欲动想确认他是不是尾巴球也冒出来了,可惜直到在各自房间门口分别,依然有心没胆。

 

挂念着尾巴球的住持大人当晚没等到例常夜袭的大兔子。

妖怪先生还是有小脾气的。叶修打游戏打到半夜还是没等到,只好自己睡了。这么多天后第一次尝试孤枕的滋味,居然有点难眠。

第二个晚上也没有来。

住持大人在深夜巡视月光下的领地,试图捕捉到一只游荡的妖怪。他爬上屋顶,穿过后院,还在萝卜地边蹲守了一会。枝桠截留的月光和草叶上的露水都没有记录周泽楷的行踪,只有檐角的鸱吻告诉他,那位大人向森林去了。

叶修很少在夜晚靠近森林。

他决定只在森林边缘看一看,无视了萤火的挽留,穿过它们走进森林。在森林之中行走,叶修才发现,不是夜色笼罩了清凉山的森林,而是这里的森林将黑暗捕捉了,并将之收拢其中。

萤火也被阻隔在夜晚的森林之外,它们微小的萤光无法透入黑暗之中。叶修靠着倾听踩过落叶时发出的声音确认自己还在走动,一路扶着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粗糙树干,随意选了个方向前进。他没走多久,忽然眼前出现一片光。

确切的说,那并不是真正浮现在黑暗中的光芒。叶修进入到一片光域之中。他不知为何能够确信,这是肉眼无法捕捉,但唯有他能“看”到的光域。这是周泽楷所投射出的光——妖怪在彻底的黑暗中,是唯一的光源。

平日里虽然偶有所觉,但即使在夜晚,那难以察觉的光芒也会溶入窗外透入的月光中。但在纯粹的黑暗里,这圈唯有叶修能看见的光芒,完全昭示了妖怪的位置。

叶修手扶着不知是什么树的巨大枝干,没有再向前走。

声音……一些声音,正在与周泽楷交谈。

“时间……”

“醒来……”

“山神……职责……”

“因果……”

“轮回……”

无数低语如同山谷回响一般。周泽楷打断了这些声音。

“我知道。”他说,“但这是我的事。”

叶修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光域如极光围绕他的身侧。

“插手干涉,”妖怪的声音有别于那些晴昼与星夜、流水与花之侧,淡漠而平静,“便是与我为敌。”

叶修心中陡然一跳。这瞬间的心悸来得莫名,他很快回过神。

……看来交谈不太愉快啊。

周泽楷忽然偏过头,半回过身来。那沉静的双眸看向叶修的方向,落在古木之侧,微微睁大。

在他身后,无数个回音于此刻汇成唯一的声音,是一也是万。那个声音留下最后的一句警示:

祭典将至,须作决断。

而后那些存在退去了。黑暗重新变得纯粹。

周泽楷没有理会那句话。明明叶修藏身于高大的古木之后,他却像得到了某种指引,向正确的方向走来。叶修干脆从树后走出,对上青年的视线。
没等周泽楷先发问或指出他进入森林的安全隐患,叶修先一步提问:“我身边也有光?”

周泽楷再一次看向叶修身侧,那明明只被黑暗填满的地方,点了点头。他没有对“也”这个字提出疑问。

叶修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周泽楷立刻打算对于他罔顾自身安全跑进深夜森林的行为提出疑问,叶修又抢先他一步开口。

“这么晚还不回房间睡觉,我担心你的安全,特地跑到这里来找你。”叶修理直气壮地说,“下次要注意了啊。”

周泽楷:“……”

周泽楷面无表情:“哦。”

“行了,咱们回去吧。”叶修心满意足地拉着员工往回走,踏出一步就被拉了回去。

“走错了。”周泽楷还是那副表情,说。

 

于是住持大人乖乖被员工拉着走。他来时明明只走了几分钟,回去的路走了十几分钟还没到。走到半路,往常最沉默的那个反倒先沉不住气:“不问吗?”

住持心不在焉哼了声表示疑问。

“那些声音。”

叶修原本颇觉有趣地看着那圈跟着人走的极光,这时候抬起头看了看他。

“我想我原本应该听不见那些声音。”他没有回答,反而离题半里,“现在却听见了。我原本应该也看不见这些光,现在也看到了。”

周泽楷没发表意见。

“我在踏入你的世界,小周。”叶修的脸上并没有怨怪忧虑的神色,仅仅是平常地陈述事实,“而你也需要记住一件事。”

他停下脚步,连带着周泽楷也停下来,转过头面向他。

“即使我踏不出这座山半步,即使我还不知道某些或许应该知晓的事,我依然可以做出自己想做的选择。”叶修平静却郑重地告诉他,“如果我没有问,那这就是我的选择。”

他忽的弯出一个带了点锐意的微笑,直接拽上了妖怪的衣领。

“不要小看我啊,小周。”

周泽楷被拽低下头,眼中被极光满满占据。他好像吓了一下——这也挺难得的——然后轻轻地笑了。

“嗯。”他温柔地回答,“我会记住。”

“很好。”叶修放过他的衣领,得寸进尺提出要求,“作为原谅你深夜游荡的补偿,让我摸摸你的尾巴吧。”

俊美的妖怪先生呆呆地看着他,猛然向后仰了仰脑袋。在不够亮的光线下,依然可以看出他脸红了,看起来真的受到了惊吓。

此时此景,极光环护,咫尺相对,(单方面)面红耳赤,浪漫指数超高。

某霸凌住持丝毫没有动容,一锤定音。
“就这么说定了,回去就摸,不许赖账。”

某敏感部位被提出亲密接触的要求——妖怪先生脑袋里,炸开烟花。

 

 

 

tbc.

今天!太开心了!你们明白的!

老叶好棒!大家都好棒!

祝贺燃王叶修!

一路走来大家也辛苦了!晚安><


评论(24)
热度(535)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