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五)

清凉山的住持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被夜袭了。

如果夜袭的定义是每晚有不速之客造访你的卧室、与你分享床铺,直至天明醒来时发现他正与你同床共枕……那么是的。

问题在于,做出以上行为的是一只兔子。至少每次他醒来的时候,躺在身边的都是巨大的兔子形态,而自己正控制不住地把脸埋进那柔软浓密的白毛里。

综上所述,关于夜袭的控告变得很难提出。在秋凉渐起的当下,真不知道谁占谁的便宜更多一点。

住持抱着毛茸茸赖床,被人类当做抱枕的妖怪就闭眼装睡。两个和尚非常没有清规戒律的意识,一起翘了早课。以前周泽楷还会每天清晨准时把叶修叫醒,现在窗外已然日迟仍然沉迷人类体温,分明假公济私。

第一次“夜袭”的时候,某兔尚不熟练,巨大的体型团成一团也能撑满房间,结果清晨从窗口逃逸时卡在半路,惊醒住持爬起围观,不仅有损形象,还被扣了窗户的修理费。这样的事情没再发生过,在叶修无声的纵容下,妖怪一天天刷着夜袭的熟练度,现在已经能控制形态在一个颇为心机的大小了:不仅行动方便,还能被睡眠中的人类抱个满怀。

一个悄无声息迷路到别人房间,一个不知不觉夜揽毛茸茸在怀。双方都装作这是无意识的行为,实则内心各自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两边都暗自满意,寺内气氛十分和谐。

长夜漫漫,有时山风会在窗后现出狰狞的虚影,徒劳地用利爪划过玻璃,向窗棂缝隙间吐入寒息。这时候叶修免不了惊醒,但还没睁开眼,便感觉怀中触感丕变,不属于他的手掌带着安全的黑暗覆盖下来。

“睡吧。”周泽楷低声说。

这个晚上,他没有再化形成另一种形态。而叶修的体温没有离开过。他甚至没有尝试睁开眼,就这样安然睡去。

 

山间昼夜温差大,立秋之后,白日仍如暑夏,夜中方觉露凉。清凉山将进入长时间的封禁,十里山色也自觉收拢,堆得座座峰头深碧如古玉,云气如带缭绕其间,显得愈发远离人世。

午饭后叶修被周泽楷拉出去散步,两个人沿着寺庙前的台阶一路往下走,避开偶然落在阶上的银杏叶。勤劳员工小周虽然陪着住持赖床了,依然认真负责地清扫了落叶,叶修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印象中妖怪总是黏在他身边,简直像怕他走丢一样不看着就不安心。

寺院前的台阶一直延伸到森林边缘。平日无事时,叶修很少主动走入森林中去,今天也是一样。两人走到尽头便要返回,却发现台阶末端躺着一枚信封。

空无一字的白色信封在青苔石阶上十分显眼。在叶修伸手前,周泽楷先一步拾起它,却不急着查看,反而扫视仅在几步外的森林。

山林静谧,无辜而无知无觉。

叶修取回信封,没等周泽楷阻止便打开了它,掉出两枚钥匙。叶修看了看,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又把钥匙放了回去。

“这是邀请函。真是一年比一年奇怪……”叶修把信封原样封好,又说,“你也被邀请了啊,小周。”

周泽楷已经走到森林中去查看,听了这句话,回头看了看他,又大步走回来。他从叶修手中抽出信封,捏了捏。

“干的。”

信封未有被露水沾湿的痕迹,简直像是一分钟前才落在台阶下面的。

叶修倒不觉得惊讶。“以前它还在更奇怪的地方出现过,”他向周泽楷解释,“有时候在窗台上,有时候在禅房里。还有一年居然放在屋顶上,快到时间了我都没发现,还是一只路过的大雁衔下来给我的。”

周泽楷侧头听着,若有所思。叶修今天穿的衣服没有口袋,没地方放,他又不想拿在手里,就机智地把信封折了折,绕到周泽楷身后塞进他裤子后口袋里。这时候周泽楷回过神,乖乖站在原地任他折腾,一边问:“什么的邀请函?”

“算是封山祭典?”叶修把信封放好,又转回去,两个人往回走,“清凉山封山是在中元那一天,祭典就在那之前,毕竟封山之后不许出入——反正我平时也不出去,就当叶秋出了个长差没法来了,还是照旧过。中元听起来不太吉利对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我倒是想把它往后挪一挪,老头子死活不肯,这么多年也就这样了。”叶修还是和往常一样,语气随意,“所以如果你不想被关在山里一直到明年,就收拾一下放个长假吧,我准假。”

他说完了等回答,走出去好几步,才发觉半晌没声。他忍不住停步回头,周泽楷在几道台阶下站住了不知多久,无声地望着他。

设想中会有两种回答。一个是真的离山走人,另一个就是“我会留下陪你。”叶修问出这句话,是因为他无法主动要求后一个回答。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能够期待,会有后一个回答。

在妖怪沉默的目光中,叶修无端地感到一种窘迫——这也是非常新鲜的体验。

“……我并不是想试探你。”他终究几乎是耳语般翕动双唇选择坦诚,他知道妖怪能够听见,“——我希望你能留下。”

台阶上不知不觉,落了许多银杏叶。这真奇怪,附近并没有银杏树呀。

“叶修,”周泽楷没有走近,站在台阶上望着他,“你希望的封山时间,是什么?”

这是叶修很小的时候就思考过的问题。这么多年了,那个答案从未变过,而叶修也从未向任何人吐露那个微小的愿望。

“我希望的时间,是在中秋节之后。”叶修平静地说,因为怀念而微笑了起来,“那样,我就可以和大家一起过中秋了。”

童稚的愿望,现在听起来依旧天真但美好。周泽楷想,是因为这个人依然保留着一些天真美好的东西。

信封里的两枚钥匙在他的口袋里发烫。

周泽楷也露出了微笑,他长腿一迈,轻松跨过几道台阶,站到叶修面前。

“今年的中秋,”他说,“我陪你过。”

他还想说,“以后的中秋都陪你过”。但现在他无法做出这个承诺,只能将它作为愿望悄悄藏在心底。

叶修已经预料过这个答案,但他没有预料到真正听见时的心情——就好像所有恋爱游戏中老套的告白,不真的身临其境,不会理解当时人物的快乐和满足。

叶住持矜持地压住笑容,咳了一声:“说不定你也会被这座山丢出去,就跟以前叶秋坚持留下来那时一样。”

周泽楷摇了摇头。“那我就再回来,”他强调,“我体力好。”

叶修终于放纵了笑意,唇角弯起,眼睛闪闪发亮。有一瞬间周泽楷已经预备好接受突袭的拥抱,但叶修最终克制了肢体语言的表达。

周泽楷有点遗憾。不过这点小情绪立刻被叶修接下来的话语击飞了。

“在一起过中秋之前,”住持大人发出了邀请,“我们会先一起过七夕。”

 


tbc.


评论(42)
热度(554)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