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存坑处。
 

【周叶】两个和尚(十四)

十四

 

这是十几年来清凉山最快的一个夏天。时间从没有这样迅速地溜走过,仿佛睡莲只是开了又谢,白昼与黄昏悄无声息地更替,然后秋日已至。

秋天到了,兔子肥了。

叶修看了看被周泽楷提溜着一双长耳的肥兔子:“……你亲戚?”

周泽楷摇了摇头。兔子开始蹬腿,周泽楷不为所动:“加餐。”

叶修:“……”

周泽楷吃素,这个餐加给谁显而易见。

住持大人心怀慈悲并且有点不忍直视,从妖怪先生手里把野兔解救了。两人遥望着受惊的兔子呲溜窜走,草丛向远处一阵翕动。

“你不用陪我吃素。”沉默片刻,周泽楷说。

叶修摸口袋没摸出半根烟,只好远眺森林。“你已经一顿只吃三分之一个萝卜了,我再当着你面大鱼大肉,多不好意思。”

周泽楷没应声,半晌说:“不要担心。”

叶修干脆转过脸瞅着他:“是萝卜吃多了腻了?早跟你说要丰富一下食谱,要不咱们换点花样,青菜还是白菜?别的也成啊。”

“……”

“你一句话我打电话(给叶秋),分分钟让直升机送来。”叶住持一拍树干,十分霸气。

周泽楷唇边翘了一下,像是有点想笑,但又克制地将那一点笑意抿了下去。捉到的兔子已经逃逸无踪,他看了眼恢复寂静的山林,转身走了。

叶修看他一声不吭走人,倒愣了下,几步跟上去。妖怪路走得笔直,人类反而斜着走,一面瞧他表情:“不高兴了?”

周泽楷不吱声,闷头向前走,长腿跨过一簇野山栗。

“住持日行一善,你要与有荣焉。”叶修走在他斜后头,声音轻快,“为了纪念陪你吃素的第三天,我特别备了个豪华菜单,念给你听:前菜萝卜丝,冷盘萝卜碎,配菜萝卜泥。”

周泽楷站住脚。叶修没刹住,一头撞过去,嘴里还在扯淡:“主菜萝卜三吃,再来碗萝卜汤清胃——”

周泽楷心里叹气,回身把他稳稳地接住,叶修撞进他怀里,抬起头冲他眨眨眼:“最后还得加个甜点,糖蘸萝卜头。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一点食欲?”

他的微笑简直在发光。天底下怎么有人能笑得又好看又气人。

周泽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没忍住一用力将人按进一个拥抱里。叶修脑袋搁在他肩膀上,被妖怪怀抱的温度阻挠得思绪不畅,迟疑一秒后反手抱回去。他觉得周泽楷抱着他跟大兔子抱着根萝卜似的,不仅两条前肢紧紧环抱住,还不断拿爪尖去勾萝卜缨子。

于是叶住持礼尚往来,回抱也非常热情。

两个小青年在荒山野林里跟两只熊似的抱在一块,互相巴着不放,也是很诡异的画面了。叶修自以为当是被熊衔住颈子的伶鼬,毛皮都揉乱了,还舍不得脱出身去。这片刻也不知林子中长出了几粒果、吹落了多少片叶子——周泽楷终于撤出这个突然的拥抱,拎起伶鼬抖抖毛,堪称庄重地帮叶修整理好衣服,把他放回原地。

叶修站好了去看他,头发还有点凌乱,眉目仍带笑意,显得轻松而愉快。他站得这样近,一伸手就能揽过来,而森林那么大,秋风识趣不张口,整座山只有两个人。想必第二个拥抱就该发生在下一秒,便是再靠近一些——也全不妨事。

周泽楷定定地注视着他,像是也被这亲密相对的气氛所染,清冷的面容如春溪流潺,化开十分柔和的神色。他本就生的好看,如今见叶修心情愉快,也跟着开心起来,暖意显露在眼角眉梢里,够把清凉山逼退两个季节。叶修才要打趣他一句,却见周泽楷向后退了一步,踩着堆积的落叶响了一声。

清凉山又静下来了。

周泽楷仍旧对着他笑,隔着一点距离。他尽力笑得远一点,好像心里就没那么难过。

他想,这个人这样好。但时间真的不多了。

 

回去一路沉默。周泽楷本就话少,而叶修若有所思,也没说话。

某个特别的时刻,时间是暧昧的。那分秒里可以生出无限旖旎的情思,世界楚楚动人地俯身下拜,咫尺相对宛然成就垂幕舞台。发丝,眼神,手指,唇边,所有引人遐想的细节,全都不辜负地吸引人全然地靠近,全数地交付。

但那真的是非常短暂的片刻。

只要有些微应对不符合当下气氛应得的剧本,所有溢出的香气转眼锁回盒子里,一切满涨的情潮瞬间回落,时间奔赴下一刻决然流动。将将靠近的两个生命,又若无其事地隔岸相望。方才片刻中的种种,只如其间涌流而去的江河,知晓其存在过,却永远不会被谈论。

这对于叶修而言是新鲜的体验。他涉世不多,很有一点冷眼旁观的敏锐,盖因他淡泊对人、世无所求,这回也不禁有些茫然。他自然知道那短暂片刻里周泽楷不仅仅是后退了一步,但为何这样应对,却毫无头绪。

周泽楷退了一步,而叶修没有追上去。

这是个很美的夜晚,他和一个妖怪走在山路上。明月偷走了他们的影子,银河铺满了山道,水银般裹挟无数星光向山上流去。他们即将在涌流的星河中失散,直到一个伸出了手,另一个握紧了他。

叶修很想向妖怪查询此刻自己的好感度,最终忍住了。他们逆着银河往下走,知道流向山顶的星尘将升入夜空,镶嵌出星座。银河返回天上,他们返回破寺。他们都在回家。

即使在托起足履的星河里,尘世的两个生灵也没有失去方向。

叶修被拉着走,心里悠悠地想,先上山的是你,先抱过来的也是你,可别把春江花月夜退成高山流水了。

 

 

这个夜晚过去了,口十寺唯一的变化是开发出了萝卜以外的新菜系。叶修往家里打电话的第二天,叶秋就亲自押送一批种类繁多的蔬菜过来了,开着直升机。

叶修觉得弟弟是找理由翘班,叶秋则坚称他是担心叶家长男的头发。

“你不会真的想出家吧?不想出家要这么多素的干什么?我跟你说秃头很丑的。”叶弟弟怀疑地打量叶住持,“防止你真的想不开,我还带了肉来。”

叶住持虚伪地叹息:“杀生啊,杀生啊……”心里已经愉快地定下了今天的菜单。

叶秋还真的不能翘班,放下食材就得坐直升机去另一个城市开会。叶修说:“也不用这么赶来的,还真的弄个直升飞机,这么大阵仗,家里知道了不得说你。”

叶秋脚步就停下了,犹豫了会实话说:“是父亲允许的。”

叶修看着他。

“这么多年你也没跟家里提出过要求,难得一次,都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差点把人家农场都搬空了。”叶秋也不管他什么反应,一口气说,“我觉得他们心里始终是对不住你。”
叶修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叶秋忍不住又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你为什么又不离开,家里头没人肯跟我说一句。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盯住叶修。

直升机上提醒了一声,叶修抬手把人往那边推:“赶紧上班去,迟到不是好习惯啊。”

叶秋被他推着走了两步,抬起头眼圈有点红了:“叶修!”

叶修还是那副模样,平静得仿佛无物可撼动,然而他的哥哥只是个凡人啊。

这一次,他的哥哥注视着他的神色很温和。

“不要想太多,”叶修说,“我现在也很好。去吧。”

叶秋站了一会,最终一转身大步走了。估计真气了,连再见也没说。

叶住持望着天空中一个小点远去,收回视线瞥见树林里一个洁白可人的毛球。

“……小周。”叶修说,“尾巴露出来了。”

毛球动了一下,然后消失了。周泽楷从树林里走出来,面无表情,仿佛天然就该在这里。他扛起两箱蔬菜就走,只留给上司一个勤恳工作的员工背影。脊背挺直,身材修长,腰线动人,视觉效果完美。

叶修在后面欣赏,自个乐了一会,拎起一袋小番茄,摸出一个尝了口。

嗯,甜。


tbc.


评论(53)
热度(620)
© 奉旨摸鱼 | Powered by LOFTER